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軒
  2. 司總彆跪了
  3. 第340章 死了也好
薑眠言佑 作品

第340章 死了也好

    

伸出了一雙隻手,隨後手的主人慢慢從泥土中鑽了出來。正是司煦。不幸中的萬幸,壓住他和薑眠的大多數都是鬆軟的泥土,他才能在泥石流結束後從下麵鑽出來。他滿身汙泥,臉上也都是。司煦抹掉眼睛上的汙泥,跪在地上瘋狂扒著下麵的泥土:“薑眠!”他聲音顫抖,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哭腔。不能死,薑眠不能死!薑眠死了,他……怎麼辦?到了這一刻,他已經必須要承認了,在這七年時間的朝夕相處中,他……愛上了薑眠。雙手終於觸碰到女...盧傲東很激動,隻想看到林陽跪地死去的場麵!

林陽卻很平靜,冇有理會盧傲東,隻是看向方雄飛說道:“就來了你一個地宗?有點讓我失望了,對不起我的謀劃。”

謀劃?

頓時,現場眾人都是一愣,林陽怎麼這麼淡定,還說什麼謀劃?

你在謀劃什麼?

“難道林陽還有後手?”

高明德陡然一愣,跟著反應過來什麼,驚疑不定的說道:“我就知道,你不會這麼輕易就走出來,你肯定早就佈置好了後手對不對?!”

就好像是林陽在辦公室裡跟自己發生衝突,林陽那是都做好了準備,這次他也有準備?!

盧傲東也變了臉色,他被林陽的謀劃給設計了太多次,都有心理陰影了!

難道這次還要被算計?

顧破軍微微一愣,驚疑不定的望向林陽:“不能吧,他還能有什麼後手,義父也不在這啊......”

他想不通。

而這一幕,也被直播給了所有人看到,韓雪瑩等人心都提起來,緊張的臉色通紅。

她們是最瞭解林陽的人,但她們都想不出,林陽還能做出什麼佈置?

“你小子......”

方雄飛也眉頭一皺,發覺有點不對頭,林陽明明身處絕境,為何還這麼淡然,臉色平靜,這不像是裝出來的!

“前輩,他絕對是在騙你,上次我就這麼上當受騙的!”

盧傲東突然反應過來,咬牙切齒的說道,上次在洛關前,林陽不知怎麼的,讓姚忠說服自己幫林陽一次,說自己不會後悔。

結果自己現在腸子都要悔青了!

自己當時被林陽罵了個狗血淋頭,後來姚忠還不知所蹤!這小子現在肯定又是在故技重施!

而方雄飛卻很謹慎,他掃視現場,而戰老麵對他的掃視,隻是臉色淡定,古井無波。

方雄飛也對他不加在意,隨意掃過,然後仔細感應著周圍情況,卻冇什麼辦法......

除非對方境界比自己強出許多,否則,自己不會感應不出來!

但那可能嗎?

這裡怎會出現兩個地宗?

“小子,你敢詐我!”

方雄飛目光冰冷的說道。

“不信,你可以試試!”

林陽臉色平靜而又鎮定:“不過你試過之後,會得到一個大驚喜,會慘遭打臉,希望你不要後悔。”

現場秦正坤心底緊張,手心都在出汗,他覺得林陽肯定是在詐方雄飛的,林陽那點底蘊自己還不知道嗎?

他最大的後台就是老祖跟林無敵,但現在兩人都不在現場......

方雄飛很變態,要是他知道自己被騙,肯定會讓林陽死的很慘!

轟!

方雄飛突然出手,一道真氣破空而出,朝著林陽就激射而去,而林陽立刻將高明德給舉起,擋在自己身前!

而方雄飛大手一揮,砰的一下,那真氣在半空中爆裂消失!

但這一下,方雄飛頓時勃然大怒:“你果然在欺騙老夫!找死!”

他剛剛是在出手試探,冇想真殺林陽。一黯。說實話,從走進這裡的那一刻開始,她心裡就很不平靜,心情也是相當的複雜。薑忠誠和薑欣都跟她有血緣關係,但這兩個人讓她感到無比失望,也根本喜歡不起來。“蔣麗也算是受害者吧。”付玲玲說道。“她確實不知道薑忠誠跟她結婚之前有個家,但你最好不要對她產生同情之類的多餘情感,她跟薑忠誠一樣是個爛人。”薑眠聲音很冷。她對蔣麗的厭惡不低於薑忠誠。當年薑海在豐城是很多女人的夢中情人。蔣麗也是他的愛慕者之一。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