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筆靈根w 作品

第 3 章

    

的冇了!白澤精神恍惚的看著鏡中的自己,像是在做一場荒謬不可思議的夢。他是一隻遵紀守法的好妖怪,幫大爺推車、幫老奶奶提菜,充滿友愛。怎麼就變成這樣,唉!他的靈力都彙聚在角上,如今缺少了左角,靈力也大打折扣。而且原形殘缺的妖怪通常會被視為是天譴預兆,這樣的妖怪一般天性殘忍凶暴容易被天道折損。明日就是白澤成年生辰,在這關頭丟失了靈角,就是天道要他折損的前兆……他不想死。他還想好好活著,離開妖怪公寓。明明...-

獸星的白天比黑夜要長,狼隱和白澤來到日月城時天剛剛擦黑。

日月城作為唯一的獸人之城,擁有著大陸上最雄偉堅固的城牆。

城牆的設計者是一名著名的建造大師,據說他曾經是上一任靈主契約的獸人,靈主死後他逃到日月海建立起了初期的日月城。

日月城由金屬和石頭搭建而成,牆體嚴絲合縫形成一個完美的圓形,牆上每隔一段距離就鑲嵌著火晶照耀著整座城宛如烈日。

設六個城門,分彆是東門,東南門,南門,西南門,西門,北門。

其中,東南和西南門隻有身份特殊的獸人才能進出。

狼隱帶白澤來到的是西南的城門,這裡離城署最近,城門隻有十幾個獸人列隊把守著。

看見狼隱,獸人們微微低頭,把右手掌覆在左胸心臟處整齊劃一的開口。

“守衛長大人,月安!”

為首的犬係獸人在行禮後上前一步開口道,

“尊敬的守衛長大人,耽誤您一點時間請您諒解,您身上有股陌生的獸人味道,不知能否告知是哪位大人?”

“這是我新收養的幼崽。”

得到回覆後,為首的犬係獸人默默歸隊,為狼隱讓出一條通道進城。

狼隱進了城後直奔城署而去,城署是城主的住處也是處理日月城務的地方。

城署位於日月城西南城牆邊,城主居所貼近城牆,各項事務以居所為中心成扇形分佈。

狼隱作為守衛長在城署有獨立處理公務的地方——守衛署。

守衛署負責日月城的安全和防禦工作,所以並冇有太多獸人常駐。

絕大部分獸人都安排去巡邏或鎮守了

狼隱帶著白澤來到了自己的辦公處,入目隻有一套寬大的桌椅,一個書架和一副巨大的地圖,十分簡潔,冇有多餘的雜物。

他讓白澤坐在桌上,輕輕拿開白澤長時間捂住頭頂痠軟的爪子並揉了揉。

“我有事情需要先處理,你在這等一會,我叫人來陪你。”

白澤被狼隱揉捏的非常舒服,他知道自己不太合適跟去,乖巧的應聲:“好~”

狼隱用風係靈力傳信下屬元熙,拜托他暫時照顧白澤。

元熙是一位年輕男性狐獸人,一頭熱烈的紅色短髮。陽光可愛的臉龐上是兩隻紅彤彤帶著棕黃的尖狐耳,看樣子應該是一隻紅狐狸。

元熙在一樓就敏銳地瞄到了狼隱帶著一隻幼崽回來了!這個八卦迅速傳遍了一樓!

作為外交官,元熙最擅長的就是和各形各色的獸人打交道。

因為守衛長不喜言語,他也兼職守衛長的傳聲器,掌握許多一手八卦資源。

接到狼隱傳信他更是興奮的準備了很多東西,給大家一個等我回來的眼神就上了三樓。

元熙帶著燦爛的笑容敲響了三樓大門。

聽到響聲,白澤迅速抽回爪子捂住頭頂。狼隱若有所思,對著門口迴應:“進!”

元熙手裡揣著一個包裹,裡麵堆滿了食物和玩具,是有備而來的。

狼隱對元熙很放心,交代了幾句就出去了。

狼隱步行來到了城主陸遠海的居所。

守衛們在狼隱進門後自覺離遠了些,守衛長和城主商議的都是大事,他們不能聽。

此時,陸遠海正在用晚餐,作為一個海象獸人,他的進食量很大。

聽到熟悉的腳步聲他冇有抬頭,而是專心致誌的享用麵前的美食。

狼隱走到餐桌為他而留的位置上坐下,但他這次並冇有像往常一樣拿起餐具。

而是帶著公事公辦的語氣說道:“城主,我冇有搜尋到陸澄的訊息。”

陸遠海停頓了一下毫不在意的說,

“都這麼多年了,哪還有小澄的訊息。我是讓你出去休息放鬆一下的,你彆老惦記著任務!”

狼隱作為守衛長每十天都會有一天假期,但他假期從來不休息,而是繼續在守衛署工作。

陸遠海為了讓他休息,特意給他釋出了一個任務,讓他休息日去海邊搜尋他和亡妻的親生兒子——陸澄的下落。

狼隱沉默,他知道陸遠海的好意,但他確實不需要休息。

陸遠海知道這人少言寡語,於是又主動開口道:“你怎麼不吃?不合胃口嗎?”

“不是。我今天撿了一隻幼崽,我得回去和他吃。”

陸遠海徹底放下餐具,他知道狼隱不愛主動和彆人交往,也冇什麼朋友,他居然主動收養了幼崽

奇了怪了,二十五年來頭一會啊!

難道狼隱開竅了?想找個人陪陪他?

他的兒媳婦終於有著落了?

“怎麼突然想到要養幼崽了?不會是你的崽吧”

“在日月海撿到的獸人幼崽,看不出是什麼種族,聽聲音是男孩。”

陸遠海豪邁的大手一揮,

“不管怎麼樣,難得你主動,管他是什麼!養!必須養!”

對於陸遠海的激動,狼隱冇什麼波瀾。

他語調淡薄:“我過段時間會另找彆的獸人收養他,日月城事務繁忙我冇時間照顧幼崽。”

陸遠海怒極拍桌,二十多年他從來冇有休息過,每次都用事務繁忙推拒!

“什麼事務繁忙?休息日你不休息,伴侶不找,幼崽不養,日月城又不是隻有你一個獸人!你不養就給老子養!”

狼隱無奈:“我冇養過幼崽,這件事還要問幼崽的意見,下次再說吧。”

陸遠海鼻孔噴氣,冷哼一聲。

“我不管,不養幼崽你就找個伴侶生一個出來!”

知道陸遠海又要開始喋喋不休,狼隱果斷決定離開。

“幼崽還在等我,我先走了。”

“你個臭小子!記得把幼崽帶給我看!!”

待狼隱回到三樓,看到和諧相處的兩人,徹底放下心來。

他讓揮了揮手元熙先回去,隨後詢問白澤:“吃飽了嗎?”

白澤摸了摸撐圓的肚子,其實他早就飽了,但是為了不破壞這個節奏硬是吃到了狼隱回來。

狼隱看到幼崽明顯鼓起的肚子有些好笑,看來他不用吃晚飯了。

“我帶你回家。”狼隱說完抱著白澤款步離開。

白澤眼裡閃過一絲動容,家?

……他也有家了嗎?

狼隱住處在城內,離守衛處約十分鐘的腳程。

他一個人住,並冇有太多設施,按藍星的說法就是極簡風。

到家後他把白澤放下,讓他在房子走動走動消消食。

白澤好奇地在房子探索,在心裡點評著:

小廚房完美!客廳,可以再放點鮮花裝飾和柔軟的地毯。

浴室居然還有大浴池!

大浴池耶!

中午狼隱用法術給他清洗了身體,但白澤還是覺得身上還有沙子,渾身不舒服。

特彆是看到浴池後身體就更癢了,好想洗澡啊!!!

白澤走到小廚房,咬著狼隱的褲腿把他往浴室拽。

待到浴室,他輕盈躍起穩穩地落在浴池裡,雙眼有神的看著狼隱:“洗澡!”

狼隱明白他的意思了,做飯暫停,先給幼崽洗澡!

幼崽雖然有些怕生,但愛乾淨這點他還是很滿意的。

他伸手把幼崽撈起,按下浴池邊上的藍色晶石

“這是水晶,按下會出水,再按就會結束。”

又長按隔壁的紅色水晶:“這是火晶,長按就會加熱池水。”

直到水池的溫度到達溫熱時狼隱才停手。

白澤懂了,這是一個靈力版的熱水器!

他掙紮從狼隱懷裡出來,迫不及待躍進水池歡快地遊了起來。

狼隱根據洛伊的囑咐,從置物架高處拿起一罐綠色膏狀的澡膏,挖了一大塊準備往白澤身上抹。

看到伸過來的手白澤忍不住尖叫出聲阻止:“你乾什麼!”

他拚命往反方向遊去,狼隱眼疾手快的卡住他的前肢,把澡膏抹到他的頭頂上。

狼隱儘量把自己的手勁控製在最小輕柔地在幼崽的後背上打著圈。

澡膏化成許多白色泡沫,狼隱邊給幼崽搓澡邊囑咐他

“洗澡要抹澡膏,以後我會把澡膏放在浴池旁邊。”

白澤內心羞憤欲死。

從小到大都冇人這麼親密的接觸他。

他隻是想要狼隱教他如何使用浴池,並不是想要他幫忙洗澡!

雖然狼隱把他當作幼崽,可他知曉自己不是真的幼崽!

再往下洗就要觸碰到……他必須要支開狼隱!

“我學會了!我要自己洗!”白澤掙紮開狼隱的手。

狼隱看著幼崽用力的搓洗爪子,感到十分欣慰,果然是個愛乾淨的幼崽。

“好,洗完叫我,我去備晚餐。”

白澤目送狼隱離開後,悄悄鬆了一口氣。

他舒舒服服的泡在池子裡,每個細胞都在呼喚愉悅與舒緩,腦內緊繃的神經緩緩放鬆下來。

誰能想得到他上午還在冰冷的海水裡生死掙紮,現在卻無憂無慮的泡著熱水澡。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才改變。

他小聲悄悄地練習那個人的名字:“狼隱……”

待他磨磨蹭蹭洗完,狼隱已經吃過晚飯了。

他用靈力給白澤烘乾毛髮水份,讓白澤先回臥室玩,自己再去沐浴。

白澤去到臥室,驚喜的發現大床旁邊還有一張精緻的小床,應該是狼隱準備的。

他興奮地在小床上蹦躂,抱著自己的小枕頭翻滾。

狼隱怎麼這麼好啊!

他都打算湊合趴在椅子上睡一覺,冇想到還有自己的專屬小床!

白澤還冇玩夠,狼隱已經出來了。

他不習慣泡太久,加上運用法術很快就完成了清洗烘乾。

他出來時隻穿了一條短褲,□□著上半身,露出完美的倒三角身軀。

狼隱坐在自己床上用手指逗弄著幼崽:“還習慣嗎?”

白澤耳朵被撫摸地有點癢,他扭了扭身子,趴在小床上。

白澤其實不太習慣獸星人露出肌肉大膽熱情的風俗,他生活在穿著保守內斂的藍星。

看見眼前極具雄性魅力的身軀,他都不知道該把眼睛放在哪裡!

他呐呐道:“習…習慣的”

狼隱給他掖了掖被子,抬手熄滅燈光。

“習慣就好,睡覺吧,明天帶你去一個地方。”

房間瞬間陷入黑暗,溫熱的手掌離開時,白澤竟有些不捨。

他偷偷嗅著充滿了狼隱氣息的被子,他隻覺得安全感十足。

兩人漸漸進入夢鄉,一夜好夢。

-明天!後天!都不洗!!”徐明:“你好臟!”徐月:“啊!我不會是在做夢吧!不過,狼隱大人手上怎麼掛了個白色毛毯……好酷!明天我也要掛個毛毯!”這個毛毯就是白澤。讓狼隱看到自己原形是迫不得已,讓彆人看到自己的原形絕對不行!在意識到會被小狼們看見的時候,白澤轉身把自己的頭深深埋在狼隱的臂彎裡,逃避可恥但有用!他隻敢露出毛茸茸的後背,和盤成一圈的尾巴,可不就是一塊毛毯。幼崽這麼怕人很可能是遭遇了人類的毒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