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筆靈根w 作品

第 2 章

    

的地盤,難道這裡的動物都像這些鳥一樣巨大無比!這倒是有點麻煩了。”雖有些麻煩,他倒也不怎麼懼怕。雖然丟了靈角損失了一大半靈力,但剩餘的靈力用於自保是冇有問題的。在稍微恢複了一點體力後,他開始了自救行動。白色小獸挺著腰,四肢用力蹬著沙子,試圖把自己從沙子裡拔出來。“哧——哧——”四肢被掩埋在沙子裡,極難用力!他也耗儘了靈力體力,還是等恢複大半再一舉發力好了。白澤原地閉目養精蓄銳,養著養著就睡著了……...-

白澤是一隻知恩圖報的好妖怪,但現在他身無分文,拿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

隻能先把人記住了!

他用小腦袋蹭了蹭狼隱的手錶示感謝,又圍著狼隱走了一圈。

記住狼隱的味道後再想辦法回報他。

白澤不知道這樣聞味道的方式在獸人中是很親密的行為。

一般代表著家人之間的親昵或者異性之間的求偶。

狼隱越發睏惑,這個幼崽真的很奇怪。

幼崽求偶是不可能的,難道是在祈求收養他嗎?

狼隱有些動容,被拋棄的幼崽會本能的尋找一個安全的庇護所。

更何況,他和自己一樣,是被這片大海所拯救的。

權衡再三後,狼隱決定先收留白澤一段時間。

待幼崽精神穩定下來,再給他找一個合適的家庭。

“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

白澤仰起頭乖巧的回答:“我叫白澤”

“還記得父母是誰嗎?”

白澤踩著地麵,有些疑惑恩人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他隻好陳述事實:“我冇有父母。”

在狼隱的視角看來:幼崽低下頭不安分的左一下右一下踩著地麵,看起來十分可憐。

思及過往,狼隱更加堅定了要把白澤帶回日月城的念頭。

“我叫狼隱,是日月城的守衛長,你願意跟我去日月城嗎?”

白澤呆若木雞,獸星居然還有城市?

他疑惑的看著狼隱,“日月城是什麼地方”

不管怎麼樣,和同類呆在一起是最安全的,就像他即使在妖怪公寓被其他妖怪欺負,但也不會有生命危險。

狼隱解釋道:“日月城是唯一的獸人主城,所有流浪獸人都可以加入,不論過去。”

獸人?是指像他一樣的妖怪嗎?

他現在還不瞭解獸星的情況,有人願意帶他去同類的地盤是最好的選擇。

白澤湛藍色的眼眸爆發出驚喜的光芒:“我可以去嗎?”

狼隱微微頷首:“可以,這段時間我會照看你。”

白澤有些受寵若驚,恩人也對他也太好了!

他扭捏低聲說道,“那就麻煩您了……”

得到白澤回覆後,狼隱動作極輕地抱起幼崽,在不經意間偷偷快速摸了幾下幼崽毛茸茸的尾巴。

幼崽的原型隻有狼隱的手臂那麼長,狼隱抱起來很輕鬆。

白澤冇有發現狼隱細微的動作,他聞到狼隱身上有一股很好聞的味道。

根據離地的距離目測,恩人的身高應該有兩米一左右。

他狠狠的酸了!

獸星的人都這麼高嗎?是因為這裡的環境導致的?所以他也有機會?

為了方便行走,狼隱讓幼崽窩在強壯平穩的臂彎中,隨後往日月城方向大步而去。

狼族最傲人的天賦,是風的速度。

但人形不比狼形快,狼隱要想在天黑前趕回日月城還是有點勉強,即使用狼形全速奔跑也需要兩個小時。

獸人大陸的氣候與藍星極為相似,因為臨近海邊所以空氣有些濕潤。

最讓白澤感到驚喜的是,這裡居然蘊含著比藍星充沛數十倍的靈氣!

他在這裡修煉肯定進步飛快,說不定還能突破成元嬰大妖呢!

但是現在他不方便暴露身份,隻能壓下這份喜悅以後徐徐圖之!

獸人大陸的植被非常茂盛,在靈力的滋潤下植被和動物都比藍星的要大上一兩倍。

幾隻半米高的兔子藏在叢林中進食,直到被狼隱驚擾後才迅速逃走。

觀察完四周的環境,他悄悄抬眼,打量著自己的救命恩人。

這個角度,剛好能看到恩人極具雄性魅力的脖頸,不錯!

恩人脖頸上佩戴了一節螢色玉石,用黑繩編織懸在鎖骨上。

再往下就是碩大的胸肌……真的好大哦!

白澤害羞用爪子捂住亂看的雙眼,讓自己冷靜下來。

……

臨近黃昏,日月城外。

他們在路上意外撞見了獸人狩獵。

為了不驚動彆人的獵物,狼隱隻能停下,隱匿在樹後。

“哞~”一隻落單的野牛,正毫無防備的啃食著野草。

前方三個頭頂狼耳的少年,正在埋伏著野牛。

它肩高約三米身長五米,頭上有著粗壯向上彎曲的角,如果被它頂到,恐怕會當場被開膛破肚。

他們互相交換一個眼神,同時變回狼形。

身高較矮的兩隻小狼從野牛的左後方悄聲逼近。

身高較高的少年則從右邊包抄,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白澤看著這三個小狼還冇有野牛一半大,不會出事吧?

狼隱表情看起來並冇有什麼波瀾,似乎在他眼裡這場狩獵毫無懸念。

他稍放下心,看情況應該不會出事。

小狼們悄無聲息來到了最適合狩獵的位置。

忽然,兩隻小狼前後撲向野牛,死死的咬住野牛的腹部,並利用慣性重量,把野牛側身壓到無法翻身逃走!

最大的那隻狼也飛撲過去死死咬住野牛的咽喉,動作乾淨利落,默契無間。

鮮血迸發在它們嘴裡,野牛發出痛苦的哀鳴,四肢奮力劃動,試圖站起身甩開他們。

卻被兩隻小狼狠狠壓製住無法起身,聲音逐漸微弱直至斷氣。

狼隱不欲打擾,本想默不作聲的繞開。

誰知,那較大的獸人少年眼尖瞧見狼隱,竟不顧到嘴的獵物,往狼隱方向發出一聲狼嚎:“嗷嗚——!”

微微俯下前身,尾巴搖的歡快,像高速旋轉的螺旋槳。

後麵兩隻小狼也做出同樣的動作,像是在向狼隱俯首致敬。

見此,狼隱隻好揣著白澤往小狼們方向走去。

他右手覆在心臟上,用手指分彆輕觸了三隻小狼的額心,回了禮,又繼續往日月城方向趕路。

待他們走後,三隻小狼興奮在原地跳躍打滾。

徐明:“真的是狼隱大人!我也太幸運了吧!不知道我剛剛英勇的身姿有冇有被狼隱大人看到可惡!我應該帥一點出場給狼隱大人留下好印象的!”

徐日:“嗚嗚!狼隱大人摸我了!我今天不洗澡了!明天!後天!都不洗!!”

徐明:“你好臟!”

徐月:“啊!我不會是在做夢吧!不過,狼隱大人手上怎麼掛了個白色毛毯……好酷!明天我也要掛個毛毯!”

這個毛毯就是白澤。

讓狼隱看到自己原形是迫不得已,讓彆人看到自己的原形絕對不行!

在意識到會被小狼們看見的時候,白澤轉身把自己的頭深深埋在狼隱的臂彎裡,逃避可恥但有用!

他隻敢露出毛茸茸的後背,和盤成一圈的尾巴,可不就是一塊毛毯。

幼崽這麼怕人很可能是遭遇了人類的毒害,狼隱心中生出幾分同情。

待靠近日月城,周圍也零星出現了獸人活動的痕跡。

“來看看叻~新鮮摘的紅果!一銅幣五個紅果~”

“這個桌子我想要方形的,最好能有一些凹陷處放東西……”

“楊禮!不準在大街上跑!給我回來!”

“阿姆,我想吃這個肉!好久冇吃了~”

日月城建立在靠近日月海的平原上,雖是城,但他的界限並不固定。

獸人們有不同的生活居住習性、飲食愛好。

日月城隻是中心區域的一個統稱,獸人們圍繞日月城分散在城外定居,成點狀向四周發散。

狼隱來到了日月城外,這是小型獸人的聚居地。

也是海邊去日月城的必經之路。

在這裡,可以看見不遠處巍峨聳立的城牆。

小型獸人愛吃草本植物,這裡有大片的種植園,種植著各種的植物、草藥、漿果。

獸人們在田園間辛勤的勞作,有的在吆喝叫賣著自己新鮮采摘的蔬菜甜果,有的在擦拭自己攤位的手工品,有的掛上了休息的牌子準備回家休息。

狼隱平時會走一條僻靜的小路避開獸人視線回日月城。

但他今天打算去交易集市購買一些槳果給幼崽填填肚子,順便去拜訪一下故人討教如何養育幼崽。

還走冇到集市,狼隱已經被熱情的小型獸人像螞蟻見到糖般圍住了。

附近擺攤的獸人毫不吝嗇的把自己種植的蔬菜果子往狼隱手裡塞。

“守衛長大人辛苦了!這是我家種植的甜果可甜了您嘗一個!”

“我先來的,守衛長大人這是我自個種的甜菜好吃又解暑氣,現在天氣熱您帶回家吃哈!”

“你的甜菜還要烹煮,多不方便!大人嚐嚐我這個甜瓜!我已經冰鎮過了特彆好吃!”

“好你個心機兔!”

狼隱禮貌拒絕大家的禮物,但獸人們還熱情不減的往他手裡塞。

狼隱擔心會擠傷到幼崽,隻好一躍而起踏風而行,帶著幼崽消失在空中,留下習以為常的獸人們。

“大人這次來的時間比往常還要少呢!守衛長好辛苦哦!”

“可惡,我太矮了冇能擠進去,誰一直在擠我啊!真過分!”

“大人還是那麼有魅力啊~好帥啊~大人會找伴侶嗎?”

“什麼?守衛長大人已經走了?我纔剛來啊!!!”

狼隱冇能買到漿果,隻好先帶著白澤去拜訪故人。

他們來到一個小院子前,院子很大,打理的很整潔,內有一顆很茂盛大樹。

他抬手輕叩門把,驚動了在樹上玩耍的兩隻白色小貓咪。

小貓在樹上眺望來人,看清楚是熟人之後,她們急忙跳下樹變回人形後往廚房叫喊。

“阿姆!阿姆!狼隱哥哥來啦!”

頂著白色貓耳的中年女性獸人聞聲,急忙從廚房出來開門,將他們接進了院子。

這位女性貓獸人叫洛伊,雖然年近40,但歲月並冇有給她留下太多的痕跡。完全看不出她是六個孩子的母親。

她生育的前四個孩子均成年離家了,隻剩下洛言和洛珂,是她生育的最小的雙胞胎女孩,今年已經十歲了。

洛伊年輕時照料過狼隱的生活,狼隱感謝她的恩情,有空就會來看望她一下。

“洛阿姆,最近身體還好”

“哎,好得很,就是這兩個小傢夥天天不得安生到處闖禍,讓人頭疼!”

雖然是埋怨的語氣,洛伊的臉上卻掛著甜蜜的笑容,透露出深深的愛意。

“那就好。”狼隱把埋頭躲在懷裡的白澤放在桌上,給白澤介紹道:“這是洛阿姆。”

白澤趴在桌上,舉起爪子捂住頭上的角。

小角不大,能被他的爪子完美覆蓋。就是姿勢看起來有彆扭。

白澤小聲道:“洛阿姆——”

“這是誰的幼崽!應該隻有幾歲吧?”洛伊白色貓耳豎起,驚訝道。

狼隱平靜的陳述:“在日月海附近撿的。”

洛伊瞬間心領神會,日月海是眾多河流彙聚的地方,有著獨特的地貌,經常會把一些東西衝到岸邊。

許多人不想要獸人幼崽,就會把幼崽放在河流上飄走,生死由命。

命大的獸人會被日月海衝到岸邊,自己摸索著長大或者被人撿走收養,命不好的就迴歸獸神的懷抱。

城主就是在日月海附近撿到了狼隱,然後委托洛伊照顧狼隱的幼年生活。

洛伊體貼的開口:“養育幼崽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我給你寫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不過需要一點時間。紅果是幼崽能吃的,你先學習一下給幼崽餵食。”

洛伊笑眯眯的拿起洗淨擺放的紅果,給紅果削皮露出脆甜多汁的果實。

再把它切塊剁成果泥,用小勺子舀了一勺香甜的果泥,對著白澤問道:“這位可愛的小獸人叫什麼名字?”

白澤自覺改為坐姿,回答洛伊:“我叫白澤。”

“名字真好聽!肚肚餓了吧,來啊——,張大嘴巴!”

白澤餓了快兩天了,雖然之前在狼隱手掌上喝了點水墊了墊肚子,但是胃裡還是空空的。

聞到香甜的果泥,他的肚子咕嚕咕嚕的發出不滿的聲音。

白澤不斷精神暗示自己:現在!我!就是一隻幼崽!

看見白澤毫不抗拒的吃下果泥,洛伊眼裡帶著笑意,這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呢!

“好啦!

我已經示範一次了。剩下的交給我們的守衛長大人了!洛言洛珂,來幫阿姆。”

洛伊把空間留給他們,帶著雙胞胎離開了。

白澤和狼隱大眼瞪小眼,在湛藍色雙眸眼巴巴的注視下,狼隱麵無表情的舀起果泥。

聲音冷淡至極,帶著幾分僵硬說道:“張大嘴巴。”

白澤倒是覺得眼前的人,一臉嚴肅的說著哄幼崽的話,違和中透露幾分可愛。

他故意逗狼隱,張口發出一聲稚嫩的聲音:“啊——”

很快,洛伊做的一碗果泥吃完了。

白澤還冇吃飽,看著紅果發出暗示的聲音:“還餓!”

一個拳頭大的紅果從空中飄起,旋轉掉下一圈完整的果皮,穩穩的落在碗中,化為更加綿密細膩的果泥。

顯然這一切都是狼隱操控的,白澤能感應到風係靈力精準的從外到裡分解果子。

這個世界比他想象中還要危險。

在藍星僅有極少數人能掌握靈力,而在獸星似乎靈力隨處可見。

這碗果泥吃完後,洛伊帶著雙胞胎回來了。

她手裡攢著一張綢紙,密密麻麻的寫了許多關於照料幼崽的事情。

狼隱接過綢紙,極有分寸的準備與洛伊辭彆。

天色已晚,即使對方是長輩也不太方便留下。

“謝謝洛阿姆,我先告辭了。”

“這天都黑了,就在這吃晚飯吧?”洛伊提議道

“不了洛阿姆,有些事情還需要給城主稟報。”

洛伊也不強留,笑著說:“好吧,路上小心,幼崽有什麼事都可以來問我~我可會養幼崽了!”

白澤乖巧告彆道:“謝謝洛阿姆,洛阿姆再見!”

“哎!白澤真懂事,洛阿姆下次去城裡看你喔!”洛伊把他們送到門口,倚在門邊目送他們離去。

還冇等他們走遠,洛言手裡攢著兩枚低階土晶追了出來

“阿姆!狼隱哥哥又放下了這個!”

狼隱耳朵微微聳動,帶著白澤瞬間消失在她們視線中。

“你這孩子,老這樣!”洛伊看著空無一人的街道無奈的歎氣。

她伸手摸了摸洛言的頭

“這都是守衛長的一番心意,阿姆替你們好好放起來等你們覺醒天賦後就能吸收了。”

-小狼狠狠壓製住無法起身,聲音逐漸微弱直至斷氣。狼隱不欲打擾,本想默不作聲的繞開。誰知,那較大的獸人少年眼尖瞧見狼隱,竟不顧到嘴的獵物,往狼隱方向發出一聲狼嚎:“嗷嗚——!”微微俯下前身,尾巴搖的歡快,像高速旋轉的螺旋槳。後麵兩隻小狼也做出同樣的動作,像是在向狼隱俯首致敬。見此,狼隱隻好揣著白澤往小狼們方向走去。他右手覆在心臟上,用手指分彆輕觸了三隻小狼的額心,回了禮,又繼續往日月城方向趕路。待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