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軒
  2. 拯救反派計劃
  3. 神洞遇奇事
君不我與 作品

神洞遇奇事

    

湧,有無道侶無關痛癢。”晏屺一副得不到答案就不罷休的樣子:“若定要有一個呢。”“身外之物,就算是師弟你也無傷大雅。”沈讓塵道回答如此爽快。晏屺冇有想到,連沈讓塵自己也冇想到。“其實也不一定要留給道侶,師弟你帶著也行…”沈讓塵還想解釋上兩句。“那便先記下師兄的話了。”晏屺哼笑兩聲,隨即就將這其中一隻象征著“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手鍊塞到了腰間。沈讓塵奇怪道:“祈福歸祈福,這麼多小販將自己的攤子撂在這裡不...-

安若虞帶著孟成趕到現場的時候,現場已經是有些騷亂了,安若虞馬上叫了現場的負責人過來“現在這裏是個什麽情況?”

“我們一開始是已經穩定下來了,但是好像裏麵有些個記者是在故意的搗亂,但是已經是被我們的人控製住了,但是有一部分記者的情緒也是被帶動起來了”現場負責人道。

“好,你們繼續安撫,簡晗在哪?”安若虞問道。

“簡助理在後台呢”

“好”安若虞點了點頭,走到了後台。

“董事長”簡晗正打算出來的時候正好是遇見了安若虞。

“現在這邊是個什麽情況?”安若虞問道。

“我剛纔打了電話問了那邊的情況然後和他們公司的人做了詢問,正好我有個大學同學就在他們公司的廣告部,他們是說他們之前的其實的新產品還在處於研發的狀態,但是前不久卻是突然的通知說新產品已經研發好了,而且是讓他們趕緊的設計廣告,他們拿到實物的第一反應也是覺得這個東西和他們mc上一級推出的香水的樣式很相似,當時他們也都是談論過了的,但是上麵聽到他們的談論很生氣,讓他們趕緊設計廣告,不許再討論這些了,如果在聽到這樣的討論就會把他們全都開除。而且非常奇怪的是,他們產品的設計和我們基本相似,可以說是大同小異,然後我剛纔也讓人去現場弄了他們的小樣出來,我聞過了基本和我們的都是差不多的,然後我已經送去我們自己的實驗室去進行檢測了,看我們的成份和他們的是不是差不多。w是因為環節上出了一個問題,所以他們正式的麵世還需要一段的時間,但是他們提前召開釋出會,他們的釋出會上隻有一些樣品”簡晗道。“對了他們請的代言人是在柏林電影節上拿過最佳女配角獎的韓筱雅,這方麵也是壓過我們的,所以我們現在這樣是真的不占據優勢,這個一定是公司內部有人泄密”

“我知道,所以公司內部一定是出了內鬼”安若虞擰著眉頭道。而且這個內鬼的級別還是不低的,不然不可能能夠拿到這麽全的資料,處處的針對他們而來。“你有問清楚不久之前到底是多久之前嗎?”現在隻能夠從這些細節上來分析這個事情了。

“好像是在半個多月之前,他說,一切都是非常的匆忙,而且上麵對於他們也都是在過多的乾涉”簡晗道“所以他也是非常的奇怪

“那麽肯定就是半個多月之前的時候有人泄密了,半個多月之前,不就是我剛剛生病住院的那段時間裏嗎?”安若虞想了想道。

“好像是的”簡晗想了想道。

“看來真的是有備而來的瞄準時機啊”安若虞勾起了嘴角道,正好乘著她那段時間不在公司,所以就好下手做這樣的事情,不過,這到底是誰下的手呢?安若虞覺得這一切好像都是陷進了一大的謎團裏一樣,到底是誰在背後搗鬼,還有這個事情會不會和那筆去向不明資金有關係的呢?

“那現在”簡晗問道。

“現在這個時候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釋出會繼續,編個理由解釋一下,催那邊趕緊的把結果弄出來,還有我們這次的產品不是申報了專利嗎?讓人專利證書過來,對了再弄一些送到工商部門和質檢部門同時進行檢測,讓他們快一點的出結果來,現在告訴外麵釋出會開始”安若虞皺起了眉頭,現在這個到底是從哪個環節泄密出去的都還不清楚,不過產品的配方她隻是掃過一眼,然後這個是一直由研發團隊的核心成員掌管著,所以配方的這個可能就是那邊出了泄露,但是也有可能是在工廠裏出現的泄露,當然也有可能是接觸過的高層之間發了泄露,但是安若虞又一種直覺就是這個事情不會僅僅是這麽的簡單的事情,當時往複雜了想到底是什麽,她現在卻是難以想出來。不過現在陳楠那邊已經叫人去調查了,這邊現在孟成也已經在外麵安撫那些記者和媒體,現在這樣子也還是隻能夠將釋出會繼續下去,不過他們的產品已經是都生產出來了這個還是一個優勢,所以隻要是在他們之前將產品投入市場,以及將廣告全部打響,他們公司的產品還冇有推出來也不能夠對他們造成多大的影響。隻不過這樣明顯的對著有備而來,還是不能夠不防他們有後招。隻是現在隻能夠是走一步來看一步。“對了,結束之後請所有的記者去金闕樓用餐還有,我們的產品,明天就投入市場”

“好的,董事長”簡晗應了一聲之後就馬上的拿著對講機去找了外麵的負責人,然後請各個部門準備。

安若虞歎了口氣,聽著外麵的動靜,到底是誰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樣是僅僅因為那邊又給高價來買通還是另外有目的。安若虞歎了口氣,眯上了眼睛,現在這樣的情況讓她也是很迷惘,不過這些事情遲早都是要經曆要解決的,來者不善,就讓她看下他們到底是有什麽樣的後招吧,不過這樣一來,去美國的事情就是會被耽擱的。

安若虞又歎了口氣,手機突然響了。安若虞一看是左霏的電話“喂,左霏,怎麽了?”安若虞問道。

“董事長,我現在趕到工廠這邊了,但是現在這邊有人在鬨事”左霏道。

“什麽人在鬨事?”安若虞問道,她真心有種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感覺,到底是什麽樣的人在鬨事。

“聽說是我們工廠附近的村民”左霏道。

“工廠附近的村民為什麽?”安若虞問道。

“剛纔工廠這邊的負責人已經是將他們給穩定下來了,那些村民說他們聽說工廠現在的廢棄物的排放是直接排放在他們的河裏,所以過來找工廠要個說法”

-是談論過了的,但是上麵聽到他們的談論很生氣,讓他們趕緊設計廣告,不許再討論這些了,如果在聽到這樣的討論就會把他們全都開除。而且非常奇怪的是,他們產品的設計和我們基本相似,可以說是大同小異,然後我剛纔也讓人去現場弄了他們的小樣出來,我聞過了基本和我們的都是差不多的,然後我已經送去我們自己的實驗室去進行檢測了,看我們的成份和他們的是不是差不多。w是因為環節上出了一個問題,所以他們正式的麵世還需要一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