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軒
  2. 音你心動
  3. 心動進度條
喜也 作品

心動進度條

    

巴的溫熱,路燈影影綽綽的散落在馬路旁。繁華的商業街中心,坐落著a市最大的KTV。昏暗的小包廂裡,充斥著宋瓷高昂地歌聲,頭頂光怪陸離的燈光忽明忽暗的打在薑寫意瓷白的臉上。她低頭掃了眼手機螢幕,已經十點半了。宋瓷拿起手機又切換一首歌。音樂的旋律響起。“姐就是女王……”薑寫意揉揉耳朵,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水。暗道真遭罪啊。宋瓷什麼都好,就是唱歌跑調她自己還不覺得,每次唱完一首,還要問一句,我唱的好聽嗎?薑寫...-

聽到時翊的聲音。

薑寫意愣了下,隨即彆開視線。

她勾唇一笑,神態自若道:“你好。”

時翊伸手示意她坐下來。

自己邁步坐到薑寫意對麵。

此刻薑寫意內心萬分後悔,如果知道是他的話,說什麼她也不會來的。

時翊眉眼清雋,坐姿優雅矜貴,雙手交叉著放到麵前的桌子上。

兩人誰都冇提昨天晚上遇到的事情。

他薄唇輕啟:“薑小姐,剛剛我稍微瞭解了一下……。”

時翊微頓,然後繼續問道。

“你這邊是要谘詢有關離婚方麵的事宜是嗎?”

薑寫意垂眸沉默,放在身側的指尖輕輕蜷曲。

儘管幾年冇見,時間早已沖淡一切,可是突然麵對著時翊,薑寫意的內心還是稍微有些不自在。

“是的。”

“方便問一下,你結婚幾年了?”

聞言,薑寫意美眸睜大盯著時翊,唇瓣輕啟,剛要開口。

“不好意思啊,有些資料冇取,剛拿過來。”

門被推開,進來了一個大約三十多歲髮梢帶著些微卷的漂亮女人。

“唐姐,你來了。”

薑寫意起身跟唐穎打招呼。

唐穎笑著點點頭,看向時翊:“您好。”

“您好。”

時翊看著這一幕,好像是明白了些什麼。

唐穎走到小女孩身邊,摸著她的頭,輕聲問。

“珂珂,有冇有聽寫意姐姐的話?”

“有。”

珂珂仰著毛茸茸得腦袋,眼睛彎彎得向自己的媽媽。

這下,這場宋言清自己認知裡的烏龍事件算是得到了答案。

唐穎把包放在桌子上,從裡拿出一遝列印好的A4紙。

遞給對麵的時翊。

“怎麼稱您?”

“時翊,時間的時,立羽翊。”

“時律師,想必剛剛寫意已經跟你介紹了我這邊需要瞭解的問題……”

唐穎很快跟時翊交談起來。

薑寫意在一旁聽著時翊淡漠的語調,但卻在耐心地向唐穎普及著關於她要谘詢的事項內容。

聽著他們的談話,薑寫意記憶翻湧。

彷彿回到了大一下學期,時翊參加的一場辯論賽。

她那時純屬對當時的論點很感興趣。

於是,破天荒地拉上宋瓷跟她一起去聽聽,順便見識一下時翊的人氣究竟有多高。

到了現場,看到座無虛席的階梯教室,聽著周圍的討論聲。

她暗道,這些人怕不是連中午飯都冇吃就來占位了,不得不承認原來顏值真的可以當飯吃。

她拉著宋瓷隻能做到最邊上。

不久後,兩邊陸續上場。

一場精彩絕倫的辯論賽開始了。

時翊思維邏輯很清晰,發言精準到位,一針見血。

毫無疑問,法學院代表勝出。

場上歡呼聲不斷,好不熱鬨。

時翊下場的時候看了一眼台下,轉身離開了。

薑寫意至今都記得,時翊當時的眼神中好像帶著些許落寞。

“寫意?”

旁邊的唐穎,喊了她一聲。

薑寫意從回憶中出來,看向她。

“怎麼了?唐姐。”

唐穎拍拍薑寫意的胳膊,笑著說:“時律師在跟你說話。”

薑寫意暗忖跟我有什麼好說的,但還是扭頭看向時翊,精緻的小臉上露出虛假得微笑。

“什麼事?時律師。”

時翊今天十分清醒,窗外的光線也十分充足。

因此,他能看清楚薑寫意臉上任何的表情以及她眼裡些許情緒。

所以他現在斷定薑寫意百分之八十是裝的。

既然她想演,那自己也就不揭穿。

陪她演下去。

“薑小姐有男朋友嗎?”

薑寫意心下一緊,隨即勾唇反問。

“時律師有女朋友嗎?”

“冇有。”時翊冷淡的麵上閃過一絲笑意。

薑寫意冇有回答,語氣乾脆利落直接拒絕:“個人私事不方便透露,不好意思。”

一旁的唐穎看著兩人有點針鋒相對的意思在裡頭。

試探道:“你們……認識?”

這次,不等薑寫意開口拒絕。

時翊抬眸掃了一眼她,揚唇微笑,主動道:“不認識。“

“隻不過看薑小姐長得有點像我多年未見的大學同學,一時感到有點親切,便多問了幾句,如果冒昧到你,我很抱歉。”

聞言,薑寫意麪色如常。

“沒關係。”

唐穎收拾著桌上的檔案,看了眼薑寫意。

逗趣道:“寫意呀,單身呢。”

然後對著時翊說:“喜歡我們寫意的小夥子可多了,長得漂亮性子又好的姑娘誰不喜歡。”

薑寫意眼看著唐穎話匣子像是被按了啟動按鈕,拉著時翊就聊起了自己。

她連忙製止。

“唐姐,唐姐。”她抿了抿唇,眼神裡透露出彆說了的信號,企圖唐穎能懂自己的意思。

然而,唐穎並冇有接受到,還以為她是害羞了,繼續跟時翊推銷著自己。

唐穎臉上的笑容越發明顯。

時翊也在很認真的聽著,嘴角始終掛著淡淡地笑意,時不時還跟她聊上幾句。

薑寫意輕扯了一下她的衣襬,提醒著。

“唐姐,我們還約了顧客。”

唐穎垂眸看了眼時間。

準備起身離開。

薑寫意伸手拿過她手上的資料袋。

隨即,把珂珂牽到唐穎麵前。

“對了,時律師。”唐穎抬眼看向時翊,臉上露出為難的神情:“你這邊後續有什麼事聯絡我,我可能無法及時回覆你。”

時翊微微思忖,輕啟薄唇:“您有可以聯絡上的緊急聯絡人嗎?”

唐穎眉頭緊鎖,轉眼看到了旁邊的薑寫意。

她開口詢問:“寫意,你有空的話,後續方便跟時律師聯絡一下嗎?”

薑寫意聞言,抿了下嘴角,醞釀片刻點頭:“可以。”

薑寫意是瞭解唐穎目前的狀況的,她手機被她老公監視著,像這些手續流程都是不能被她老公所知道的。

雖然她內心極其的不情願跟時翊再次接觸,但是唐穎這件事,她還是選擇能幫則幫。

等唐穎把事情處理好之後,兩人也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了。

拉黑還是刪除全憑她自己的心情。

薑寫意在心裡不斷的安慰著自己。

“辛苦你了,寫意。”

薑寫意笑笑,表示她知道。

時翊在一旁默默地看著薑寫意,從口袋掏出手機:“加微信吧,薑小姐,方便後續的聯絡溝通。”

“嗯。”

薑寫意也不推脫,直接拿出手機打開掃一掃,準備掃他。

“我掃你。”

時翊已經先她一步開口。

薑寫意又把二維碼調出來,手機對著時翊。

這時窗外的日頭已經高懸在空中,刺眼的陽光透過玻璃照射在兩人身上。

靜靜站著地他們彷彿被一層溫柔得光暈包裹著。

“媽媽,可以走了嘛?”

一旁的珂珂揉了揉眼睛。

薑寫意把手機裝進口,朝唐穎點了下頭。

“走吧。”

時翊快步走向房間門口,打開。

一路把她們送到律所大門口,斜對麵就是電梯。

唐穎又笑著跟他寒暄了幾句。

時翊朝他們點下頭轉身。

薑寫意跟唐穎剛準備去按電梯。

就在這時。

“叮”的一聲。

電梯門打開。

從裡麵大步走出幾個麵色不善的人。

最前麵站著一個年級稍大前額突出的老婆婆,正四處看著,像是在找人。

看到薑寫意她們。

麵上神情突變,眼角的皺紋驟然彙聚,嘴唇大張開始喊:“你個冇良心的啊?”

手指向唐穎,快步走來。

“唐穎你竟然偷偷的來找律師!之前有人告訴我,你想跟我兒子離婚,我去問你,你還不承認,現在把你堵到律師所門口了,你還有什麼要狡辯的!”

這個上來就開始厲聲叫囂著的人居然是唐穎的婆婆。

薑寫意在旁邊站著,看著他們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

抱緊了手裡的資料。

唐穎把珂珂往薑寫意那裡推了推。

她伸手把珂珂攬到身後。

輕輕拍著她的背,安撫她一下。

唐穎臉色一變,眉頭緊鎖:“媽,你這是乾什麼?”

聞言,她婆婆陡然拔高聲音:“你還知道我是你媽啊?唐穎,這些年我們王家對你不好嗎?公司破產了,你就要拍拍屁股走人,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

旁邊來的人開始七嘴八舌的指責唐穎。

“媽,我們回去再說。”

“彆碰我!”

她幾步走向前,想要拉著她婆婆的胳膊離開,卻被猛甩開。

唐穎冇站穩,穿著高跟鞋的腳往後退了幾步。

薑寫意見狀向前一步扶住她。

“冇事吧,唐姐。”

唐穎搖頭。

“唐穎,你今天不給我說清楚,就彆想離開,正好我要看看是什麼律師,敢接手你的官司。”

她婆婆手指點著唐穎,大有一副豁出去要鬨的樣子。

嗓門越來越大。

這一層已經有人出來看熱鬨了。

唐穎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圍觀,畢竟家醜不可外揚。

她語氣不耐煩:“媽,能不能不要鬨了,有什麼事情,我回去跟你解釋,好嗎?”

“我鬨?”她婆婆走到唐穎麵前,使勁拽著她的手腕,稀疏的眉毛隨著她的麵部表情舞動著:“唐穎,你摸著自己的良心,是誰在鬨,誰想讓這個家過得不安生!”

唐穎眼看跟她婆婆說不明白,也不想浪費口舌。

轉頭看向薑寫意:“寫意,你先帶珂珂走。”

薑寫意麪帶為難。

“誰都彆想走!”

“媽!你要在珂珂麵前這樣嗎?她還小,嚇到她了怎麼辦?”

她婆婆眼神淩厲的望著薑寫意。

目光掃過她手裡的資料袋。

鬆開唐穎。

“給我。”

唐穎麵上微變,上前攔住她婆婆。

“寫意,帶珂珂走!”

薑寫意聞言,攥著珂珂就往電梯口走去。

唐穎這時被人拉住。

她婆婆上來搶薑寫意手裡的東西。

開始她不願意放手,身旁的珂珂被拽的有點站不穩。

她一個走神,東西被搶走了。

於是,她半蹲下來檢查女孩有冇有撞疼。

變故就在一瞬間。

薑寫意感覺自己被一道大力,狠狠的從側麵推了一把。

事發突然,她來不及站穩。

反應過來時隻能順著慣性往後倒。

唐穎瞳孔放大,厲聲:“寫意!”

薑寫意的背後是玻璃門,如果撞上去後果不堪設想。

此時她耳邊隻有衣服摩擦帶來的細小風聲。

薑寫意很怕疼,突如其來的失重感頓時讓她心底發緊。

就在她即將撞上玻璃時。

一雙修長有力的大手從背後攬過她的腰。

用力往旁邊一帶。

薑寫意站穩,鬆了一口氣。

耳邊傳來一道熟悉的男聲。

是時翊。

低聲詢問她。

“冇事吧。”

溫熱的氣息拂過薑寫意的耳邊。

她微怔,搖搖頭,往前走了一步,跟他拉開距離。

仔細看她的耳尖在悄悄暈染上不正常的紅。

隨即,時翊撥通手機放到耳邊,嗓音清冽低沉。

“110嗎?華興大廈B1棟12樓,有人尋釁滋事。”

-律師,來跟你對接一下。”說完,不等薑寫意說話。他扭頭就開門出去了。“時翊!”宋言清推開門。“你猜我看到誰了?”時翊看著他一副驚恐的樣子,淡淡開口:“看你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看見鬼了。”“差不多。”他走到辦公室旁邊端起瓷白的杯子,喝了一口咖啡:“我看到了薑寫意。”“然後呢?”時翊懶懶地掀起眼皮掃了他一眼。“你不驚訝?”時翊麵不改色道:“我昨天就見到了,她故意裝作一副不認識我的樣子。”“……她應該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