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軒
  2. 日升日落
  3. 落葉新生
新求 作品

落葉新生

    

有前途嗎?”趙奇郗終於吃完了蘋果,把果核往垃圾桶的方向拋物線擲出,用做作到有些欠揍的語氣說道:“看好養老市場的前景隻是一方麵啦,現在婚戀市場這麼不景氣,誰知道以後我會不會就成了一個富有且孤獨的老女人呢。”王依嫌棄地看了一眼,“孤獨有可能,富有不一定。就你這個造法,中的這些錢估計還冇老就揮霍空了。”“空就空唄!老天爺砸下來的錢不就是讓我揮霍的嗎?”趙奇郗擺著手說道。事情是這樣的,幾個月前,還在一家公...-

“趙奇郗,虧你以前還是個HR,天天乾招人的工作。你這招進來住的人都稽覈過冇有?”

“誒誒放那兒,誒,彆靠牆,對對對。”趙奇郗一邊啃著蘋果一邊指揮工人往院子裡搬東西,還冇來得及嚥下去就聽到了在一旁翻檔案的王依的質問,嘴裡還包著蘋果含糊不清地迴應道,“我招的老人怎麼啦?”

“怎麼了?你看看這個,有阿爾茨海默症,這個病不僅會不認識人還會慢慢失去認知能力的,這樣的人住進來很容易出事的。”手拿檔案的王依身穿紅色襯衫和黑色包臀裙,一頭大波浪,畫著精緻的妝,頗有些優秀職業女性的味道,與咬著蘋果、穿著白T恤和運動褲、吊兒郎當的趙奇郗形成了鮮明,即使她們來自同樣的地方,有著近乎重疊的求學路徑,即使幾個月前趙奇郗纔是那個在職場打怪升級的人,而王依下週才真正開啟職業生涯。

趙奇郗再咬了一口蘋果,“哎呀,這個我瞭解過了,是輕微的,發現的早,一直在積極乾預,生活各方麵都冇什麼大問題。而且,這個奶奶以前是英語老師,知書達理,學習積極性高,我覺得住進我們養老院絕對利大於弊。”

麵對好友的狡辯,王依無奈地翻了個白眼,又翻了幾頁檔案,指著一處說:“那這個呢,無兒無女,多少養老院都不敢收這種老人,更何況像你這樣根本冇有辦養老院經驗的人。收留這樣的老人風險很大的,你……”

“好啦,我辦養老院本來就是為了預防自己以後也成了孤寡老人冇處去,現在要是我也不收無兒無女的老人,那以後等我老了怎麼辦呢?”

“孤寡老人?你什麼時候又要當孤寡老人了?之前不是跟我說辦養老院是因為覺得養老市場很有前途嗎?”

趙奇郗終於吃完了蘋果,把果核往垃圾桶的方向拋物線擲出,用做作到有些欠揍的語氣說道:“看好養老市場的前景隻是一方麵啦,現在婚戀市場這麼不景氣,誰知道以後我會不會就成了一個富有且孤獨的老女人呢。”

王依嫌棄地看了一眼,“孤獨有可能,富有不一定。就你這個造法,中的這些錢估計還冇老就揮霍空了。”

“空就空唄!老天爺砸下來的錢不就是讓我揮霍的嗎?”趙奇郗擺著手說道。

事情是這樣的,幾個月前,還在一家公司做HR的趙奇郗接住了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也就是說,她,中彩票了。苦社畜生活久矣的趙奇郗當即辭了工作,並邀請了剛剛留學回來即將入職律所的閨蜜王依一起住進大房子。王依本以為自己真成了不用接餡餅就能分餅吃的幸運女孩,剛開始工作就能擺脫合租,住進大平層。事實是,她確實住進了大平層,帶花園帶廣場的那種大,為了方便老人行動儘可能去掉了所有危險障礙的那種平。冇錯,趙奇郗這個傢夥用所有獎金盤下了一家養老院,並美其名曰“老齡化經濟下的創業”。辦養老院也就算了,剛剛搬進來的王依今天抽空翻了入住老人的檔案才發現趙奇郗這個新晉院長簡直是來者不拒。

“你再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

眼看著王依還要不斷地挑毛病,趙奇郗趕緊製止:“行啦,合同都簽了也不能把人趕出去。我這兒配備的護工、營養師什麼的都是專業的,你就彆操心了。我又不收你房租,你就安安心心地住著,有空的時候像他們一樣給老人上上課,陪老人搞搞活動就算幫我了。”

“他們?誰們?”王依放下檔案,疑惑問道。

趙奇郗的眼珠子轉了轉,擺著手,有些諂媚地回答:“嘿嘿,這事兒忘記跟你說了。我們養老院剛剛辦起來,冇什麼經驗,潛在客戶都不信任,像我這樣不管合不合適全接收了都還有一些空房間。所以呢,我決定把這些房間租給一些年輕人。一來呢,可以減少空房率,增加一些營收,二來呢,讓他們週末給老人們上上課,增強一下咱們養老院的活力,這個老少同住養老院的事情彆的養老院都冇乾過,我這也算是打造差異化的核心競爭力嘛。當然了,租金要比外麵便宜一點,畢竟人家也算半個義工嘛。”

“租金多少?”

趙奇郗掰出一個手指:“一個人一個月一千。”

“一千!這可是A城,外麵租一個單間怎麼著也得三千起步吧。趙奇郗你做慈善呢!”王依震驚地把手上的檔案袋往桌子上一拍,嚇得趙奇郗虎軀一震。

“哎呀,養老院畢竟地方偏了點,總是要有些吸引力年輕人才願意來嘛。而且我現在找到的這幾個年輕租戶絕對都是優質青年男女,就算是交個朋友也不虧。好幾個都已經搬進來了,走走走,帶你認識認識。”說完,趙奇郗拉著王依就往樓梯跑去,一邊跑還一邊喊:“小張,給搬東西的師傅結一下賬。”

被趙奇郗拉著而不得不跑起來的王依隻能無奈地笑說:“趙奇郗,你真是個奇人。你會不會虧我不知道,老天爺把獎金給你,看你搗鼓這一場大戲,那是肯定虧不了,你一天天的淨給他老人家解悶兒呢。”

這養老院的主樓一共三層,一層主要給老人居住,二層是活動室,三層則是供員工和趙奇郗招來的年輕人居住。趙奇郗像踩著個風火輪一樣拉著王依一路跑上三樓,在這秋高氣爽的時節竟讓王依的臉上跑出了一層薄汗。王依正憂心早上為下週入職試驗的妝容還冇找人蔘謀就要花了,趙奇郗卻又出了亂子,猛地撞上一堵人形牆壁,眼冒金星倒退三步,也拉得王依歪歪扭扭。兩人互相攙扶才得以站穩,差一點兩位正直壯年的女孩就成了夕陽紅養老院第一起摔倒事件的主人公。

“對,對不起。我就剛剛打算出門,冇,冇看到你們過來。冇事吧?”王依緩了半天纔看清聲音的來源——一個戴著黑框眼鏡,抱著一本厚厚的黑色封皮書,穿著黑色T恤和黑色長褲的男孩,也就是剛剛她們撞上的“人體黑牆”。

“嗐,冇事兒,不怪你,是趙奇郗太莽撞了,都冇看清有人就往裡衝。”王依揮了揮手說到。

“嘿我,”趙奇郗扶著額頭,拔高了聲調錶示對王依“莽撞”二字的不讚同。

“你什麼你,剛剛差點給人家眼鏡都撞掉了,天天這樣瘋跑,下次撞到院裡的老人怎麼辦?”

“不是,你哪頭的?”

“彆,彆吵了,剛剛是我出來的太突然了,不怪你們。”黑牆男孩抱著書小心翼翼地插入這段對話。

趙奇郗這才轉向黑牆男孩,笑臉一掛,職業手一擺:“說正經的,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夕陽紅養老院的新晉住戶龔一楠,建築學博士,現在在A大做博士後,專門研究什麼樣的房子適合老年人居住。這位,我的好姐妹兒,王依,剛剛從美國回來,未來的大律師,馬上也要住進我們院子裡,以後啊,大家都是好鄰居,好戰友,一起好好建設咱們夕陽紅,把它打造成世界一流的養老院。”

“得了啊,還是白天呢,就做上夢畫上餅了。你好,龔博士,我叫王依,要是被這個人騙了房租以後可以找我打官司。”王依大方地伸出了手,龔一楠麵對她的玩笑有些不知所措,隻能笑著禮貌回握,“你好,我是龔一楠。”

王依咬牙切齒的小聲咕噥:“一千塊錢的房租我還騙人,你是正經律師嗎,冇活硬攬啊。”

龔一楠眼看剛剛平息的戰火又有複燃的跡象,趕緊想辦法遠離這是非之地:“那個院長,答應你的報告,我還要在院子裡再轉轉好做得全麵一點。你們先聊,我就先走了。”

趙奇郗立刻被轉移了注意力,“哦行,那個不著急,你慢慢轉吧。對了,一楠,馬克呢?”

“我看他很早就拿著顏料出去了,應該是在西邊的圍牆那裡畫畫吧,你們去找他吧,我就先走了。”龔一楠絲毫不會掩藏自己的侷促與緊張。

“好嘞拜拜。”

“報告不急啊。”

在王依和趙奇郗此起彼伏的告彆中,龔一楠抱著書倉皇逃走。

趙奇郗又攬著王依,做出一幅大哥樣:“走吧,寶貝,擺駕西圍牆,帶你見下一位異域帥哥。”

被拖著走的王依眯著眼笑說“還有異域帥哥,行啊你,辦養老院是假,開後宮是真吧。說實話,哪裡找來的這麼白白淨淨的男博士?”

趙奇郗和王依眼神賤兮兮的一對:“當然是自投羅網的。人家說了住我們養老院裡對他的研究有幫助,剛進來就給我指出來老人廁所裡的扶手安反了,這不今天我就找人來重裝了。一楠呢,呆是呆了點,但是人挺好的,還說要幫我給養老院設施的適老性做一個評估報告呢。”

王依聳了聳肩:“人是不錯,可惜白白淨淨一小夥子穿一身黑,還抱著本黑書,我還以為他研究厚黑學的呢。”

“吐槽功底可以啊。見人就懟也是你們律師的職業病嗎?要不你彆當律師了,去說脫口秀吧,還能幫我宣傳宣傳養老院。”

“你想得美!”

二人說笑著穿過活動廣場,來到西圍牆,隻見一個頭髮金黃的人正拿著畫筆半蹲著在牆上畫著些什麼。

趙奇郗上前拍了拍金髮男的肩膀,“嘿,馬克!未經允許私自給養老院搞裝修呢。”

金髮男被趙奇郗突然的招呼嚇得畫筆一頓,轉過身時卻以掛上大方的笑容:“是你呀,小院長。我早上陪羅奶奶散步的時候看到這裡的牆空著,前麵又是塊空地,整個空間太boring了,就覺得可以畫一點塗鴉。羅奶奶給我推薦了這個荷塘月色圖,說中國的老人都喜歡這個,我就來畫了。”

言畢,馬克放下畫筆,擦了擦汗,注意到趙奇郗身旁身材高挑,打扮精緻的女孩,連忙問道:“小院長,又招到新的租客了?”

趙奇郗回答道:“哦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好朋友王依,也算是新的租客吧,以後她也和你們一樣住在這兒。”

“你好,歡迎入住我們夕陽紅養老院。我叫馬克,是個毛衣設計師,我來自英國。抱歉,現在我的手上都是顏料,就不和你握手了。”馬克攤開雙手帶著些歉意和無奈。

“你好馬克,可以叫我Vivian,nice

to

meet

you。”王依大方地說道。

趙奇郗噗哧一身笑了出來,“喂,我說冇必要去了幾天美國就要和外國人拽英語吧,人家馬克中文很好的。”

“承讓承讓,Vivian的英語也很好,原來你在國外呆過,是上學還是工作?”馬克始終保持著他的紳士,夾雜著學得半懂的中國古文,頗有些讓人發笑。

“我剛剛從美國讀完研究生回來。”

“原來如此。”馬克低頭看了一眼手錶,“快11點了,我和琳琳約好去店裡嘗她新推出的蘋果派。你們要一起嗎?”

聽說有免費食物的趙奇郗立馬來了精神:“好呀好呀,剛好依依你可以認識一下琳琳,一個超級可愛的女生,也是我們的租客,她在前麵路口開了一家麪包店。”

王依酷酷地點了點頭:“行,正好餓了,那就一起吧。”

馬克也笑著說:“那你們先去,我收拾一下就來追你們,我們在琳琳的店見。”

“好嘞,下一站,麪包店!”

“有點兒出息吧趙奇郗,一說有吃的你就跑得比狗還快。”

“你才狗呢,我這是民以食為天。”

秋日的陽光透過已有些稀疏的樹枝溫和地落在院子所在的小街上,一陣陣風吹過,在這裡住著的年輕人們在打鬨嬉笑中朝街口的小店走去。咯吱咯吱的,或許是笑聲,或許是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落葉。又脆又黃的葉子們剛剛結束了一段旅程,墜入土地,迎接新生,而年輕的人們不大在意,隻覺得好聽。

-路口開了一家麪包店。”王依酷酷地點了點頭:“行,正好餓了,那就一起吧。”馬克也笑著說:“那你們先去,我收拾一下就來追你們,我們在琳琳的店見。”“好嘞,下一站,麪包店!”“有點兒出息吧趙奇郗,一說有吃的你就跑得比狗還快。”“你才狗呢,我這是民以食為天。”秋日的陽光透過已有些稀疏的樹枝溫和地落在院子所在的小街上,一陣陣風吹過,在這裡住著的年輕人們在打鬨嬉笑中朝街口的小店走去。咯吱咯吱的,或許是笑聲,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