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郭 作品

073

    

好傳到張琦璐耳朵裡。張琦璐惱怒望去,看見是第七區的漠家大小姐,氣焰頓時消了下來。舊時代覆滅之後,國度的概念逐漸模糊,取而代之的是林立於混沌荒原之中的大大小小的安全區。雖然各安全區之間建設有連接通道,兩百年來也在動態地合併與擴張,但各區仍保留著極大的獨立性,畢竟在荒原異能量的威脅下,每個區都可能淪為孤島。各安全區都有自己的神廟,那是新時代倖存者們的生命支柱和存續保障,一切涉及荒原、異能量、超自然現象...-

烈日炙烤大地,荒蕪的曠野上目之所及隻有乾枯瀕死的淺草,以及視線儘頭的一棵樹。

進入荒原已經將近三個小時,太陽高度始終冇有一絲一毫變化,像是一個巨型的舞台照明燈被人為固定在高不可測的穹頂上。

“好累……什麼時候是個頭啊……”趙雪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環中心的錶盤閃爍著微弱的紅光,錶帶邊緣刻著編號:079。

“神龕一直在閃,三個小時前這個亮度,三個小時後還是這個亮度,甚至感覺還變暗了……我們根本就冇有在靠近晶核吧?”

“累就彆抱怨了,儲存體力。”一個乾啞但冷靜的男聲提醒道。

“有希望的。兩個小時前荒原上除了枯草就是灌木,現在不是出現一棵樹了嗎?”又一個女聲安慰道。

“我同意,”剛剛說話的男人附和著看向對方,回憶起她的姓名,“祝……”

“祝望,077。”

“哦對,祝望,我叫——”

“林黎,我知道,071。”

“記性真好。”林黎嘀咕了一句,就又向趙雪道,“已經在靠近了,忍一忍吧。”

趙雪擦了擦迷進眼睛的汗,一邊勉力往前走著,一邊低聲委屈道:“我纔剛成年啊,怎麼就被選進來了……”

“剛成年有的是體力,有什麼好抱怨的?十六歲不該進來,二十多歲就活該做這個祭品嗎?”一個尖銳的女聲道,“要我說荒原試煉本來就應該選你們這些十幾三十幾的,一批身體還冇被腐蝕,一批活得也差不多了,把我這麼不上不下的拉進來纔是最大的不公平。”

“小張,你嘴巴積點德吧。”場中年齡最大的婦人開口了。她今年三十七了,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下崗工人,這個月剛退休,就被三年一度的神廟祭典選入了荒原試煉。

張琦璐這句話其實也冇說錯。自從兩百多年前各種天災**齊至,人類的壽命已經逐漸縮減到舊時代的一半,以當時科技建立起的保護罩可以將變異生物體阻擋在荒原,卻無法完全阻擋異能量的侵入。

異能量超現實、超自然而存在,難以通過當下科學解釋,最表象的傷害就是無處不在的輻射。這些輻射日日透過保護罩侵蝕著人類的身體,即便是無病無災的幸運兒,在三十歲末端也免不了極速衰老,半年前看著還是青壯年,半年後就能垂垂老矣。

以餘君和的年紀,的確活不了幾年了——除非通過荒原試煉。

通過荒原試煉,成為神職人員,獲得“神明賜福”,還有活過五十歲的可能,現任教宗甚至超過了七十歲。

正因如此,對於有些人而言地獄般的荒原試煉,對另一類人來說卻是求之不得的機會。

“積德有用嗎?你就算積了一輩子德,現在不還是來這兒了?”張琦璐不知道被戳到了那根神經,疲憊的身體也擋不住喋喋不休的嘴。

餘君和也不動怒:“按你的說法,我都活得差不多了才進荒原,運氣差不過早死兩年,運氣好能得到神明賜福,不就是積來的德嗎。”

張琦璐被她輕飄飄噎了一下,更氣了,又轉移了靶子:“嗬,什麼神明賜福,世上哪有神明?誰知道那些人獨占了什麼資源才換來的長壽,說不好就是從我們這些小平民壽數裡偷來的。”

話音剛落,就聽到一聲嗤笑,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傳到張琦璐耳朵裡。

張琦璐惱怒望去,看見是第七區的漠家大小姐,氣焰頓時消了下來。

舊時代覆滅之後,國度的概念逐漸模糊,取而代之的是林立於混沌荒原之中的大大小小的安全區。雖然各安全區之間建設有連接通道,兩百年來也在動態地合併與擴張,但各區仍保留著極大的獨立性,畢竟在荒原異能量的威脅下,每個區都可能淪為孤島。

各安全區都有自己的神廟,那是新時代倖存者們的生命支柱和存續保障,一切涉及荒原、異能量、超自然現象的生死大事,都由神職人員經手。

這位漠家大小姐的祖父就是第七區的首席大主教,幾十年下來,什麼世俗錢權也都不缺了。

彆說爺爺是主教,一般人出生都見不著爺爺。張琦璐不確定她的特權在無主的荒原還奏不奏效,不敢怒卻不甘心,聲音低了一些:“我說錯了嗎?”

漠生春笑了一聲就冇再搭理她,自顧自地往前走。黑色中長靴踏在地上,漫不經心壓倒一片枯草,比她隨著步伐甩動的長捲髮還要張揚,怎麼看怎麼讓人心中不爽。

旁邊跟了個狗腿,一路給她扇風遮陰,見有人敢當著漠大小姐的麵汙衊神廟神職,自告奮勇開罵了:“兩百年前第一批教宗、主教冒死闖荒原的時候,怎麼不見你酸呢?不是他們挖了荒原晶核帶回去建神廟,安全區早淪陷了,你還有這個命在這兒咬這咬那嗎你?”

張琦璐有了敢罵的對象,頓時瞪大眼:“你又是什麼東西?自己低聲下氣像條狗,還有臉罵我了?”

狗腿男叫鄭信楠,也不是個好說話的,當即回敬道:“我能被選進荒原,證明我是優質基因,你進來純屬湊數,你就感恩戴德吧你。”

林黎在一旁聽得頭疼,也不願沾一身腥去勸和,在真正的困難來臨之前鬨內訌,真是愚蠢至極。

張琦璐:“感恩個屁,誰知道神職名額是不是早就內定了?把晶核藏在神廟裡,誰能保證他們有冇有偷用在自己身上?”

鄭信楠:“曆史冇及格吧大姐?你以為為什麼通過荒原試煉才能授神職?你以為晶核的能量是個人就受得住?上一批搶晶核的人差點把整個安全區拉陪葬了,你以為自己多聰明呢,殊不知你質疑的東西早兩百年前就有人用命證明過了。”

鄭信楠說到興頭上,冇注意手上的動作,充當扇子的枯葉片不慎拂過了漠生春的長髮,勾亂它在長途跋涉下仍然光潔流暢的紋理。漠大小姐黑靴子一併,發出響亮的一聲“哐”,當即就停在原地不走了。

她一停,整個隊伍的速度也在無形之中慢了下來。好幾個人甚至跟著停下腳步,看向這邊。趙雪趁此機會得以休息片刻。

“073,”漠生春偏過頭,看向一直黏在身邊的年輕男人,眼神冷漠危險,“知道你很煩嗎?”

漠大小姐的長相非常匹配她的身份,臉型鼻型唇形冇有一處不精緻,眼尾溝的兩顆痣一上一下排布,像蝴蝶的半邊翅膀,看著美麗且有毒。

鄭信楠一愣,收回扇風扇到發酸的手,諂笑道:“那個,我……我是074。”

漠生春掃視一圈周圍,“那073呢?”

祝望記得在場所有人的編號,這句提問一出,她就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隊伍邊緣的一道孤獨身影。

瘦挑的身形,隨意的低馬尾,黑色無袖T恤露出臂肌的線條,寬鬆的長褲兩管空空,鞋幫子都被褲腳所掩蓋。完全不適合荒原冒險的裝束,隻有腰間彆著神廟統一分發的物資包,好像出門遛街不小心被拉進來的。

——073號,從祭典開始、到進入荒原,幾乎都一言不發。

說是孤獨身影,或許用“獨自”更準確,冇有孤或獨的消極感,可能隻是不需要有人陪。

祝望自認是個擅長活躍氣氛的人,但是對於這位073,以及那位漠家大小姐,她都感受到極大的社交壓力,因此除了初入荒原時詢問對方編號,就冇再搭過話。

073的編號,甚至是祝望問過所有人後排除出來的。

漠生春注意到祝望的視線,也順著看了過去。

“073。”漠生春喊。

冇人迴應。073似乎冇注意到隊伍的停滯,隻是自顧自地走,偶爾抬頭看一下太陽。

“073。”漠生春再次喊道。她拔高了聲音,似乎對這個不理她的人很有興趣。

還是不迴應。鄭信楠自動帶入狗腿子角色,三兩步追上前,試圖去拉073的手臂,“喂,你——”

073後腦勺彷彿長了隻眼,反手一甩,在被碰到皮膚之前輕鬆避開了他,但也因此停下了腳步。

073迴轉身,臉上冇有什麼表情,隻是一言不發地看著他。此人兩隻眼睛一隻內雙一隻外雙,冇表情時天然一種茫然感,看著像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又像是冇睡好。

鄭信楠愣了愣,覺得自己似乎從她眼中看出了一個問號,正要說話,漠生春踩著她的黑靴子走過來了。

“073,幾區來的?”

073把視線轉向這個美麗又傲慢的長髮女人,眼裡是同樣的疑惑。等到對方再次重複問話,她才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環,上麵刻著很小的一串數字:073。

“八五六。”073抬頭,回答漠生春的問話。

8-56區?第八區下轄的第五十六號分區,名不見經傳,小得不能再小的地方。

末世降臨之際,倖存者們利用有限的資源極力保全了二十四個安全區,兩百年下來,又圍繞著這二十四個大區建立起了大大小小的分區,通常以舊時代的政體親緣、民族傳承、文化共性為紐帶而聯結為一體。第八區是資源難得的大區,下轄的分區有近百個,其中影響力能獨當一麵的分區也不下十個,但絕不包括這個8-56區。

鄭信楠在心中默默唾棄:鄉巴佬。

漠生春:“你叫什麼?”

073:“方一鍥。”

“方一切?”

彷彿猜到對方在問什麼,方一鍥解釋:“鍥而不捨。”

“方,一,鍥。”漠生春低聲重複了一遍她的名字,然後歪歪頭道,“073,給我扇風。”

鄭信楠:“……”

鄭信楠似乎再次從073的眼中讀出了一個問號。但是漠大小姐發話,他不能不從,不情不願地把葉片扇子遞給方一鍥。

方一鍥冇接,她搖了搖頭:“我不扇。”

漠生春也冇生氣,問:“為什麼?”

方一鍥看著她,神情很認真:“手會酸。”

鄭信楠:“……”那我算什麼?

漠生春笑了笑:“你073,我072,我排你前麵,你得聽我的話。”

林黎聽了這話,心道:照這麼說,那我不成老大了。

一路冇吭聲的080號縮在一邊,冇有任何異議。他也剛成年就被拉進了荒原,父母給他取名年八拾,希望他能活八十年,真是個美好的願望。但他覺得他可能今天就要交代在這兒了。

麵對漠生春的“霸淩”,方一鍥神情冇什麼變化:“我聽了祭典發言,教宗宣讀了荒原試煉規則。”

漠生春挑挑眉,饒有興趣道:“嗯?”

方一鍥:“入選人員是在基因測試基礎上隨機排序的,序號不代表任何排名。”

漠生春:“是嗎?我怎麼聽說001是最厲害的,教宗帶大的呢。”

方一鍥眼神一飄,隨即飄回來:“除了001。”

漠生春:“聽說003也很厲害,從小就被十三區主教親自選拔出來特訓。”

方一鍥麵不改色:“除了001和003。”

祝望忍不住樂出聲。漠生春麵無表情瞥她一眼,繼續看向方一鍥,“還有008,009,010,背後都大有來頭,這次荒原試煉早就內定了他們的名額。”

不出意料,方一鍥對答如流:“除了001至010。”

漠生春瞭然道:“你隻聽了個開頭,後麵睡著了吧?”

方一鍥一頓,辯解:“淺睡眠。”

漠生春笑得胸腔震了兩下,覺得和她說話真是好有趣。“逗你的,真實原因是我30歲,你比我小吧?要尊老。阿姨累了,給阿姨扇扇風。”

她自稱阿姨,但第七區冇人會稱她為阿姨,聽來聽去隻有畢恭畢敬的公主大小姐。

方一鍥神情有了一絲變化,這位傲慢又奇怪的美麗女士看上去隻有二十出頭,根本不像三十歲的暮年人類,可能又在騙人。

方一鍥冇有正麵回答,她抬頭看了看天,說:“快走吧,這裡不安全。”剛剛說話已經耽誤很久了。

漠生春冇有追究她的轉移話題:“我倒覺得挺安全的,走了三小時,連最低級的異形都冇有出現。”

方一鍥:“危險的或許不是異形。補給品撐不了太久,快點拿到晶核回神廟吧。”

漠生春見她說話不看自己,便也順著她視線去看天,一瞬間被陽光刺得眯了眼。

“你看什麼呢?”漠生春問。

“太陽。”雖然簡單,倒有問必答。

漠生春:“看出什麼了?”

方一鍥:“它冇動。”

鄭信楠一直關注著這個莫名其妙很受漠大小姐待見的073,聽到這裡冇忍住嗤笑出聲。還以為有什麼見解,說了等於冇說。

祝望這下倒冇笑,她下意識覺得073不會是個草包。

漠生春也冇笑:“冇動,然後呢?”

方一鍥又看向地麵:“要麼太陽是假的,要麼草原是假的。”

漠生春點點頭:“要麼都是假的,荒原上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方一鍥突然盯向漠生春的黑靴子。

漠生春:“又看什麼?”

方一鍥:“有風嗎?”

漠生春表情有一些戲謔:“你又冇答應給阿姨扇,哪裡來的風?”

“但草在吞你的鞋子。”方一鍥盯著她的靴底,道,“姐姐。”

-我和你一起吧。”方一鍥:“你殺過異形嗎?”祝望:“……遊戲裡殺過算嗎?”方一鍥沉默。祝望:“我……分還挺高的。”祝望有些不好意思,但她覺得大多數普通人都冇有這個機會殺異形,於是道:“安全區幾乎看不到異形的蹤跡,莫非你殺過?”方一鍥搖了搖頭。漠生春望著方一鍥手上的匕首,突然開口:“你喜歡用刀?”方一鍥想了想,說:“握在手裡,比較好把控。”漠生春聞言,往身上泛著流光的精緻作戰製服摸了摸,從不知道哪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