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郭 作品

001

    

嗬,什麼神明賜福,世上哪有神明?誰知道那些人獨占了什麼資源才換來的長壽,說不好就是從我們這些小平民壽數裡偷來的。”話音剛落,就聽到一聲嗤笑,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傳到張琦璐耳朵裡。張琦璐惱怒望去,看見是第七區的漠家大小姐,氣焰頓時消了下來。舊時代覆滅之後,國度的概念逐漸模糊,取而代之的是林立於混沌荒原之中的大大小小的安全區。雖然各安全區之間建設有連接通道,兩百年來也在動態地合併與擴張,但各區仍保留著極...-

不知道是同樣地觸碰到了手環,還是聽到了熟悉的人類聲音,洞中那隻手在最初的僵硬之後,很快反應過來,配合著方一鍥的動作往外攀升,不多久就冒出了頭。

好多血。方一鍥看著他的頭頂有些發愣。好多血,頭髮像被血淌過,額頭一半是泥一半是血,看起來觸目驚心。

被盯著的人似乎對此並無意識,他冇有管快要流進眼裡的血,就抬起了頭。對視的那一刻方一鍥發現他眼珠微微濕潤,像是被驟然強烈的光線刺激出了淚。

見對方一副遲鈍的樣子,方一鍥加大握力,捏了捏此人的左手。那人被這樣一捏,眼神從方一鍥無波的眼睛下移到繃緊的左臂再到泛白的指尖,回過神來自己還被人用力拉著,如夢初醒,抽回左手,兩掌在洞外一撐,整個人都躍出了洞。

他似是有些力竭了,就這麼躺在洞邊喘了幾口氣,眼睛側望著拉自己上來的黑背心女生。方一鍥半蹲在旁邊,也打量著他身上染的血。

這人的外衣泛著銀光,和漠生春的製服材質相仿,倒是冇沾多少血,手套則可能是破了,保護作用大打折扣。

至於頭部,這麼大片大片的紅,人這樣出血肯定活不了了。

方一鍥:“你受傷了?”

001緩過來就不打算繼續躺著了,他撐起上半身看著方一鍥,拿衣袖抹去臉上的血汙,“不是我的血。”

方一鍥聽他聲音雖疲憊,但語氣冷靜並不虛脫,冇有追問就相信了他的話。於是不再守在他旁邊,起身站開了。

其他幾人也走了過來,祝望驚疑不定:“你是001?”

001點點頭:“我叫淩與偕。”

他這樣回答完,目光又看向方一鍥。見她站得遠遠的,眼睛一刻也不離洞口,淩與偕也慢慢站起了身。

他明白她的意思,洞中黑暗,情況未知,再累也不該一直挨著洞口休息。

祝望伸手試圖扶他,又發現他站得挺穩的,就收回了手。

淩與偕收回目光,對他們三人道:“你們這邊很危險?”

祝望一愣:“怎麼呢?”

淩與偕神情有些嚴肅:“隻剩四個人嗎?”

祝望眉頭鬆開:“哦,不是不是,我們是分頭行動。”說著看了眼方一鍥,解釋前情,“073聞到了血腥味,就想先打探情況,冇想到遇到你了。”

淩與偕也看向方一鍥:“073。”

祝望替她介紹:“她叫方一鍥,編號073。”

淩與偕眨了眨眼,一滴血水混著汗流到眼瞼,掛在密而長的睫毛上,被他拭去。他垂眸道:“嗯。”而後從製服的口袋中掏出巾帕,低頭細細地擦臉。

因為是001,祝望下意識把他當了領隊,開始向他介紹隊伍裡其他成員和一路過來的見聞,001就垂著眼睛認真聽著。

林黎從聽到“001”的那一刻就很是驚喜,他早聽說這次會有教宗的“親傳弟子”進入荒原,之前漠生春的話更是擺明瞭傳言是真。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運氣竟然真的這麼好,要知道一個新人隊伍如果能遇到一個強大的領隊,全隊存活都是有可能的。隻要能多活幾輪,晶核都給他也不是不可以。

當然,不排除是因為漠生春的特殊關係,才使得001空降到這個隊伍裡。

林黎扭頭看見楊飛駿,見他還一副蠢蠢欲動又心有餘悸的模樣,猜測他是想像001那樣入洞大殺四方卻又忌憚洞中的未知怪物。林黎拍拍楊飛駿,說:“我們去把他們幾個叫過來?”

楊飛駿盯著001,不是很想理會林黎:“你自己說的,出去招招手就行了唄。”

林黎欲言又止,不想起爭執,自己一個人去了。

楊飛駿看祝望說了這麼多,還是忍不住想上前搭話。剛說了個“0”,就被另一道聲音壓了下去——

“從哪裡進去的?”方一鍥見祝望把這邊的情況介紹得差不多了,就開始道出心中的疑惑。

洞口不小,但因為幾近垂直,一個人出入不可能不留下痕跡。001出洞之前,洞口很光滑,不像有人攀爬踢踏過,除非他是垂直跳進去的。

更何況他們一路上都冇有看見其他人影,要麼001很早就到了這裡,要麼有其他洞口存在。

淩與偕把血汙擦得差不多了,露出一張俊秀的臉。五官長得不易接近,眼神卻很柔和,沖淡了下三白鳳眼帶來的距離感。脖頸白皙,兩頰卻綴著淡淡的斑,是陽光照射和風雪刮過的痕跡。

淩與偕抬眸看向發問的人,緩緩解釋:“從永夜。”

方一鍥:“永夜?”

“嗯。”淩與偕指指天上,“這裡的太陽,一直冇有變化過,是嗎?”

方一鍥點頭。這一點剛剛祝望已經提到了。

淩與偕說:“我那裡的月亮也是。”

方一鍥心裡生出一絲怪異,冇有插話,靜靜地聽他解釋。

淩與偕:“我入場的地方很黑,地形崎嶇。這邊太陽不落,那邊太陽不升。大約一個小時前我從那邊進了洞,出來卻到了這裡。”

方一鍥:“也有一顆樹?”

淩與偕:“對。”

祝願想到什麼,恍然大悟道:“所以其實你一開始就被投放到了我們的隊伍,隻是在同一片荒原的不同區域?”

淩與偕:“準確來說應該在不同的麵。”

方一鍥:“平行世界?”

淩與偕:“嗯,顛倒而平行,樹洞就是連接兩個世界的通道。”

方一鍥垂眸思索一瞬,又開口問道:“血,在那裡染的,還是在洞裡?”

楊飛駿聽迷糊了,打斷道:“等一下,什麼意思,什麼什麼不同的麵,什麼永夜,怎麼還出來兩個世界了?”

淩與偕對楊飛駿說完“稍等”,就繼續對方一鍥解釋:“洞裡有個大傢夥,但血是在那邊染的。”

方一鍥眉頭微皺:“那邊有很多異形?”

“很多。”淩與偕冇有多說自己的遭遇,反問他們的情況,“你們冇有遇到?”

方一鍥:“一隻都冇有。”

淩與偕沉默片刻,說:“陽光下一片死寂,黑暗裡反而滋生萬物,真是個詭異的地方。”

“滋生萬,物……”祝望慢慢睜大了眼,“你是說,你來的那一邊,一路上都是異形,你殺了一路?!”

怪不得那麼多血……這也太不公平了,他們十個人歲月靜好地在永晝閒走了半天,他孤身一人在路況崎嶇的永夜殺了不知道多少異形,甚至比他們早到一小時,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楊飛駿:“等一下,等一下01哥,我又聽不懂了,洞裡有什麼?什麼大傢夥?意思是你殺了一路的異形才逃出洞,但是那個大傢夥還活著,就在洞裡等著是嗎?”他叫001哥,實際上誰都看得出來他長得像001爸爸輩。

淩與偕轉頭看向他:“不用擔心,冇有食物,它也暫時不會來這邊。”

方一鍥聽他說了這些,猜測著總結了一下:“你被單獨傳送到永夜,一路殺異形,找到這棵樹。進洞後發現神龕變亮,但有東西擋在半路,所以你從永夜抓了隻異形扔到這邊,引誘它出來捕食,你好趁機去找晶核,是這樣嗎?”

淩與偕眼裡露出微微笑意,說:“嗯,但冇你想的這麼聰明。血腥味會引來更多異形,所以大部分時間我都在躲避,那隻異形也是自己跟進洞的,我冇管,是我深入洞穴時驚動了那個東西,小異形慌亂間逃到了這邊。”

“然後大怪跟出來把小怪吃了,就有了我們在樹下看到的血跡?”祝望拍拍胸口,“好險,好在那個東西追的是小怪而不是你。”

方一鍥找出他話語中的疑點:“你渾身是血,為什麼不追你?”

淩與偕搖搖頭:“不知道,或許我看起來不好吃。”

方一鍥冇聽到有價值的答案,又問:“小異形為什麼不回永夜,反而往陌生的地方逃?”

淩與偕這句答得很快:“洞裡重力有異常,它體型小,是被拽過來的。裡麵有個三岔口,永夜、永晝和那個東西各占一道,你看到就明白了,一旦那個東西出了岔道,小異形就冇有回頭路能走。”

方一鍥:“重力異常?因為晶核?”

淩與偕:“不確定直接原因,但必然跟晶核有關。我懷疑晶核就在它棲身的岔道,去看看嗎?”

方一鍥:“好。”

祝望聽得一愣一愣的,洞裡的大傢夥是不存在了嗎?

楊飛駿緩緩舉手:“那個,01哥,我也去!”

“去哪兒呢?”

楊飛駿聞聲回頭,是林黎帶著其他幾人來了。

發問的是漠生春。她見到新麵孔並冇有詫異,目光在001身上停留了兩秒,就轉頭對方一鍥道:“073,你要跟他下洞?”

方一鍥點點頭:“嗯。”

漠生春走近了幾步,往洞裡瞅一眼,當即皺著眉頭扇扇眼前的空氣:“黑不溜秋的誰知道有什麼,你這麼信任他?”

祝望解釋:“漠大——漠小姐,他就是001。”

漠生春看她一眼:“001就能信了?”她早知道這是誰,林黎一見到他們就邀功一般把掌握的情報全說了。

祝望佩服001的能力和毅力,見不得負重前行的英雄人物被誤解,忍不住簡單描述了一遍001是如何千難萬難穿越永夜來到這邊的,聽得趙雪腿更軟了,聽得林黎更慶幸了。

漠生春聽了一耳朵,眼睛還是望著方一鍥,也冇什麼表情。方一鍥被盯久了,換一個方式解釋:“不是信他,是信這個。”她抬起左手,展示神龕上的紅光。

“晶核在裡麵,最後都是要進去的。”方一鍥補充道。

漠生春瞥一眼神龕錶盤,態度轉變很快,點點頭說:“我也一起。”

鄭信楠聽她這麼說,縱然心中害怕也擼起袖子準備跟隨了。

沉默了許久的淩與偕卻在這時出聲阻止:“探洞人不宜多,現在洞裡還有一個巨型異形,人多了恐怕不好走。”

漠生春臉色一冷,眼神平移向他:“那你還要她去?”

淩與偕表情不變:“兩個人能通過。”

漠生春懷疑他在故意裝聽不懂重點:“巨型異形是死的是吧?能殺你怎麼不殺了再出來?”

淩與偕聽明白她的擔憂,神情也放軟了:“你誤會了,我冇有讓她冒險的意思。”

漠生春:“那你什麼意思?”

“我不殺它,是因為它體型龐大,不能讓它死在洞裡。”淩與偕頓了頓,眼中是征求方一鍥認同的神情,“我們去捉誘餌,引它出洞。”

-什麼你們就信了?萬一她聞錯了呢?”“她聞錯了,那你過去看看?”方一鍥聽著周圍的爭論,冇有說話,她打開腰包,自顧自地在包中翻找。長途跋涉不便攜帶過多彈藥,光劍磁炮也容易受到荒原磁場的乾擾,因此除了可以用作小型鐳射發射器的神龕手環,神廟給他們配備的候補殺傷性武器還有最原始的匕首和小弩,便攜可循環。方一鍥拿出匕首,用綁帶把刀柄纏在右手,纏好就往那邊走。祝望忍不住開口:“你一個人?”方一鍥回頭看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