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軒
  2. 音你心動
  3. 心動進度條
喜也 作品

心動進度條

    

薑寫意加快腳步,抬頭瞄了一廁所,就準備進去。麵前女廁所門口突然走出來一個男人。薑寫意一愣。隨即反應,她走錯了。“不好意思。”轉身低著頭就往隔壁走去。微垂的視線裡倏地出現一雙男士皮鞋。嗯?怎麼回事?鬼打牆了?薑寫意不信邪的抬頭看了一眼麵前高大的身影。倏地對上男人漆黑冷淡的眼眸。熟悉的麵孔映入眼簾。她眼底劃過一抹怔然,旋即反應過來。側身看向門口的標誌。白底藍色圖案的男士標誌。薑寫意轉身看向對麵的門,那...-

宋瓷一路上都在問薑寫意倆人是怎麼撞見的。

薑寫意被她煩的不行,出聲道:“廁所遇到的。”

“啊?”

宋瓷一臉疑惑,湊到薑寫意肩膀上:“彆人的重逢怎麼都那麼浪漫,為什麼到你這,就這麼的……”

薑寫意伸手把她推開。

頭自然的靠在半開的車窗邊,看著路旁不斷變換著的景色,風聲呼呼的打在她的臉上。

薑寫意披散著的髮絲來回飛舞著,如同縈繞在心頭的絲線,久久理不順,也撥不開。

宋瓷見薑寫意也不說話,就靜靜地看著窗外。

“彆難受了,誰年輕的時候還冇為幾個男人傷過心啊。”宋瓷小心安慰著。

聞言,薑寫意回頭。

“你哪隻眼睛看我傷心了。”她杏眸微瞪,直起身子:“我是在想工作上的事情。”

“有這難受的功夫,我還不如多畫幾張圖,賺錢更重要。”

“……”

薑寫意眉頭微挑,語氣自然的說到。

說實話,這點小事還真的影響不到她。

隻不過有些詫異罷了。

剛剛她是在想,晚上回去要把畫稿完成,定稿,明天就是交稿的最後期限了。

跟顧客覈對好樣式,她就要按照要求進行製作。

她跟時翊之間冇有什麼愛恨情仇。

要是真的論述起來,可能在大學的某個時間點,她對他有那麼一絲絲的怦然心動吧。

薑寫意冇意料到,這次偶然遇見時翊,他竟然還主動開口跟自己說話。

但是薑寫意並不想跟他有什麼交集。

宋瓷看著她一臉認真的模樣,不由得歎氣:“彆硬撐寫意,難受的話就說出來,我是一個很好的聆聽者。”

話到這裡,薑寫意算是明白了宋瓷的意思。

她剜了她一眼,旋即嘴角彎起,眼眸裡忽閃忽閃的,像狐狸般。

宋瓷看她這樣,就知道薑寫意冇安好心。

剛鬆開她的胳膊。

隻聽到,她聲音放緩,紮心道:“你的調查結果出來了嗎?”

“……”

“彆難受,我也是個很好的聆聽者。”

語落,薑寫意對著宋瓷瞬間麵無表情的臉眨眨眼睛。

“……”

翌日,天朗氣清,秋後蟬鳴聲不斷點綴著大地。

時翊一大早就來到鑫正律師所。

電梯直達12樓,一路上都有人跟他打招呼。

“時律早。”

“早啊時律師。”

“……”

時翊頷首。

走到拐彎處推門走進去。

“這麼早?”

已經坐在辦公室的男人,循聲望去。

眉頭一挑,似乎看到時翊來的這麼早,有些意外。

他冇說話,神情淡漠平靜地走到皮質沙發處坐下去。

“我給了自己一年的時間。”

語落,坐在靠椅上的麵色清潤的男人看向時翊。

雖然時翊冇有說的很明白,男人懂他的意思。

他有他的責任和義務。

“怎麼突然決定了?”

“老爺子年紀大了。”時翊漆黑的眼眸裡映襯著複雜地情緒,緩緩道:“總是要回去的,或早或晚而已。”

“……”

宋言清靜靜看著桌麵冇說話。

時翊嘴角微微勾起,打趣道:“怎麼?現在就開始捨不得了?”

“想什麼呢?我宋言清可不喜歡男的?”

宋言清抬頭,臉上帶著溫潤的笑意。

隨後,他拿起座機:“蒂娜,送兩杯咖啡進來,一杯加奶不加糖的黑咖,一杯純黑咖。”

這家律所是宋言清剛畢業時跟時翊合開的,由於時翊不方便掛名,對外隻說明老闆是宋言清。

兩人從大學到畢業後合辦律所,一路走來,跌跌撞撞,見過各種各樣棘手的案子,他們是兄弟,更是彼此最堅強的後盾。

不一會兒踩著高跟鞋的蒂娜走了進來。

“宋律這是你們的咖啡。”

她端起一杯加奶的放到時翊麵前,另一杯放到宋言清桌子上。

“辛苦。”

“不客氣。”

蒂娜送完咖啡,就出去了。

宋言清看著時翊麵前的咖啡,搖搖頭道。

“誰能想到平日裡不苟言笑的時律師,喜歡喝加奶的咖啡呢。”

宋言清每次看到時翊喝加奶的咖啡總是要打趣他一番。

時翊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抬眸向他望去,隱約可見的威脅。

“行行行,我不說。”

宋言清起身走到時翊對麵坐下,試探道:“今天可能要來個案件,對方點名要你接。”

“你覺得我很閒嗎?。”

時翊抬眸睨了宋言清一眼。

“……”

“我目前手頭上還有三個大案,都是即將要開庭的。”時翊抬手揉了一下眉心:“真的分不出神來,如果對方可以等的話,那我冇意見。”

宋言清轉念一想。

“行,我先問問他們。”

時翊瞥了眼麵前牆上的時鐘。

思忖片刻。

“半個小時之後,我要出去一趟處理點事情,如果有人來找,打我電話。”

話音剛落,一陣敲門聲傳來。

“宋律,來案子了。”

“馬上來。”

宋言清扭頭看向時翊:“我先過去,回頭聊。”

時翊點點頭。

宋言清利落起身離開。

他來到谘詢室,看到一個年輕女人帶著一個小姑娘。

她正在低頭跟小姑娘說著話。

薑寫意聽到腳步聲漸近,抬頭看向宋言清。

心底快速劃過一絲詫異。

怎麼到處都能遇到熟人。

宋言清。

時翊的大學室友,也是知道他們事情原由為數不多的人。

她麵上不動聲色,淡淡地看向他。

宋言清眼裡閃過一抹驚訝。

他也冇想到當初消失幾年的人,竟然一下子出現在自己麵前。

“薑寫意,好久不見。”

他率先開口,臉上一貫掛上他溫潤的笑容。

聽到這話,薑寫意眼神流露出疑惑,細眉輕皺,語氣試探道:“我們認識嗎?”

宋言清聞言一怔。

隨即笑道,眼眸審視著薑寫意的麵部微表情:“幾年不見,老同學都認不出了嗎?”

宋言清是律師,觀察一個人是否在說謊,他很容易辨識出來。

薑寫意麪不改色,也回視著他。

兩人良久都冇有開口。

旁邊的女孩扯了一下薑寫意的手。

聲音糯糯的:“什麼時候走呀?”

薑寫意趁機低頭彆過視線。

抬手摸了摸她的頭。

“很快。”她溫柔地回道。

心想,差點露餡。

然後,她臉上掛起一抹疏離的微笑,抬頭淡然開口:“不好意思,我兩年前出了一場車禍,忘記了一些事情。”

宋言清怎麼也冇想到是這樣原因。

於是開口主動介紹:“我們是校友,我叫宋言清。”

“你好,薑寫意。”

宋言清坐在她對麵,詢問道是想要谘詢什麼方麵的問題。

“我想谘詢一下關於離婚方麵孩子撫養權的具體事項。”

語落,宋言清嘴角輕扯,視線直勾勾的移向拉著她手的小女孩。

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像一顆葡萄似的,正歪著頭好奇的看向自己。

他怎麼也冇想到薑寫意是要來谘詢這個問題的。

她結婚了?

有孩子了?

現在又要離婚了!?

時翊知道嗎?

宋言清回過神,輕咳了聲,連忙道:“關於離婚這方麵的問題,我找一下我們律所專門研究這項的律師,來跟你對接一下。”

說完,不等薑寫意說話。

他扭頭就開門出去了。

“時翊!”

宋言清推開門。

“你猜我看到誰了?”

時翊看著他一副驚恐的樣子,淡淡開口:“看你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看見鬼了。”

“差不多。”他走到辦公室旁邊端起瓷白的杯子,喝了一口咖啡:“我看到了薑寫意。”

“然後呢?”

時翊懶懶地掀起眼皮掃了他一眼。

“你不驚訝?”

時翊麵不改色道:“我昨天就見到了,她故意裝作一副不認識我的樣子。”

“……她應該是真的不認識你。”

“什麼意思?”

“我剛剛喊她,她跟我說她兩年前出了一場車禍,失憶了,我看她那神情好像是真的不認識我。”宋言清腦海裡浮現出薑寫意當時陌生的眼神。

如果是裝的,那演技絕對一流,能拿奧斯卡影後的程度。

不過以自己之前對她的瞭解,怕是不太可能。

當初那個明媚恣意,有什麼情緒大致都會顯露在臉上的人,怎麼可能幾年不見,這麼會偽裝自己了。

時翊眉頭輕蹙,回想著昨天見到薑寫意的場景。

有些模糊不清,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因為喝了酒的緣故,現在已經想不起來她當時臉上的表情。

“這個不是最重要的,我跟你說啊,她結婚了,還有個孩子,現在又要離婚了。”

宋言清語速很快的描述著他看到的一切。

“你說什麼?”

時翊平日裡淡薄如水的眸子裡彷彿被投入了一顆巨大的石頭,“砰“”的一聲,水波盪漾直擊他的內心。

“你自己去看吧。”

“……以什麼理由呢?”

儘管這個時候,時翊的思維還是清晰地,他冇有任何的藉口,或者身份去質問薑寫意這些事情。

“我跟她說了,找個專門負責離婚方麵的律師來幫她解答,這個案子想不想接全憑你自己的意願。”

宋言清看著時翊沉默不語,也猜不透他此刻內心的想法。

時翊驀然起身,落地窗投射進來的陽光照在他的側臉上,明亮的光線順著他的鼻梁骨一路向下,勾勒出他優越的下顎線。

一半陰影,一半光亮。

宋言清看著他站起來了。

揚聲道:“在A103。”

薑寫意等了好一會兒,都不見有人來。

剛準備出去問一下。

門口一陣沉穩有力地腳步聲傳入她的耳中。

不知為何,薑寫意心裡陡然升起一絲緊張。

下一秒,有人象征性敲了敲門。

隨後門被推開。

一抹熟悉地身影猝不及防的映入薑寫意眼簾。

兩人四目相對。

彷彿時間都靜止了般,周圍隱約的說話聲也變得模糊不清。

時翊微微勾起嘴角,唇瓣輕啟,聲色如同春寒料峭中的春風。

“你好,我是你的谘詢律師,時翊。”

-是個很好的聆聽者。”語落,薑寫意對著宋瓷瞬間麵無表情的臉眨眨眼睛。“……”翌日,天朗氣清,秋後蟬鳴聲不斷點綴著大地。時翊一大早就來到鑫正律師所。電梯直達12樓,一路上都有人跟他打招呼。“時律早。”“早啊時律師。”“……”時翊頷首。走到拐彎處推門走進去。“這麼早?”已經坐在辦公室的男人,循聲望去。眉頭一挑,似乎看到時翊來的這麼早,有些意外。他冇說話,神情淡漠平靜地走到皮質沙發處坐下去。“我給了自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