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軒
  2. 賽博帶惡人
  3. 第一章,穿越
銀河池鷺 作品

第一章,穿越

    

對的那條街道。經過黎禎十幾分鐘的觀察,她推斷出往這個方向直走就可以走出這片迷宮一樣的建築群。因為在那個方向四周時不時就有幾個衣衫襤褸的人,佝僂著腰從路口閃過。黎禎定下目標後火速搜完了整片樓宇,在此期間確實出現了一起意外事件。過於緊張入神的黎禎被自己的腿絆倒,差點命喪當場。她從地上爬起,左手捂著右肩。想當初自己在讀大學的時候就該好好鍛鍊,有點後悔讓代跑幫她跑800米了,這下好了,她真成脆皮大學生了。...-

淩晨四點半,黎禎終於把最後一份簡曆投了出去,她隨手拿起一本本子蓋在臉上,遮掩疲憊的麵容。

樓外靜悄悄的,這個時間點似乎連知了都陷入了夢鄉。

小眯著眼休息的黎禎猛然瞪大了眼,她感覺自己好像被塞入了冰冷的水中,無法呼吸。她的意識正在被抽離軀體,思維變得滯慢,身體漸漸變得黏糊糊的,全身都被看不見的保鮮袋包裹。

黎禎的思維也凝滯在了這一刻。

當她再次清醒時,已是傍晚十分,昏黃的暮光透過狹小的窗戶照在她的臉上,她被手銬銬在審訊椅上。

黎禎猛地從椅子上蹦躂起來,她一個冇注意頂到了麵前的鐵板,椅子連板帶銬直接被她掀翻,揚起一地灰塵。

咳咳咳,黎禎被嗆的直咳嗽,淚都快咳出來了。入目是一件廢棄的房間,說是房間,但更像囚室。黎禎精神恍惚,一時之間竟然呆愣在原地,過了好一會,她才反應過來。

這是,哪兒?

黎禎一邊咳一邊尋找著出口,她找了許久,年久失修的破鐵門還真給她找著了。

門上上了鎖,有點膈應人。

黎禎的右眼皮不合時宜的跳了幾下,配合著這場荒誕的演出。

“我不會是穿越到什麼鬼片拍攝地點了吧?”眼前的一切讓她懷疑自己的記憶是不是錯亂了。畢業季的的招聘申請整的她神經衰弱,現在她合理懷疑自己因為太累出現了幻覺。

“還是說這一切都是假的?我又被鬼壓床了?”

黎禎掐了一下手背,一陣揪心的刺痛感傳來!夢這麼真實的嗎?

“我不會真的穿越了吧?還是身穿!”黎禎低聲發出鹹魚般的嘶鳴,整個人的精神狀態看起來不太正常。

不管了,先出去再說。

她不再糾結這些,對著門上去就是一腳,年久失修的鐵門在她的魔爪下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鐵門坍塌的聲音響徹整條走廊。黎禎馬上從裡麵衝出來,在她的踐踏下,鐵門毫無意外的碎成了兩節。

黎禎衝出來後火速觀察了四周,走廊上全是廢棄的房間,在道路上還散落著一些不知名的醫療器具。

一些房間的門上依稀可見一些字跡,有些是手寫的,有些是寫在指示牌上。

這裡很像一間荒廢的醫院。黎禎走過一間間科室,透過一些玻璃或者小鐵窗觀察裡麵的環境。

這一行走廊分為兩種科室。

一種是可以直接透過玻璃看到裡麵的,這種科室裡麵散落了一些零碎的小物件,上麵有一些搬離的手術檯,和破碎的大罐子……

這些門鎖的很緊,可以看到門上有非常明顯的,像是現代智慧門鎖的東西鑲嵌在鐵門裡,除此之外,外麵還附加了一個大銀鎖。

銀色的鎖與四周格格不入,感覺就像是在現代智慧手機上疊一部諾基亞,一股子時代的味道。

另一類的科室就是剛剛關押她的那種,有一個鐵製的,可掀開的小視窗。

掀開視窗望進去,一把鐵椅被固定在科室裡,椅子形似警察局的後悔椅,有一些椅子的上麵還扣著掉漆的銀手鐲,有些連銀腳鐲都備齊了。

不過它們的門鎖反而不像第一類科室那麼齊全,外麵隻有一把小銀鎖,有的科室甚至冇有鎖。

在走廊的儘頭,一間科室的窗像是被什麼東西從裡麵暴力砸碎了,玻璃渣子掉了一地,廊道的儘頭上全這間科室的玻璃渣子。

這間科室的門也扭曲的不成樣子,如果不是它還鉤在門的位置上,你甚至認不出來它是一道門。

黎禎越看越心驚,她現在已經想要馬上逃離這裡了。畢竟哪家正規的醫院會是這種配置,這看起來不像是科室,反而更像刑房。

活了這麼多年她的人生經驗告訴她,在太陽還冇完全落下之前將這裡摸清纔是最優的選擇。

黎禎強壓著內心的恐懼,一層一層的摸索著這棟廢棄的大樓。

她現在所處的位置是5樓,也是這棟建築的最高層,再往上就是天台了。這裡上天台冇有正式的門口,黎禎攀上吱呀作響的桁架,扒開天台的蓋子,艱難的爬上了天台。

夕陽的光灑在她的臉上,冇有給她帶來一絲溫暖,反倒增添了幾分陰冷。

黎禎站在天台上俯瞰四周,四周都是差不多等高的廢棄大樓,可以從一些窗戶上窺探到裡麵的構造。

看起來周圍的幾棟建築和自己所在的這一棟大樓作用大差不差。

黎禎扒拉著樓頂的邊緣,將頭探出去,努力將四周的一切收入眼中。

她所扒拉的位置下方,正好是這棟建築的大門,掉了漆的牌子懸掛在4樓左右的位置。

黎禎一時之間還真分不清它究竟是廣告牌還是樓宇告示牌,從剛剛對5樓的探索來看,這裡的文字完全超出了她的認知。她的心有點慌,這種語言不通的感覺讓她害怕。

黎禎麵色蒼白,蹙起的眉頭遲遲冇有卸下。

她決定用廣告牌來稱呼它,它實在是太不像樓宇告示牌了。

花花綠綠的燈泡罩在牌子的身上,纏的七扭八歪,牌子也隻是簡簡單單的拿鐵架子支著。

在這一棟棟廢棄建築中,最顯眼的莫過於廣告牌直對的那條街道。經過黎禎十幾分鐘的觀察,她推斷出往這個方向直走就可以走出這片迷宮一樣的建築群。

因為在那個方向四周時不時就有幾個衣衫襤褸的人,佝僂著腰從路口閃過。

黎禎定下目標後火速搜完了整片樓宇,在此期間確實出現了一起意外事件。過於緊張入神的黎禎被自己的腿絆倒,差點命喪當場。

她從地上爬起,左手捂著右肩。想當初自己在讀大學的時候就該好好鍛鍊,有點後悔讓代跑幫她跑800米了,這下好了,她真成脆皮大學生了。

在這個詭異的地方歪到肩可太要命了!

在她的麵前,4樓樓道偏後的位置,一條纖細的鋼絲橫掛在樓道上,黎禎用手比劃著估摸了一下,這條鋼絲離地大概有1米6左右,高度恰好到黎禎脖子的位置。

隻要黎禎倒下的位置再向前一點,絕大概率會人首分離。

黎禎皺起眉頭,手顫顫巍巍的按壓在心臟的位置上。她剛纔的注意力完全被角落塗滿紅漆的小推車給吸引過去了,小推車一半卡在科室的門裡,僅露出一半在外麵,上麵和地上都是散落的藥物。

鐵絲的一段被小推車的把手卡在牆上,整條鋼絲都因為這一段而被拉的繃直。

黎禎輕輕抓扯著自己的馬尾辮,視線不停在小推車和鐵絲之間打轉。

太像了,這簡直就像是一個陷阱。

在黎禎原來的世界,施工工地上偶爾也會出現這種奪命鋼絲,它們的一端被牽在燈柱或者樹乾上,另一端接在各種工地施工設施上,高速運動下的人無法在夜間捕捉到鋼絲的痕跡。

當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遲了,更彆提附近還有一個顏色如此豔麗,讓人不容忽視的小推車。

在之後的摸索裡,黎禎打起十二分精神,步子也慢了下來。

接下來兩層的摸索很順利,冇有出現意外。

直到黎禎來到一樓。

一本深褐色的書籍,靜靜的躺在前台上。

“筆記?”

這不是黎禎第一次看到這本書,每一次搜查,她的周圍都會出現同樣的書,和人手一本的小冊子一樣。

“這也太多了吧”,黎禎朝空氣揮了下手,大學生那魚唇的好奇心發動,隻覺得今天這本子她非看不可。她邁著小碎步走向前台,那份屬於大學生的清澈與愚蠢又短暫的回到了她身上。

黎禎拾起書,視線掃過書皮,她先是用眼睛觀察著前後的書封,恍覺自己分辨不出前後,接著又用手一寸一寸的撫摸著書封,試圖找到不平整的那個麵。

大學生的特質讓黎禎和這本書杠上了,在一番摸索後,以黎禎的失敗告終。

黎禎屬實是被自己的行為逗笑了,這本書根本就冇有分前後,還好剛剛冇人看到自己對這本書乾的事。黎禎隨手將書本丟回前台。

她該走了,她在這裡浪費太多時間了。

黎禎推開生鏽的鐵門,向外走去。她很快來到了十字路口,黎禎有點吃驚,她本以為前方會是一片平地,冇想到下麵竟然是一片下凹式的貧民窟。

十字路口恰好處於貧民窟一角的高點上。周圍的地形是很明顯的盆地結構,但是下凹的有點誇張,像一個隕石窟。

廢棄的高樓建築就林立於盆地的邊緣,呈半圓形,把半個邊緣都圍住了。

黎禎往前走了幾步,來到了高點的邊緣,這裡有一條坡度很大的階梯,再斜個二三十度就近乎垂直了。

樓梯像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石梯一樣,冇有石磚鋪成的梯麵,它完完全全是由石頭和水泥混合打磨而成。梯麵一點也不平整,左突一塊,右凹一塊。梯麵上還時不時嵌有尖銳的碎石。

黎禎看著從樓梯腳一直延續到盆地儘頭的貧民窟,心中升起幾分苦澀與委屈。

她想家了。

這裡的危險係數肉眼可見的高。越混亂的地方越危險,有溫飽纔有道德。

她望著底下一望無際的貧民窟,眼神晦暗不明。

如果說剛剛在那些廢棄建築裡她還可以勸解自己,這是一場夢,當她看到這片貧民窟的時候就深知再也兜不住了,冇有任何一個國家的貧民窟是這種構造,這種風格。

夢境不會有錐心刺骨的疼痛,不會有人認知之外的東西,所有構成夢的東西都有跡可循。

沉重的現實輕易的戳破了她自我安慰的謊言。

-?還是身穿!”黎禎低聲發出鹹魚般的嘶鳴,整個人的精神狀態看起來不太正常。不管了,先出去再說。她不再糾結這些,對著門上去就是一腳,年久失修的鐵門在她的魔爪下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鐵門坍塌的聲音響徹整條走廊。黎禎馬上從裡麵衝出來,在她的踐踏下,鐵門毫無意外的碎成了兩節。黎禎衝出來後火速觀察了四周,走廊上全是廢棄的房間,在道路上還散落著一些不知名的醫療器具。一些房間的門上依稀可見一些字跡,有些是手寫的,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