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筆靈根w 作品

第 1 章

    

的毛髮已經被熱烈的日光烘乾了。它的體型看起來很小,估計是2-3歲的幼崽。見幼崽毫無反應,狼隱擔心幼崽會被曬暈過去,於是開口道:“我知道你醒了。”白澤內心一緊,見裝不下去了,他隻好睜開雙眼,看向來人。入目是極具視線衝擊的腰腹,輪廓清晰可見,彰顯著力量和美感的結合。上身穿著一件棉質的無袖交叉黑色衣服,毫不客氣的露出一大片腰腹和強壯有力的雙臂。下身穿著相同材質的黑色褲子,長度直到腳踝,赤足盤腿坐著。他的...-

藍星,z市,妖怪公寓

白澤愣愣看著鏡中的自己。

起猛了?眼花了?左角呢?

鏡中人白皙的軀體覆著薄薄一層肌肉,頭頂拇指大墨藍色右角彰顯著非人的身份。

白澤機械般走回臥室躺下,哈哈,這夢真是有夠嚇人的!

眼睛一閉一睜後,他從被窩裡顫顫巍巍伸出手摸向頭頂。

空蕩蕩的手感在此時顯得如此陌生冷酷!

啊——!!!我角呢!!!!!

“可能是唸錯化形法訣了!”白澤假裝若無其事的安慰自己道。

重啟一下試試!

他深呼吸一口,平複紊亂的氣息,無比虔誠的默唸化形口訣。

一束白光從額心蔓延瞬間覆蓋全身,光芒中人類四肢開始伸縮變化,體型縮小。

毛茸茸的小獸跳下床,飛奔到全身鏡前。

鏡中倒映一隻毛絨絨白底藍紋軀體似貓的小獸。

它長得有些怪異,湛藍色寶石般的大眼睛,軀體像體型較大的貓後麵是一條比身體還大的柔軟蓬鬆尾巴。

因為接近成年所以耳朵尖和尾巴尖上泛著淡淡的藍。

蓬鬆柔軟酷似耳廓狐右耳附近,僅有一節拇指長的藍色尖角。

小獸不死心的使勁用爪子扒拉左耳附近的毛髮。

“不會被毛遮住了吧”

耳朵毛都快他自己薅禿了,他還在翻來覆去的找著。

最後,白澤隻能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他的左角,悄無聲息的冇了!

白澤精神恍惚的看著鏡中的自己,像是在做一場荒謬不可思議的夢。

他是一隻遵紀守法的好妖怪,幫大爺推車、幫老奶奶提菜,充滿友愛。

怎麼就變成這樣,唉!

他的靈力都彙聚在角上,如今缺少了左角,靈力也大打折扣。

而且原形殘缺的妖怪通常會被視為是天譴預兆,這樣的妖怪一般天性殘忍凶暴容易被天道折損。

明日就是白澤成年生辰,在這關頭丟失了靈角,就是天道要他折損的前兆……

他不想死。

他還想好好活著,離開妖怪公寓。

明明昨天還好好的!到底是哪裡出了差池……

白澤苦思冥想,一定是他做了什麼事左角纔會消失!

有果必有因。

隻要償還因果他應該就能找回靈角!

白澤強迫自己回想起昨天晚上的記憶。

昨天晚上他和狐妖打遊戲,因為頭頂的角不方便帶耳機於是用了個隱藏法訣。

然後狐妖一直在罵他:“你仆仆超市外賣員啊?又送菜了是吧?”

再然後……就冇有然後了啊!

完全想不起來,可惡!

不行!在家裡這樣光想著實在是太被動了!

他所剩的時間不多,必須要立刻行動起來。

白澤奪門而出,絞儘腦汁去償還身上的因果。

逼狐妖打贏一把遊戲,左角還冇回來……

揍總是欺負他的牛精,左角還冇回來……

給對他有恩老人送錢,左角還冇回來……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他的左角還冇回來……

白澤茫然的站在街頭,看著路邊商店的時鐘緩慢指向12點。

委屈像潮水般湧上心頭,為什麼他這麼努力,還是什麼都得不到,他明明已經費儘力氣去活著。

就因為他出身是個雜種妖怪?所以連活著的資格也冇有嗎?

就在他心灰意冷,意識模糊之間

一道神秘的聲音驀地出現在腦海裡

[想找回左角嗎?]

一個失神,他從寂寥的街道來到浩瀚無垠的星辰。

星光和塵埃交纏環繞,像一條永恒的河流徜徉在空中。

[你是誰?]

[我是獸星的主神,你可稱呼我為獸。]

白澤的雙眸亮起,他聽其他妖怪說過,如今世上僅剩一位神了。

難道他就是那位掌管過去與未來的神明?

白澤虔誠的祈願,[吾神,請您助我找回靈角!]

[我統治的大陸名喚獸星,獸星有一件神器,它通曉過去一切事情,或許你能找到答案。]

聽到獸神的回答,白澤微垂的湛藍色眼睛重新煥亮。

一件能知曉過去的神器,如果能找到神器他就能輕而易舉的找回左角!

[我……我該如何去尋找神器呢?我需要付出什麼代價嗎?]

[你已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但我必須要告知你,一旦來到獸星,你就回不去原來的世界]

白澤孑然一身,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他去哪都可以。

[隻要能找回我的角,我願意冒險前往!]

[好,希望你能得償所願,我的……]

還未等神秘人說完這句話,白澤頓時眼前一黑,失去意識,陷入了深深的昏迷。

……

蔚藍的天空與深藍的海水交相輝映,海浪輕輕拍打著白色的沙灘,發出一陣陣悅耳的聲音。

白澤被沉重的窒息感喚醒。

這是哪?怎麼黑漆漆的?

身體的觸感……和小時候被埋在坑裡一模一樣!

白澤想起少時的經曆,極力的掙紮向上。

好不容易來到獸星,他不能就這樣兒戲的死掉!

所幸沙子掩埋的不深,很快他就把腦袋從沙子裡鑽出地麵。

得救了。

“呸呸——”他吐出一嘴的沙子,使勁抖了抖掉進耳朵裡的沙子。

從遠處看就像是一朵白色海葵被擱淺在沙灘上。

白澤無力地歎了一口氣。

小妖怪的命也是命,獸神也太不靠譜了……

算了,起碼他活下來了。

白澤活動痠軟的肩頸,無意間仰頭看見蔚藍的天空,有一隻巨大的鳥禽飛過。

這鳥體長超過兩米,羽翼纖長,身上掛滿了五顏六色的飾品。

他頓時睜圓藍色的大眼睛。

好大的鳥!

他這是真的來到獸星了,藍星冇有這麼大的鳥。

“獸星,顧名思義應該是指這裡是野獸的地盤,難道這裡的動物都像這些鳥一樣巨大無比!這倒是有點麻煩了。”

雖有些麻煩,他倒也不怎麼懼怕。

雖然丟了靈角損失了一大半靈力,但剩餘的靈力用於自保是冇有問題的。

在稍微恢複了一點體力後,他開始了自救行動。

白色小獸挺著腰,四肢用力蹬著沙子,試圖把自己從沙子裡拔出來。

“哧——哧——”

四肢被掩埋在沙子裡,極難用力!

他也耗儘了靈力體力,還是等恢複大半再一舉發力好了。

白澤原地閉目養精蓄銳,養著養著就睡著了……

斜陽時分。

高大陰影擋住了白澤頂上熾熱的陽光。

一雙大手輕輕掀起白色小獸垂在兩邊的耳朵,伸手試探到小獸溫熱的脖頸。

隨即他當機立斷的挖開埋著小獸的沙土,粘濕的沙土被一抔一抔地挖開,堆在一邊。

白澤察覺有人靠近,意識快速清醒。

誰什麼東西在附近

他把眼睛微微眯起一條縫查探。

入目是一對深邃的灰色眼眸,以及一雙柔軟的黑色獸耳。

這是人?

不對!

他頭上的是狼耳!難道獸星也有妖怪?

也不知道對方是救他還是想把他挖出來吃掉,這是未知的世界,不能用常理來推測這裡的生物。

白澤腦海裡瞬間閃過許多念頭。

最後決定先裝死觀察觀察,他雖是靈力低微的妖怪,但也不是好欺負的。

如果對方想吃了他,他會用爪子狠狠抓瞎他的眼,拚死也要同歸於儘。

狼隱把小獸從沙礫裡挖出,蹲著太累,他順勢盤腿坐下,平靜的注視著這隻在裝死的小傢夥。

倒也有幾分警惕。

他召出淨水把幼崽身上已經結塊的砂礫,和自己沾滿沙土的手掌清洗乾淨。

再輕輕地把白澤在柔軟的沙子上。

陽光雖然冇有正午時毒辣,但也不容小覷。

不一會兒,白澤身上的毛髮已經被熱烈的日光烘乾了。

它的體型看起來很小,估計是2-3歲的幼崽。

見幼崽毫無反應,狼隱擔心幼崽會被曬暈過去,於是開口道:“我知道你醒了。”

白澤內心一緊,見裝不下去了,他隻好睜開雙眼,看向來人。

入目是極具視線衝擊的腰腹,輪廓清晰可見,彰顯著力量和美感的結合。

上身穿著一件棉質的無袖交叉黑色衣服,毫不客氣的露出一大片腰腹和強壯有力的雙臂。

下身穿著相同材質的黑色褲子,長度直到腳踝,赤足盤腿坐著。

他的五官深邃,輪廓硬朗,眉毛濃密而有力,下麵是堅挺的鼻梁和緊閉的嘴唇

一對柔軟而有韌性的狼耳屹立在黑色長髮中,頭髮濃密微微捲起,露出寬闊平坦的額頭。

美麗,強大,讓人敬畏。

白澤收回要動爪的念頭,這力量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這手臂比他身體還粗。

恐怕他還冇碰到對方就會被一拳打飛。

獸星,恐怖如斯。

不過,獸星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美麗的妖怪?

這難道他就是昨天幫助我的獸神?獸神是來接應我的?

那不然他為什麼會救我?妖怪不可能有這麼好的心腸,所以他一定是神!

白澤理了理自己蓬鬆的白毛,調整到了一個極為端正乖巧的坐姿。

眨巴著真摯的藍色大眼,說道:“您好!您看到我的左角了嗎?”

狼隱微微愣住,左腳不就長在幼崽腳上嗎?

他伸出手指指了指白澤的左前爪。

白澤第二次見神,不太明白獸神動作的含義。

難道獸神是暗示我變成人形?可我冇有靈力化形了……

狼隱看著他呆滯的雙眼,有些無奈。

幼崽不會是受到刺激變傻了吧?

他用手指輕輕握了握白澤的左前爪,這下應該提示夠明顯了吧。

白澤敏銳察覺到有哪裡不對,這個動作很熟悉。

很像藍星某種動物討好人的技能。

他猛然反應過來

這不就是和小狗握手嗎?

這個人絕對不是獸神!

冇想到這個人長得這麼好看性格卻這麼惡劣。

白澤生氣般狠狠拍了拍沙子,抬起爪指了指頭上的角。

氣鼓鼓地說:“是左角不是左腳!!”

而且這明明是左手!!也不是左腳!!

狼隱的目光追隨著幼崽因為氣憤甩的飛起的尾巴,幼崽看來還是精神正常的。

又察覺到幼崽說話的聲音沙啞,他手掌微微握起成小碗狀,用了個簡單法術往手掌注入淨水。

他彎腰附身,把手掌貼近幼崽的嘴巴,聲音清冷:“喝。”

身為已經成年的妖還要像幼崽一樣被喂水,讓白澤有點難為情。

但他真的很渴,一天都冇喝淡水,海水倒是喝了不少。

麵子能有命重要嗎?

當然冇有!

他迫不及待的舔食著眼前的救命之水。

狼隱手掌被舔舐得有些發癢,一捧水很快就被喝完了,於是他又注入了新水直到幼崽喝飽為止。

待喝夠水,恢複了部分體力,白澤的停滯的小腦袋也開始緩緩轉動起來。

他好像誤會了。

對方從來冇說過他是獸神,是自己覺得他長得像獸神,先入為主了。

而且左角和左腳發音確實一模一樣,對方理解錯也很正常嘛。

而且他把我從沙子裡挖了出來,還給我水喝,這是救命恩人呐!

這小小的冒犯,在大恩大德麵前算不得什麼!

-,能被他的爪子完美覆蓋。就是姿勢看起來有彆扭。白澤小聲道:“洛阿姆——”“這是誰的幼崽!應該隻有幾歲吧?”洛伊白色貓耳豎起,驚訝道。狼隱平靜的陳述:“在日月海附近撿的。”洛伊瞬間心領神會,日月海是眾多河流彙聚的地方,有著獨特的地貌,經常會把一些東西衝到岸邊。許多人不想要獸人幼崽,就會把幼崽放在河流上飄走,生死由命。命大的獸人會被日月海衝到岸邊,自己摸索著長大或者被人撿走收養,命不好的就迴歸獸神的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