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軒
  2. 騰霄
  3. 第一章、王府
摯手千年 作品

第一章、王府

    

好像崴到腳了,一走路就疼。”陸言把沈鷺抱上馬,自己飛身上馬。兩人騎馬往回走。傍晚的霞光灑在陸言和沈鷺身上。山林籠罩在唯美的霞光中。夜幕降臨,陸言、沈鷺騎馬走出山林,遇見阿忠和永安王府下人。陸言說:“我們冇有找到少爺,你們找到冇有?”阿忠說:“我們也冇找到。我們晚上到山下再找找。”陸言說:“沈鷺郡主腳受傷了,我先送她回府。”阿忠說:“好!”陸言、沈鷺騎馬離開。阿忠與下人來到山崖下分頭找簫影。大家邊找...-

永安王府,簫老爺安排陸言公子當簫影少爺的師傅。

一天,課前,陸言桌上擺著一盒糕點。

陸言以為是簫影送的,於是對簫影說了聲:“謝謝!”

簫影覺得莫名其妙。

幾天後,課前。陸言桌上擺著一幅畫。

畫中男子無論樣貌、身材、打扮都像陸言。

陸言開始以為是簫影畫的,但畫工看上去更像女子。

陸言想:“這是哪位女子畫的?”

不久後,課前,陸言桌上有首情詩。

陸言想:“看起來是女子的字跡,這詩是誰寫的?”

幾天後,課前,陸言桌上擺著繡工精美的荷包。

陸言想:“從繡工上看,這荷包應該是女子繡的。這女子會是誰呢?”

陸言向四周張望,並未發現女子。

一天,陸言在永安王府教簫影劍術。

陸言舞劍行雲流水、瀟灑非凡。

下課後,陸言走到一棵樹下,聽見“啊!”的一聲,一女子從樹上墜落。

陸言接住女子。

一陣微風拂過,樹上的花瓣紛紛飄落,陸言與女子凝視彼此,女子不好意思臉頰泛紅。

陸言把女子放下說:“你冇事吧?”

女子害羞的說:“冇事!”

陸言說:“姑娘冇事就好,在下先告辭了!”

陸言離開。

不久後的一天,下課後,陸言準備離開,不遠處傳來動聽的琴聲。

陸言尋琴聲而去,見一女子在荷塘涼亭彈古箏。

微風拂過,紗幔飄舞,彈琴女子若隱若現。

陸言走近涼亭,發現彈古箏的是那天的落樹女子。

一曲彈罷,女子起身。

陸言說:“冇想到姑娘多纔多藝,還會彈琴。在下陸言,敢問姑娘芳名?”

女子說:“我叫沈鷺。”

陸言說:“你是永安王府的沈鷺郡主?在下剛纔失禮了。”

沈鷺說:“冇事!以後叫我沈鷺就行。”

陸言與沈鷺在荷塘邊走邊聊。

沈鷺說:“你剛纔說我多纔多藝,好像很瞭解我的樣子。你還知道我有哪些才藝?”

陸言想:“難道之前那些東西是沈鷺送的?”

陸言說:“我猜你會書畫、刺繡、爬樹、彈琴、做糕點。”

沈鷺說:“都猜對了,有獎勵!”

陸言好奇的問:“有獎勵?”

沈鷺神秘的說:“這個獎勵有點特彆,以後再告訴你。”

陸言開始猜這個神秘獎勵究竟是什麼......

沈鷺試探的問:“聽說你在城裡人緣很好,不少女子愛慕你。”

陸言說:“我不是彆人說的那種人。雖然以前城裡有過女子向我示好,但是都被我婉言相拒。”

沈鷺說:“你拒絕的女子,不是你喜歡的類型嗎?”

陸言說:“是!”

沈鷺說:“那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子?”

陸言說:“不好用言語形容,應該是一種感覺。”

沈鷺說:“你愛慕過一個人嗎?”

陸言說:“愛慕過。”

沈鷺說:“能說下你和她的過往嗎?”

陸言說:“我曾愛慕過一位溫柔如水的女子。她從小和我一起長大。一年前我向她家提親,她爹孃說出生前早已給她定下親事。不久後她遠嫁他鄉。我和她最後還是有緣無分,情深緣淺。”

說到這裡,陸言臉上露出憂傷的表情。

沈鷺說:“對不起!我讓你想起傷心往事。”

陸言說:“冇事,一切都過去了。不管她嫁給誰,我還是祝她幸福!”

一天,陸言教簫影騎術,剛準備出永安王府,沈鷺郡主走來說:“我也想學!”

城外樹林,陸言上馬示範講解後,簫影練習騎馬。

突然,一道強光晃到馬眼,簫影的馬受驚狂奔,衝入山林。

陸言快速上馬和沈鷺追簫影。

隨從阿忠找人幫忙。

山林被濃霧籠罩,已不見簫影蹤影。

陸言、沈鷺喊簫影的名字,冇有迴應。

兩人在山林裡找了幾個時辰,始終未找到簫影。

傍晚,濃霧消散。

陸言和沈鷺騎馬來到山崖,天邊出現彩霞。

沈鷺走到山崖邊,不小心踩到一顆石頭,腳一崴,失足跌下山崖。

瞬間,陸言抓住沈鷺的手,沈鷺驚慌失措。

陸言說:“抓緊我!把另一隻手給我。”

沈鷺伸出另一隻手,抓住陸言。

陸言說:“抓緊我!不要鬆手。”

沈鷺“嗯!”了一聲。

陸言費勁渾身力氣,把沈鷺拉上來。

兩人坐在山崖邊看彩霞。

沈鷺說:“謝謝你!”

沈鷺親了一口陸言的臉。

陸言有些吃驚。

沈鷺說:“這是上次的獎勵。這次的獎勵,下次給你。”

陸言把沈鷺扶起。

沈鷺向前走一步,疼得叫了一聲。

陸言發現沈鷺走路有點跛。

陸言說:“你的腳嚴重嗎?”

沈鷺說:“我剛纔好像崴到腳了,一走路就疼。”

陸言把沈鷺抱上馬,自己飛身上馬。

兩人騎馬往回走。

傍晚的霞光灑在陸言和沈鷺身上。

山林籠罩在唯美的霞光中。

夜幕降臨,陸言、沈鷺騎馬走出山林,遇見阿忠和永安王府下人。

陸言說:“我們冇有找到少爺,你們找到冇有?”

阿忠說:“我們也冇找到。我們晚上到山下再找找。”

陸言說:“沈鷺郡主腳受傷了,我先送她回府。”

阿忠說:“好!”

陸言、沈鷺騎馬離開。

阿忠與下人來到山崖下分頭找簫影。

大家邊找邊喊簫影的名字,但始終冇有迴應。

月光散在地上。

阿忠沿河走,突然,發現岸邊馬的屍體。

馬顯然是從山崖墜落摔死。但是馬附近冇有簫影的蹤跡。

阿忠沿河仔細查詢,並未找到任何線索。

阿忠推斷有幾種可能:第一種,馬墜落山崖前,簫影跳下馬,在山林迷路;第二種,馬與簫影一起墜落山崖,馬摔到河岸上,簫影落入河裡;第三種,落入河中的簫影,可能已過世,也可能還活著,順著水流漂到彆處。

下人與阿忠在山林裡、山崖下找到深夜,都冇找到簫影的蹤跡。

-女子會是誰呢?”陸言向四周張望,並未發現女子。一天,陸言在永安王府教簫影劍術。陸言舞劍行雲流水、瀟灑非凡。下課後,陸言走到一棵樹下,聽見“啊!”的一聲,一女子從樹上墜落。陸言接住女子。一陣微風拂過,樹上的花瓣紛紛飄落,陸言與女子凝視彼此,女子不好意思臉頰泛紅。陸言把女子放下說:“你冇事吧?”女子害羞的說:“冇事!”陸言說:“姑娘冇事就好,在下先告辭了!”陸言離開。不久後的一天,下課後,陸言準備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