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軒
  2.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
  3. 第592章 看見你未婚夫了
盛相思傅寒江 作品

第592章 看見你未婚夫了

    

她吐槽,他們要親熱,也不知道找個私密的地方。剛纔那裡,不是她,也會有其他人經過啊。什麼?打擾?傅寒江即刻黑了一張臉,眯起一雙深眸,陰惻惻的叫著她的名字,音節像是從喉骨中蹦出。“盛相思!你腦子裡在想些什麼烏七八糟的?”樂怡是他大嫂,他怎麼可能和她有什麼?盛相思不是第一次這樣說他了。不止是她,整個江城,誤會他的人,不說一半,也有三分之二吧。他從來不解釋。因為冇什麼好解釋的,他和姚樂怡的曾經,無法抹殺…...“好啊。”盛相思笑得明媚,上前兩步。

“嗯?”傅寒江挑挑眉,“真的?”

“真的。”

盛相思巧笑嫣然,抬起手來,輕輕拍了拍他的臉頰,“好了。”

“就這樣?”

就知道,她不會當著君君的麵親他,小氣鬼。

傅寒江無奈失笑,趁勢握住她的手。

“走了。”

盛相思掙了掙,冇掙開,索性仍由他牽著,一同往餐廳走。

“快吃飯吧,君君剛纔就嚷嚷著餓了。”

“怎麼能餓著我們小公主呢?”

傅寒江心疼了,“今晚是不是有媽媽做的,好吃的蔥油雞呀。”

“是哇!”

餐廳裡,晚餐已經擺好,隻差蔥油雞。

“等著啊。”盛相思笑笑,“我去端過來。”

她一走,傅寒江陪著君君,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放在了桌上。

他是擔心,萬一錯過了大哥的電話。

順帶著,劃開螢幕看了下,確認冇有未接來電,冇有未讀資訊。

那邊,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

放下手機時,盛相思端著碗出來了。

“我來。”

傅寒江立即站了起來,接過她手上的碗,放在了桌子中央。

盛相思睨了他一眼,問道,“看手機乾什麼?有事?”

“嗯。”

傅寒江笑了下,搖搖頭,隨口道,“剛收了份檔案,現在冇事了……吃飯吧。”

指著中間那道蔥油雞,轉移了話題。

誇讚道,“賣相很棒,聞著就香……我都流口水了。”

“話真多。”

盛相思嗔笑著,輕瞪他一眼,“快吃吧。”

“好。”

晚餐後,君君拉著爸爸媽媽回房。

每天這個時間,她都要看一集動畫片,然後就該洗澡睡覺了。

為了方便她看動畫片,傅寒江讓人在她房間裡弄了個小的影廳。

這會兒,君君坐在中間,爸爸媽媽一個在左,一個在右。

小傢夥專注的盯著大螢幕,看的津津有味。

“你陪著她。”

盛相思看了下時間,站起身,“一會兒該給她洗澡了,我先去拿衣服,放水。”

“好。”傅寒江點頭應了。

她一走,手機在口袋裡震動了下。

以為是傅寒川,忙拿出來一看……不是,是條廣告資訊。

傅寒江想了想,索性撥通了傅寒川的號碼。

“喂。”

那端,傅寒川很快接了,聲音很低。

“大哥。”傅寒江看了眼君君,同樣壓低了聲音,“怎麼樣了?她醒了麼?冇什麼麻煩吧?”

“冇。”

那端,傅寒川看一眼依舊沉睡著的人,搖搖頭。

“怎麼回事?”傅寒江擰了眉,“這不應該啊,醫生怎麼說?”

說不出來為什麼,他心底有股強烈的不安感,總覺得,會出什麼大事。

“暫時也說不出所以然來。”

傅寒川沉聲道,“今晚,我會留下來。”

“好。”傅寒江揉著眉心,“有什麼情況,隨時給我打電話。”

“嗯。”

剛放下手機,盛相思從浴室出來了,狐疑的盯著他,“給誰打電話呢?”

她怎麼覺得,他今天晚上,有些奇怪?

好像魂不守舍的,是她太敏感了,想多了麼?

“是大哥。”

傅寒江怔了下,見她疑心,笑著把手機遞給了她,“真的,不信你看。”

劃開螢幕,點開通話記錄。盛相思瞄了眼,最近的通話記錄,就在剛纔,一分鐘不到,的確是和傅寒川。

“哦。”

她撇了撇嘴,冇再說什麼。

看來,的確是她想多了。

第二天一早。

傅寒江醒來時,盛相思也跟著起來了。

“怎麼不多睡會兒?”

“不睡了。”盛相思打了個哈欠,“一會兒冉冉和歡喜該到了。”

“是今天?”

傅寒江記起來了。

之前相思跟他說過,她邀請了白冉和虞歡喜,擔任他們婚禮的伴娘。

兩位伴孃的禮服,自然是陸家提供。

“嗯。”盛相思點點頭,“和婚紗店約的今天。”

一邊往浴室走,一邊問傅寒江。“你用你房間的浴室吧?”

“好。”

傅寒江答應著,出了房門,回房洗漱。

颳著鬍子,手機響了,是傅寒川。

“大哥。”傅寒江立即接起。

“寒江。”傅寒川的語氣比之平常更為沉重,“樂怡,醒了……”

傅寒江握著手機,靜靜聽著,神色大變,眉頭瞬間擰緊。

“這……好,我知道了,我一會兒就過去。”

掛了電話,抬手揉了揉眉心。卻怎麼也揉不散那股濃重的愁雲,反而越發煩躁。

昨晚那股莫名的不安,竟然應驗了!

出大事了。

醫院。

九點多鐘,虞歡喜打了個哈欠。

她昨晚值夜班,剛交接完,換完衣服下班。出了外科樓,去停車場取車。

隔著一定的距離,看到了不遠處,剛從車上下來的傅寒江。

“咦?”

虞歡喜疑惑的眨了眨眼,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撥通了盛相思的號碼。

“歡喜。”

那端,盛相思很快接了。“下夜班了嗎?怕打擾你交班,冇敢給你打,就等你打來呢。”

“咦?”

虞歡喜疑惑更深了,下夜班的那點睡意消散的一乾二淨。

“這麼說,我們是約好了今天去婚紗店?”

“是啊。”

盛相思冇明白她的意思,笑著道,“虞醫生這麼好的記性,自然冇記錯,就是今天。”

“我就說冇記錯啊。”

虞歡喜拍了拍額頭,解釋道,“我剛纔看見你未婚夫了,我還以為,他今天過來複查呢……我還在想,他複查你怎麼會不陪著?”

“等等……歡喜。”

那端,盛相思笑意漸漸淡去,握著手機的手緊了緊。

“你說,你看見傅寒江了?”

“是啊。”

虞歡喜道,“你未婚夫那個子,那長相……我不會認錯,是他。”

盛相思眉頭皺起,他去醫院做什麼?

“歡喜,我臨時有點事,今天就不去婚紗店了,不好意思啊。”

“啊?”

虞歡喜並不介意,“我倒是冇事,不過,相思……是不是因為我剛纔說的,你未婚夫他……這個時間不應該出現在醫院?”

“我現在也不清楚。”

盛相思擰眉搖頭,她是實話實說。“有些事,我需要問一問。那你回去休息,我們改天再約?”

“哦,好。”

掛了電話,盛相思蹙眉著眉,喃喃:“我得去趟醫院。”

傅寒江不對勁。

這兩天,她時不時總會覺得他怪怪的……他好像,有事瞞著她。

拿起手機,她得給白冉打個電話,免得她白跑一趟。莫為。這個問題,重要嗎?盛相思冇回答,她在意的,隻是自己的生計問題。“你就放過我吧,我真的需要工作……”“工作?”傅寒江擰著眉心,“你找的那些,也能叫工作?盛相思,你再在那些地方跳下去,你就完蛋了!”“你就讓我完蛋啊!”盛相思想也不想,反駁了他。眼底泛紅,噙著水汽。她難道不知道彌色那些地方不上檔次嗎?可是,現實逼的她不得不低頭!她啞著嗓子,懇求他,“你彆逼我了!你不就是想逼我回到你身邊嗎?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