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夏 作品

廣州

    

是不會坐地鐵的。”夏茁然淡淡地說道。“你以為所有人都像你一樣啊!”阮居夏淺笑地說道。“什麼呀,你初來乍到一個陌生的城市,你怎麼可能瞬間就熟悉這個城市的生存規則啊!”夏茁然憤憤地說道。“從網上學啊,或者向人家問啊!”阮居夏說道。夏茁然聽後,瞬間就是無語了。“阮居夏,你……”夏茁然忽然就是很生氣地說道,卻又無法反駁。“行了,彆廢話了!”阮居夏說道。然後,夏茁然忽然就指著前方大喊道,“美女!”阮居夏乍一...-

第一話:廣州

(一)

你去過廣州嗎?

那是一座充滿了無限活力、生機勃勃的超大城市,它是全國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它是廣東省乃至整個華南大區的老大哥,它是現代都市的典範!

廣州,彆名羊城、花城,下轄十一個區……

在廉江前往廣州的大巴車上,夏茁然忽然聽到前座的人這麼說道,夏茁然聽後,淡淡一笑,然後繼續玩著手機。

然後,就在這個時候,好友阮居夏忽然就給夏茁然發來了一條微信訊息,問他到哪兒了?

夏茁然打字回覆道,到恩平了,就快到佛山了。

“好,到廣州了再說。”阮居夏語音回覆道。

夏茁然聽後,淡淡一笑,不語。

經過六個小時左右的車程,大巴車終於來到了廣州,然後,陸陸續續地有人開始下車了,夏茁然在三元裡地鐵站附近下車了。

下了大巴車之後,夏茁然就開始往地鐵站裡麵走了過去,走進地鐵站之後,夏茁然忽然就瞧見一個男生站在自助售票機那裡一動不動的,於是,出於好奇和樂於助人的夏茁然忽然就向那個男生走了過去。

“你好!請問你需要幫助嗎?”夏茁然微笑地說道。

那個男生聽後,忽然就是拿著地鐵票離開了,而且,那個男生還白了夏茁然一眼,就感覺是莫名其妙的樣子。

夏茁然見此之後,真是覺得尷尬至極。

然後,夏茁然就拿出手機打開廣州地鐵乘車碼,刷碼進站了。

夏茁然坐上地鐵了,哦不,嚴格來說應該是站上地鐵了,因為廣州地鐵也太多人了,也太擠了!

換乘幾次地鐵之後,夏茁然終於到達目的地了,夏茁然在清塘地鐵站刷碼出站了。

走出地鐵站之後,夏茁然就打語音通話給阮居夏,問他下班了冇有。

阮居夏:你到了!?

夏茁然:嗯!你下班了嗎?你丫的倒是過來接我啊!

阮居夏:我靠!我上了一天班很累的!你就按照我發給你的地址走過來就行了,不遠的,就幾百米而已!

夏茁然:大哥!我也很累啊!你來試試坐在大巴車上六個小時左右一動不動的看看!你都不知道我的屁股都坐僵了!

阮居夏:你這話說得我好像冇坐過大巴車似的!

夏茁然:你們麻章不是有高鐵站嗎?

阮居夏:誰不知道那是一條水魚號啊!那麼貴的票價,那麼慢的速度,誰去坐啊!傻子才坐呢!

夏茁然聽後,忽然就是無言以對了,確實啊!粵西的孩子們命苦啊,千盼萬盼來的高鐵竟然是水魚號一條!

算了,不說這個了,說多了都是淚啊。

然後,夏茁然就掃了一輛共享單車騎了過去。

夏茁然終於來到了阮居夏的住所了,放好共享單車之後,夏茁然就打語音通話給阮居夏,叫他下來開門了!

於是,阮居夏便走下樓來給夏茁然開門了。

阮居夏見到夏茁然之後,於是就感到了驚訝地說道,“你就隻是背一個揹包來廣州啊?”

“是啊!你彆看我的揹包小,裡麵可是裝了不少東西呢!”夏茁然說道。

“好吧,這次來廣州打算乾什麼呀?”阮居夏說道。

“你說你乾的是什麼工作來著?”夏茁然忽然這麼說道。

“我在一家豬腳飯店當打飯員啊,你要不要也過來乾啊?”阮居夏微笑地說道,“正好我們店裡還在招打飯員,你要不就過來陪我唄!”

夏茁然聽後,淺笑著說道,“你這麼冇出息啊,怎麼老是在乾餐飲!”

“說得你好像很有出息似的,你不也冇乾出什麼成績來嘛!現在每年都有成百上千萬的大學生出來找工作,你以為工作是那麼好找的啊?你和我又都是高中畢業的,除了乾餐飲就是進廠打螺絲了!”阮居夏忽然這麼說道。

夏茁然乍一聽之後,忽然就是無言以對了。

(二)

夜幕降臨,夏茁然和阮居夏吃過飯之後,他們就坐地鐵去珠江新城玩了。

夏茁然和阮居夏走在路上的時候,夏茁然忽然就看到了那個人,就是在三元裡地鐵站裡麵遇到的那個男生,頓時之間,夏茁然便是感到了驚訝和詫異。

阮居夏忽然看到了夏茁然這個奇怪的表情之後,於是就問道,“怎麼了?是你認識的人啊?”

“是他啊!”夏茁然激動地說道。

“誰啊?”阮居夏滿臉疑惑。

然後,夏茁然就跟阮居夏說了那件事,阮居夏聽後,忽然就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不是,你笑什麼啊?”夏茁然很生氣地說道。

“不是,大哥!你也太搞笑了吧!”阮居夏嗤笑地說道。

“我以為他是不會坐地鐵的,我剛來廣州的時候也是不會坐地鐵的。”夏茁然淡淡地說道。

“你以為所有人都像你一樣啊!”阮居夏淺笑地說道。

“什麼呀,你初來乍到一個陌生的城市,你怎麼可能瞬間就熟悉這個城市的生存規則啊!”夏茁然憤憤地說道。

“從網上學啊,或者向人家問啊!”阮居夏說道。

夏茁然聽後,瞬間就是無語了。

“阮居夏,你……”夏茁然忽然就是很生氣地說道,卻又無法反駁。

“行了,彆廢話了!”阮居夏說道。

然後,夏茁然忽然就指著前方大喊道,“美女!”

阮居夏乍一聽之後,突然之間就是目光炯炯地向前方看去,然後非常激動地說道,“哪兒?美女在哪兒?”

夏茁然見此之後,忽然就是噗嗤大笑了起來。

然後,阮居夏這才意識到夏茁然是在耍他的,於是,阮居夏忽然就是掐著夏茁然的脖子生氣地說道,“夏茁然,你個神經顛啊!”

夏茁然苦笑著說道,“你快放開我啊,阮居夏你要殺人了!”

旁邊經過的路人突然聽後,於是就看向了他們,阮居夏頓時就陷入了尷尬之中,然後,阮居夏趕緊鬆開了手。

然後,阮居夏和夏茁然感到了尷尬地走了,路人這纔不看向他們了。

“居夏,我渴了,咱們去買杯奶茶喝吧!”夏茁然忽然這麼說道。

阮居夏聽後,忽然就是指著前麵說道,“那兒有一家蜜雪冰城,就去那兒買吧!”

“那還不走快點!”夏茁然著急地說道。

然後,夏茁然就加快腳步走了過去,阮居夏見此,也快跟了上去。

夏茁然和阮居夏買到奶茶了,然後,他們就一邊走著一邊喝著奶茶。

然後,就在這個時候,夏茁然忽然就踩到了什麼東西似的,於是,夏茁然就蹲了下來看看,夏茁然將那東西撿了起來。

“工牌?”阮居夏疑惑道。

夏茁然看了看工牌上麵的照片之後,夏茁然便認了出來,然後,夏茁然就感到了驚訝地說道,“這是我在三元裡地鐵站遇到的那個人!”

阮居夏乍一聽之後,突然就是將夏茁然手上的工牌搶了過去,然後看了看工牌,說道,“高書揚!他叫高書揚啊?”

夏茁然聽後,愣愣地說道,“我哪兒知道啊,上麵寫著啥就是啥唄!”

“然後呢,這個工牌怎麼打算?”阮居夏忽然這麼說道。

夏茁然乍一聽之後,忽然就愣了,“什麼打算啊?”

“就是扔了還是收著?”阮居夏說道。

“扔了!你乾嘛要把人家的工牌給扔了啊?萬一人家回來找呢!”夏茁然忽然憤憤地說道。

“所以呢,你要在這兒等他回來找嗎?”阮居夏說道。

“我乾嘛要等他啊,我傻啊!”夏茁然憤憤道。

“然後呢?”阮居夏說道。

夏茁然聽後,真是感到了無語至極,“然後就是收著工牌回去了!真是的!”

夏茁然真是氣得無語了。

-阮居夏滿臉疑惑。然後,夏茁然就跟阮居夏說了那件事,阮居夏聽後,忽然就是哈哈大笑了起來。“不是,你笑什麼啊?”夏茁然很生氣地說道。“不是,大哥!你也太搞笑了吧!”阮居夏嗤笑地說道。“我以為他是不會坐地鐵的,我剛來廣州的時候也是不會坐地鐵的。”夏茁然淡淡地說道。“你以為所有人都像你一樣啊!”阮居夏淺笑地說道。“什麼呀,你初來乍到一個陌生的城市,你怎麼可能瞬間就熟悉這個城市的生存規則啊!”夏茁然憤憤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