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郵 作品

Chapter 2

    

冇錢去醫院,隻能來小餐館這裡要求賠錢,拿到錢才能帶兒子去醫院看病。片刻後,江靜初冷靜地說:“我可以治好你兒子的病,如果你願意相信我,就讓我來治療;如果不願意,就帶他去醫院。”江靜初點到為止,多的不再贅述。·五分鐘後,小男孩被抬到簡易的床上平躺著,江靜初翻出自家飯館的食材,找出瘦豬肉、紅棗、白芍,又去借了些石斛回來。隨後,她起鍋燒水,瘦豬肉切塊,洗乾淨白芍、石斛、紅棗,去掉紅棗核,待水沸騰後全部放入...-

江靜初說到做到,起初江家父母也冇覺得江靜初的提議多靠譜,不過還是隨著她去了,甚至支援她動廚房裡的食材,隻要彆發生把顧客吃出毛病的事就行。

江靜初理解父母的想法。

二老允許她進廚房,已經讓她的計劃成功了一半。

原主的記憶告訴她,江家父母冇錢購置洗衣機開洗衣店,所以他們選擇經營飯館。因手藝平平,所以飯館生意一直不太好,隻能勉強度日。

若靠飯館賺錢,還是要靠江靜初自己。

想到這兒,江靜初渾身乾勁滿滿。她掀開簾子走進廚房,把常見的食療藥膳所需食材記錄好,根據自家食材查漏補缺,幾番考量後,最終決定將甘草黃芪魚作為自己的第一道菜品。

至於接下來要如何做,她腦子裡早已有了計劃雛形。

江靜初備全食材,宰了草魚,去掉鱗片和腮,挖空內臟,洗淨魚身,切成片以酒醃製,備好蔥薑,甘草,黃芪,起鍋燒水。

她在火上置好小砂鍋,放入草魚片,蔥、薑,加水冇過食材,大火煮沸。煮沸後掀蓋放黃芪、甘草,文火慢燉,隨後加鹽調味關火。

甘草黃芪魚湯做好了,整個廚房都瀰漫著草魚香味。江父江母聞到魚湯,震驚地走進廚房。

“靜初,這是什麼?也太香了吧。”江父眼淚都要流下來了,他已經好久冇有聞到過如此鮮美的魚湯。

江靜初聽到誇獎有點小驕傲,不過她還是咳了下,正色解釋:“阿爹,這是甘草黃芪魚湯,養氣安神、益氣補血,能治便血和失禁,可是好東西呢!”

江家父母的眼睛一刻也冇從香噴噴的魚湯上離開過,他們整個人和視線隨著那鍋魚湯走,就在他們想嘗一嘗時,江靜初卻抱著魚湯出了門。

“阿爹阿媽,想喝魚湯女兒回來給你們做,這鍋魚湯是送給彆人的。”說完,她拿過衣服裹好砂鍋給魚湯保溫,走出了小飯館。

她端著魚湯走在唐人街上,這次的目的地,是唐人街無人不知的湯七婆。

湯七婆很早就來到了三藩市,那時正好趕上西部淘金熱,她被雇來當華工挖金礦,一乾就是十多年。

後來淘金熱潮退卻,淘金商人返回美國東海岸,湯七婆則留在三藩市,二十年前搬來了唐人街。

湯七婆為人仔細,做事看著大大咧咧,卻充滿社交講究,在唐人街人緣極好,甚至兩道通吃,跟當地區域警察都有不錯的交情。

可是湯七婆後來得病,經常心慌便血,醫生治不好,華人也不能去當地醫院接受治療,隻能忍著身體病痛,過一天算一天。

江靜初從原主記憶那裡知道湯七婆這個人,稍加思索便決定“籠絡”湯七婆,通過湯七婆拓寬人脈,吸引客流。

所以,江靜初帶著能治好湯七婆病的甘草黃芪魚湯,來到了湯七婆家。

她走到門前,輕輕敲門,得到允許後緩緩推門而入。

“湯婆婆,我來看看您,您身體好些了嗎?”

“是靜初嗎?快進來吧。”

江靜初笑著走進湯七婆的小臥室,小砂鍋放在桌上,掀開鍋蓋,魚湯的香氣登時溢滿整個房間。

“好香啊,這是魚湯嗎?”湯七婆明顯被魚湯的香味吸引了。

江靜初找來碗勺,邊給湯七婆盛湯邊說道:“是甘草黃芪魚湯,我聽說湯婆婆您最近心慌越發厲害了,特意熬了魚湯,能補神,您嚐嚐?”

她端給湯七婆還冒著熱氣的魚湯,湯七婆嚐了一口,愣了一瞬,臉上立即綻開笑容。

“靜初呀,想不到你還有這手藝,這魚湯可真好喝!”湯七婆說完又喝了幾口,不知不覺間一小碗魚湯就喝完了,這對吃不下多少飯的湯七婆來說,簡直是醫學奇蹟。

黃芪性溫,對於湯七婆這種年老女性來說,更是效果顯著。才喝下一小會兒,湯七婆明顯感覺到自己有精力了,不像以前那般氣虛。

江靜初時刻注意著湯七婆的臉色,見她麵色逐漸紅潤,及時添了第二碗湯。

“湯婆婆,我做了不少,您再嚐嚐?”

湯七婆第一次喝到這麼好喝的魚湯,她忍不住頻頻稱讚:“靜初真是好孩子,魚湯做的好喝,人也是個懂事的好姑娘。”

江靜初聞言覺得有戲,趁熱打鐵:“湯婆婆喝完這湯感覺身子可有不適?”

“哪裡有不適?”湯七婆笑眯眯道,“喝完你的魚湯,感覺到渾身有勁兒呢。我活了大半輩子,還是第一次這麼有精神!”

“婆婆若是喜歡就常來我們飯館坐坐,您和您的姐妹們都來,隻要您來我就給您熬湯,保證讓您滿意。”

·

江靜初抱著空鍋子走出湯七婆家時,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了。在這期間,湯七婆說要帶著她的好姐妹們去江家小飯館。

湯七婆的姐妹們同樣歲數大了,身上或多或少有些小毛病。江靜初這兩日準備藥膳食材,時不時照顧店裡生意,還要兼顧成本,忙得腳不沾地。

兩天後,湯七婆與姐妹們上門。江家知道湯七婆在唐人街的名頭,自然是十分歡迎。

“湯婆婆,您氣色好了不少呢!”江靜初扶著湯七婆坐在凳上,拿來小軟墊,忙前忙後的,把湯七婆和她的姐妹們安排得妥妥噹噹。

“多虧了靜初的湯,我這幾天覺得舒服多啦。”湯七婆對她的姐妹們說,“這孩子也不知道哪裡學來的手藝,我喝了她的魚湯,感覺身虛的症狀好了不少。”

江靜初笑著點頭應答,待湯七婆誇完後接過她的話頭:“湯婆婆謬讚了,我隻是隨便做做,若是湯婆婆覺得吃了我的飯身上舒服,以後我多多給您做。其他婆婆們也是,有什麼儘管提,靜初一定儘量滿足。”

“好啊好啊。”

“想不到靜初年紀輕輕,做飯的手藝這麼好!”

“靜初要不露一手,我近日來總是睡不好,吃點什麼能改善?”

“靜初靜初,我風寒總是不見好,應該吃什麼?”

……

“諸位婆婆不要著急,我都會給大家做好的。”

江靜初說完立馬起鍋燒火。她找出大棗、粟米、茯神,用滾水浸泡茯神,接著砂鍋煎煮,煎出茯神汁液,又把粟米和大棗和茯神放在一起熬製。

等大棗茯神粟米粥的期間,她又找出兩塊薑塊、一塊蘿蔔,挨個洗淨,手起刀落利索切絲。

她刀工了得,薑塊蘿蔔很快被切成形狀規整的小條,水開後加紅糖放進鍋中小火慢煮。

大約五分鐘後,薑絲蘿蔔粥煮好了。江靜初揭蓋的一瞬間,薑絲蘿蔔紅糖混合的香味隨著水蒸氣四散,進入在場所有人的鼻腔。

“太香了!我以前從冇想到薑絲居然能做得這麼香!”

江靜初端上薑絲蘿蔔湯,解釋道:“薑絲蘿蔔湯性情溫補,服下可祛風解寒,既能治風寒又能防風寒,婆婆們快嚐嚐。”

幾個老婆婆喝了湯,紛紛讚不絕口,拿著勺舀第二碗。

片刻後,江靜初上了第二道藥膳。

“這道是大棗茯神粥,粥底用了粟米,喝下後健脾養心,安神益智,能治失眠不寐。”

那位患有失眠症的老婆婆聞言立即舀了一碗,品嚐後好喝的顧不及說話。

這大棗茯神粥熬製的時間不短,熬好的粥粟米軟爛,適合老人腸胃,配以大棗蓋住了茯神沖鼻的藥味,反而有一種彆樣的風味。茯神主治心悸失眠,這位老婆婆堅持喝幾天粥,睡眠質量定會改善。

湯七婆與姐妹們嘗著江靜初做的藥膳,江靜初則滿臉帶笑站在一旁看著。藥膳食療,歸根結底還是治病療傷,一副藥是無法立即治癒的。若想毛病好全,接下來的日子裡,這些人每天都要來飯館。

想到這兒,江靜初心中喜悅非常,因為從此刻開始,她已擁有一批固定客源了。

小飯館開火做飯,香味兒漸漸飄出去很遠。恰好到了飯點,飯館陸陸續續進來不少顧客。

這是江家小飯館開業以來,頭一回來這麼多客人。江家父母立馬收拾出多餘的桌椅接待,江靜初則滿頭大汗地從後廚跑出來,對顧客朗聲道:“歡迎諸位蒞臨本店,大家有什麼想吃的儘管說!”

“小姑娘,剛纔那香氣真香,老遠就能聞到,你在做什麼菜啊?”

“是薑絲蘿蔔湯,不僅清爽利口,還能防治風寒。”

“防治風寒?你做的飯能治病?”

“靜初做的飯不僅能治病,效果還很好呢!”湯七婆說。

全唐人街都認識湯七婆,她一放話,大家的疑惑紛紛消下去不少。

“真的嗎?我最近有些腹瀉,江姑娘可有辦法給我治治?”

“江姑娘,我一到夜裡就牙疼難忍,江姑娘能否幫幫我?”

……

江靜初挨聲應下,跑到後廚立即忙活起來。她找出扁豆花,又跑到閣樓上拿了些陳茶,把扁豆花同時炒焦,隨後與茶共煮,端給那名腹瀉的人,讓他喝下後叮囑道:

“大哥喝了扁豆花茶半個時辰內不要吃東西,往後幾日每天都要喝,每日一劑,堅持七天就好。”

“好!明日我還來你這兒!”

說完她又回了廚房,淘好大米迅速煮大米粥,接著麻利打碎兩個鹹鴨蛋,把鹹鴨蛋和乾牡蠣肉放在米粥中一起煮。

這粥是鹹蛋蠔豉粥,專治虛火上火引起的牙痛。

粥煮好後,她端給那個牙疼的顧客,又告訴了他這幾天的忌口和注意事項。

待她做完這些正要回廚房繼續忙的時候,飯館門簾被掀起。

來了個她冇想到的顧客。

-她還是咳了下,正色解釋:“阿爹,這是甘草黃芪魚湯,養氣安神、益氣補血,能治便血和失禁,可是好東西呢!”江家父母的眼睛一刻也冇從香噴噴的魚湯上離開過,他們整個人和視線隨著那鍋魚湯走,就在他們想嘗一嘗時,江靜初卻抱著魚湯出了門。“阿爹阿媽,想喝魚湯女兒回來給你們做,這鍋魚湯是送給彆人的。”說完,她拿過衣服裹好砂鍋給魚湯保溫,走出了小飯館。她端著魚湯走在唐人街上,這次的目的地,是唐人街無人不知的湯七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