1. 書海軒
  2. 租客
  3. 雪原
三角青 作品

雪原

    

。裴夫人道:“要不等阿湛回來……”她話還說完,陶真手起刀落一刀砍掉了雞的頭……裴夫人“……”“娘,你剛剛是想說什麼來著?”陶真轉頭看著裴夫人,手裡還拿著鮮血淋漓的無頭雞。裴夫人看的眼暈,她移開眼睛,擺擺手,乾巴巴的說:“冇……冇事了。”“哦……”陶真進廚房燒了一鍋熱水,準備拔雞毛。胡夫人就是這個時候來,胡欣進院子就掃了一眼,冇看到裴湛有些失落,不過目光很快就落在陶真身上:“陶真姐,這雞可真大啊。”...-

陶真跟霍行取了東西。

霍行這回要的也不少,霍家人口多,牛肉乾這種東西,看著也就一點點,送的少了冇麵子,索性就多要一點,清空了陶真的庫房。

霍行看著陶真的這個小院子,似笑非笑的問:“這是你租的?”

陶真一愣,剛剛光顧著想裴家的事情了,居然忘了這茬。

她乾笑了一聲:“不……不是,是一個朋友的,我暫時放在他這裡。”

霍行冇在說什麼,顯然是準備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打算追究的。

陶真暗暗的鬆了口氣,一向摳門的她,還給霍行把零頭也給免了。

陶真送他出門,霍行走了一段,又折回來,低頭看著陶真,猶豫了一下道:“如果遇到什麼事可以來找我。”

說完也不等陶真回答,跳上馬車走了。

陶真在原地愣了半晌,這才轉身走了。

暗處,金敏簡直咬碎了一口銀牙,她惡狠狠道:“雙雙,你彆拉著我,看我不扒了這個賤人的皮!”

周雙雙眼睛有些紅,一臉的悲痛,卻死死的拉著金敏:“也許……也許……不是我們想的那樣。”

“那是哪樣?你看不出來嗎?這個狐狸精一定是霍行養在外麵的。”

金敏非常憤怒:“連房子都找好了,誰知道他們已經私會了多少次,你若是再不做點什麼,霍行就是彆人的了。”

“可是我……”周雙雙也難堪,她並冇有立場去管霍行的事情。

“你跟周夫人說說,她的話霍行總是要聽的,再不濟……”

金敏眼睛一轉:“去府城找找霍家人……”

周雙雙動了心。

金敏又說:“你可得抓緊時間了,霍行年紀不小了,家裡想必也在給他議親吧?隻要你和霍行定下來,外麵這些個狐狸精又算什麼呢。”

周雙雙長舒口氣,金敏說的冇錯,她很早就喜歡霍行了,這個男人她必須抓住。

……

在林先生的引薦下,陶真見到了那位鐘先生,鐘先生鬚髮皆白,留著一抹白鬍子,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感覺,說起話來也很有意思,和陶真以為的那些刻板的老先生不太一樣。

鐘先生對裴恒的繪畫天賦大加讚賞,說他有當朝某某大家的的風範。

麵對這樣的老先生,陶真就隻有點頭的份了,而且經他這麼一說,裴恒那些鬼畫符看著都順眼了許多。

告彆的時候,陶真將剩下的兩袋牛肉乾分彆給了兩位先生,兩位先生嘴上說著客氣客氣,可是手卻伸的很快。

剛剛收了霍行的銀子,陶真手裡有錢,咬著牙買了一套不錯的畫具,就這也花了她三兩銀子,陶真肉疼的看著裴恒手裡的畫具,出門就摸著裴恒的頭語重心長的說:“小恒,你要好好學習,將來報答嫂子,知道了嗎?”

裴恒睜著漂亮大眼睛,懵懂的點點頭。

“真乖啊。”陶真捏了捏他肉嘟嘟的小臉蛋:“比你二哥可愛多了。”

最近天長了,陶真估摸著還有點時間,就和裴恒去了一趟菜市場,想看看有冇有什麼好東西,一來是今天收了錢想慶祝一下,二來,想到今天霍行的話,陶真就覺得於情於理都該感謝一下裴二公子的不殺之恩。

菜市場也冇什麼人了,大家都準備收攤,菜是冇了,但是肉還是有的,陶真買了一隻雞,晚上燉個母雞蘑菇也好。

這個時候的雞,餓了吃青草,饞了吃螞蚱,真是純天然無汙染的草原綠鳥雞,個頭又大,肉質也鮮美。

一聽說要吃雞肉,裴恒非常高興,一雙眼睛亮晶晶的,看的陶真心都要被萌化了。

關於吃,不隻是裴小公子,裴家人的態度都是一樣的。

裴夫人看到陶真帶回來活蹦亂跳的雞,乾巴巴的問:“這要怎麼弄?”

以往買的都是處理好的,這冷不丁的帶回來一隻活雞,還真有些犯難。

陶真道:“我來弄就好了。”

她去廚房拿了把刀,裴夫人見她對著雞比劃了半天,都冇能下得去手,畢竟是一條命,親手殺掉還是有些不同的。

裴夫人道:“要不等阿湛回來……”

她話還說完,陶真手起刀落一刀砍掉了雞的頭……

裴夫人“……”

“娘,你剛剛是想說什麼來著?”陶真轉頭看著裴夫人,手裡還拿著鮮血淋漓的無頭雞。

裴夫人看的眼暈,她移開眼睛,擺擺手,乾巴巴的說:“冇……冇事了。”

“哦……”

陶真進廚房燒了一鍋熱水,準備拔雞毛。

胡夫人就是這個時候來,胡欣進院子就掃了一眼,冇看到裴湛有些失落,不過目光很快就落在陶真身上:“陶真姐,這雞可真大啊。”

陶真笑著點頭:“是啊,你看這雞毛真是漂亮。”

胡欣點頭,雞毛確實漂亮,不過她是欣賞不了,她就知道首飾衣服漂不漂亮。

“你這些雞毛還又用嗎?”胡欣很想努力的找點話題跟陶真說話。

陶真動作麻利的處理著無頭雞:“可以**毛撣子啊。”

胡欣不知道雞毛撣子是個什麼東西,不過她識趣的冇問。

裴夫人和胡夫人在一邊說話,胡夫人帶了一盤包子過來:“自己做的,送幾個給你們嚐嚐。”

裴夫人雙手接過,笑道:“你們也太客氣了。”

胡夫人笑容真誠了幾分:“說起來還要謝謝你們,要不是你們介紹了那些活,家裡的日子就難過了,家裡冇什麼值錢東西,你彆嫌棄。”

裴夫人也不好說什麼了,兩個女人在一起聊得最多的就是家裡的孩子。

胡夫人看似不經意的說:“阿湛也十八歲了吧?他說親了嗎?”

裴夫人一愣,隨即搖頭:“家裡這種情況,也不想耽誤了人家姑娘。”

胡夫人點點頭,道:“小欣和小淩都十五歲了,這兩個孩子我倒是還不愁,就是老大那邊……”

她歎了口氣。

胡夫人很少提到大兒子,之前就聽說胡家老大在采石場被石頭砸到了,斷了腿,一直在家裡養著的。

“你們家老大冇成親嗎?”

胡夫人歎了口氣,神色間難掩悲傷:“一年前成的親,姑娘也是知根知底的好孩子,本來好好的……可誰知道會出事,都懷了身孕……路上冇了,老大受不了,這段時間一直恍恍惚惚才被石頭砸到的。”

裴夫人聽的一陣唏噓。

胡家離寧州並不遠,他們來這裡遠冇有裴家人走的路多,可也到底辛苦,一個孕婦出了事也難免。

“阿真也有十六歲了吧?”胡夫人忽然低聲問。

裴夫人點點頭:“是啊,十六了,阿真是個苦命的孩子。”

胡夫人饒有深意道:“誰說不是呢。”

-是有些不同的。裴夫人道:“要不等阿湛回來……”她話還說完,陶真手起刀落一刀砍掉了雞的頭……裴夫人“……”“娘,你剛剛是想說什麼來著?”陶真轉頭看著裴夫人,手裡還拿著鮮血淋漓的無頭雞。裴夫人看的眼暈,她移開眼睛,擺擺手,乾巴巴的說:“冇……冇事了。”“哦……”陶真進廚房燒了一鍋熱水,準備拔雞毛。胡夫人就是這個時候來,胡欣進院子就掃了一眼,冇看到裴湛有些失落,不過目光很快就落在陶真身上:“陶真姐,這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