碼頭豆橛子 作品

第 3 章

    

淡,細碎的裂紋逐漸攀爬而上。被撕咬得渾身血淋淋的蝙蝠精一揮羽翼,飛向高空,暫時甩掉那隻精神抖擻的靈獸,它眼珠一轉,將目標放置於將碎結界。妖怪又張開血盆大口,數道綠色音波漫天掩地砸來,所見之處滿目瘡痍。沅湘向後連連退去,耐心告罄,指尖流轉靈力成汩汩靈流,抽出腕間紅線交織成一張密不透風的網,隨即往前一拋,一往直前破過音波,直接將那團黑球包裹在內,蝙蝠精越掙紮,那紅網纏繞便越緊。紅線溢位點點金光,如滾燙...-

苗達決定秀一秀自己的技藝,他吹奏著笛子,那些蟲子原本在蠕動的,忽然立起身子,搖擺了起來。

尉遲楓:!!!

“哇!!竟然真的可以控製它們動耶!”

尉遲楓滿臉敬佩,“苗達哥哥,你真的太厲害了

“你可以教教我嗎?”

苗達:?

雖然你誇我,我很開心,但是這事兒,不得行。

“這是我們苗族人纔會做的苗達歎了一口氣,“我也想教你,但是我們族規是不允許的

“啊……”尉遲楓滿臉失落,“那算啦!”

“祖宗定下的規矩就是規矩,不可以強求,這個我孃親有教過我的

這一點,他還是懂的。首髮網址s://

苗達想了一下,“如今我也算是元國人了,橫豎我每日都在元國,你若是想和它們玩了,就來找我,我就讓你和它們玩

尉遲楓哇了一聲,“真的可以嗎?”

“謝謝你啊,苗達哥哥,你真是個好人!”

第一次被誇作好人的苗達:……

咳!

謙虛謙虛。

哎呦,他還怪不好意思的呢~

主要是尉遲楓這人誇人吧,很真誠。

苗達就很相信他說的,知道他說的是心裡話。

“可以,你有任何事,儘管來找我

苗達本來待在元國心裡是有些不爽的,但自從遇到了尉遲楓這個小天使,他覺得,好像元國皇宮也挺好的。

還是有人崇拜他的!

一旁的景懷安:……

冇眼看。

尉遲曦:……

算了,他們開心就好。

“好!”尉遲楓問他,“我可以摸摸小蟲子嗎?”

苗達搖頭,“不行,隻要碰到你的皮膚,他們就會鑽進去

尉遲楓:!!!

“那我不摸了!”

他雖然喜歡看蟲蟲,但是不喜歡蟲蟲到自己的血液裡呀!

那也太可怕了。

尉遲曦問他,“小八,我要去送東西給孃親她們啦,你要一起去嗎?”

小八看了看蟲蟲,又看看尉遲曦,依依不捨的朝著蟲蟲揮揮手,“蟲蟲,我先陪妹妹去找孃親了哦,你要乖乖哦

“等會兒見哦

小八起身,握住尉遲曦的手,“妹妹,我們走!”

尉遲曦笑眯眯的看向他,“小八若是想留下和蟲蟲們玩,就在這裡和蟲蟲們玩

“不!妹妹最重要!”

小八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妹妹是第一!”

什麼都比不上妹妹!

尉遲曦心下感動,牽著尉遲楓的手一起離開了。

景懷安跟了上去,尉遲晏塵也邁步跟上,景懷安瞥了他一眼,“你不必跟著

“我是小公主的貼身侍衛,你不是

尉遲晏塵:?

“可是,我姓尉遲

尉遲晏塵麵無表情的說道,“被主子冠以姓氏的侍衛,與你不一樣

“我可以跟著

景懷安:……

你姓尉遲了不起?

好吧。

了不起。

景懷安白了他一眼,悶悶不樂的跟了上去。

尉遲晏塵也邁步跟上。

苗達將蠱蟲收起來,看著尉遲楓離開的方向,滿臉慈祥,冇想到,這元國的皇宮裡,還有這般‘乾淨’的小娃娃。

尉遲曦去見了嫻妃,嫻妃見到她來了,也不打麻將了。

朝她張開雙臂。

尉遲曦立馬撒開尉遲楓的手,撲到嫻妃懷裡,脆生生的喊,“孃親!”

良妃在一旁羨慕死了,“哎呦,我真是羨慕姐姐,曦兒一回來馬上就抱姐姐了

怎麼不抱抱她。

尉遲楓聽到這句話,衝過去一把抱住良妃,“孃親,你不要羨慕啦,我抱著你呀!”

良妃:……

“你的手為何是臟的?還有你的臉!彆往我身上蹭,你知道我這身衣裳多少銀錢嗎!!”

良妃提溜著他的後衣襟,將他拉開一些。

尉遲楓:?

“可是,孃親你以前不是最喜歡我這樣撒嬌了嗎?”

良妃冷笑,“以前是以前,你也知道那是以前了

“現在孃親變了!”

“孃親現在就想要曦兒香香軟軟的抱抱!”

尉遲楓:?

好、好吧。

他也喜歡香香軟軟的妹妹。

“可是,妹妹就不會嫌棄我臟呢

尉遲楓噘著嘴小聲嘟囔。

“你在說什麼?”良妃看向他,“嘀嘀咕咕什麼呢?”

“冇什麼!”尉遲楓連忙搖頭,還是不要告訴孃親了,等會兒孃親聽了不開心了,就要打他的屁屁啦!

尉遲曦笑眼彎彎的看著,“小八也是香香軟軟的呀

良妃:?

曦兒,你不要硬誇他。

尉遲曦拿出帶的禮物,遞給她們。

她們什麼都不缺,尉遲曦就買了一些首飾。

良妃連忙將尉遲楓放下,接過來,將步搖戴在自己的頭上,微微偏頭,“姐姐,好看嗎?”

嫻妃溫柔的笑著,“好看

“妹妹戴什麼都好看

良妃:!哎呦!

她就是喜歡姐姐這張嘴,可會說好聽的話了。

“姐姐快也試試!”

嫻妃在她的催促下,將曦兒買的步搖戴上。

良妃,“哇!姐姐就似那九天玄女下凡,當真是美的妹妹都要睜不開眼啦

良妃做作的抬起手遮住眼睛。

嫻妃失笑,“哪有那般誇張

“妹妹你莫要取笑我了

“冇有!我說的可是真的良妃看著嫻妃那張臉,十分的羨慕,“我若是下輩子能長姐姐這樣,我定要橫著走!”

尉遲曦腦海裡浮現出良妃橫著走的畫麵,笑眼彎彎。

淑妃和景嬌娘也收到了尉遲曦的步搖,她們每個人的步搖款式不一樣,但都是最適合她們的。

兩人也都戴上了步搖,淑妃笑著開口,“景嬌娘這步搖一戴,四周的景色都遜色了

景嬌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哪裡,淑妃娘娘纔是,貌美如花

尉遲曦:?

你們咋還互相謙虛起來了?

“你們都好看!”尉遲曦奶聲奶氣的開口,“你們都是最漂亮的!”

多好,她喜歡這樣的日子,每日可以看到美人兒!

嗚嗚嗚,她一定儘力保護這一份寧靜,保護她們的美貌!

尉遲楓連忙跟著喊,“你們都好看!你們都是最漂亮的!”

妹妹說什麼,他就說什麼!

跟著妹妹喊,總不會出錯的。

嫻妃四人對視了一眼,都笑了起來。

不遠處的尉遲晏塵看著這一幕,低聲呢喃,“這都是後宮的妃子?”

“我第一次見,後宮的妃子這般和睦……”

他以前見過的那些妃子們,不是你害我,就是我害你。

哪能像她們這般,坐在一起真心的笑著?

尉遲晏塵早年的經曆很慘,這也導致他看人很準。

他能看出來,她們是真的開心,不是裝的。

景懷安聞言,斂眸,他孃親越來越開心了,這是好事兒。

他心裡和尉遲晏塵的想法是一樣的。

但是他就是不想附和他。

可惡,這個人,想和他搶‘小公主的貼身侍衛’稱號!

若是小公主真的換下他,他就要被德武帝喊去照顧皇子們了……

想想,他就很絕望。

不行,他要努力的守好自己的位置!

堅決不讓給任何人!

-從不遠處傳來,嚇得隱藏在林間的鳥兒四處而逃。“還有我們的靈石!小心我往你嘴裡塞火團!”一人話落,眾人附和嬉笑的聲音又響起。沅湘向來討厭欺淩彆人的小團體,她一臉肅然,理了衣裙,便朝著那群人走去。隻見他們披著綺麗毛衣,掃著鳳尾,有些還頂著一頂錦簇的花冠。沅湘清了清嗓子,因不知這山神性格如何,便壓著自己平日舉動。“你們不去修煉,在此作甚?”清冷平緩的聲音從頭頂落下,為首的鳳鳥精本以為是哪個不長眼的多管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