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間有隻小靈汐 作品

第一封家書

    

必客氣,拿人錢財替人辦事,都是應當的。”然而李棠歡剛進城門一陣馬蹄聲傳來,聽聲音應該有許多匹馬,李棠歡不知發生了什麼站在原地向後看去。隻見寬闊的土路上一身穿盔甲騎馬的人持刀奔城門而來,城牆上的人大喊道,“敵軍來襲,快關城門!”城門下的人迅速關閉城門,將敵軍隔絕在外,李棠歡剛一出來就遇到這麼倒黴的事情有些愣在原地。人群之中不知誰的一聲驚呼先行到來,人群瞬間暴亂起來,像熱鍋上的螞蟻。李棠歡麻木的轉過身...-

林瀟坐在昏暗的房間裡,手中捧著那本從烏克蘭,崖勒鎮,帶回的日記本。封麵已經被磨得有些發舊,但依然能看出它曾經的精美。她輕輕翻開第一頁,熟悉的筆跡映入眼簾,彷彿又把她帶回到那個戰火紛飛的國度。

2022年7月21日

今天,我到達了基輔。街道上滿是破敗的建築和焦黑的廢墟,彷彿每一個角落都在訴說著戰爭的殘酷。我住在一個小旅館裡,老闆是個和善的老太太,她的丈夫和兒子都在前線。晚飯的時候,她默默地流淚,說希望這場戰爭早點結束,所有人都能平安歸來。

2022年9月12日

這幾個月的潛伏生活讓我開始明白,戰爭不僅僅是士兵在前線的廝殺,更是每一個普通人在生死邊緣的掙紮。今天我去了一所學校,那裡的孩子們依舊在上課,儘管窗外不時傳來炮火的聲音。校長告訴我,他們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每天祈禱著不要被波及到。

2022年12月24日

今天是你的生日,三年了。

戰爭的恐怖不僅僅是死亡的威脅,更是心理的折磨。今天我見到了一個從前線回來的士兵,他的眼神空洞無神,像是看透了一切。他告訴我,他的戰友在他麵前犧牲,他自己也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

2023年2月14日

又是一年情人節。

我找到了,我要回國了。

2023年2月22日,午間,杭城國際機場

林瀟一下飛機,就見到舉著牌的人,她隨著他們的指引去到一輛黑色越野車。

一上後座,就看到駕駛座的男人,林潛透過倒後鏡看了她一眼,“回來了。”

“嗯。”,又聽到他說,“這一次,比較棘手。你和我一起行動。總部的意思是,查到D的蹤跡,在杭城,換了身份,很高調。”

鬆刹車,踩油門,林潛將車開出停車場,看了身後冇有任何人跟著,眼神示意她看後座的檔案袋,對著後座的人道:“這是總部的意思。讓你去市局。你在明,我在暗。”

林瀟翻開最上麵的檔案,是一份委任書,看了一眼職位,空降成為市局技偵組的鑒證。

她翻開第二份檔案,是一個觀察對象,冇有任何人物照片,隻有一棟建築物的照片,鎏金會所。

-己,畢竟我已經三年冇回家也冇有寄書信。”“怎麼那麼久”李棠歡訝然道。“這裡常年戰亂不通書信,冇人敢送,都怕丟了性命。”李棠歡聞言點點頭,她懂了愛命,人人皆是,她指引著他往這邊來,然後恭恭敬敬道,“坐。”“……”將士看了一眼李棠歡雙手指示的地方尷尬的笑了笑。你確定這有位置坐而不是一片地李棠歡同樣尷尬的笑了一下,漂亮的黑色眸子因為暖陽照的閃閃發光,似乎裡麵有星辰大海。雖然她的淺色襦裙沾了些灰塵但卻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