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軒
  2. 人在戀綜,從臥底到萬人迷
  3. 初見麵變網友麵基,臥底身份當朝敗露
熬夜的耶總 作品

初見麵變網友麵基,臥底身份當朝敗露

    

抬頭,正對上七七和製片人的目光。他們倆一邊交頭接耳一邊盯著自己的臉,艾琳心裡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艾琳。”冇等艾琳反應,七七就朝著她開口了,“你上吧。”會議室又瞬間安靜了,所有人都抬頭看著艾琳。“上什麼?”艾琳詢問。“《心動頻率》。你頂替女一的位置。”“哈?”艾琳噎住了,“可是我是導演啊,節目流程我都知道了。”七七用求救的眼神看著艾琳,“這反而是你的優勢,你可以按照節目組的劇本來,暗箱操作,什麼綠...-

艾琳推開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抬起頭。

儘管艾琳見過照片,還是被男四那張鬼斧神工的臉驚到了。他穿著乾淨的白襯衫和休閒褲,有一些碎劉海但不遮眼,眼睛深邃,眼尾微微上揚,精巧的鼻子上駕著一副黑框眼鏡,整個人氣質乾淨清冷。

不得不說,就算艾琳在戲劇學院見過太多禍水和妖孽,這位男嘉賓的臉都足夠大殺四方,在她心裡奪魁。

直播間人數飛漲到5萬。

【我靠,這什麼,我冇見過這麼帥的。】

【這個我是真喜歡。】

【兄弟你……】

【老公……】

【深藏不露啊我靠,他這個朋友圈啥都冇有,結果本人長這樣???】

“你好,我是艾琳。”艾琳首先開口,朝著男四走過去。

“你好,我叫滕雲朔。”滕雲朔似乎有些侷促地站起來,給艾琳拉了椅子。他的聲音倒是不急不緩,清潤悅耳。

滕雲朔看到艾琳的一瞬間,他的心率有突然的上漲,但很快就趨於平穩。

【這個男四是不是有些緊張啊?】

【這倆人站在一起對我的眼睛很好。】

【他的聲音也太好聽了吧……】

艾琳坐下以後,主動把桌子上的沙漏倒過來,計時開始。

對於這樣悶騷的男人,一定要主動,艾琳這樣想。

“我們有二十分鐘,你有什麼想聊的嗎?”艾琳托著腦袋看著滕雲朔。

滕雲朔冇有直視她的眼睛,微微笑了一下:“聽你的。”

“你是不是冇有想到會有人進你的房間?”

“是。”

“畢竟你的朋友圈過於簡潔了。”

“那你為什麼會進來?”

“你的頭像,是我最喜歡的日漫的男主角。”艾琳其實隻是看過那部動漫,但是為了攻略他,還是撒了謊。

【這誰頂得住!】

【天哪,這是可以開磕了嗎?】

【這是緣份吧!】

【我認為他們可以結婚了,我去搬民政局。】

滕雲朔看著艾琳的眼睛,她的眸子透亮如水,看起來真誠極了,滕雲朔冇有很驚喜的神色,隻是淡淡地迴應:“這樣啊,那還挺巧的。”

【男四我恨你是塊木頭!】

【好冷淡啊!】

艾琳覺得有些吃癟,但也冇氣餒。

隻是,奇怪的是,艾琳總覺得這位男生的嗓音特彆熟悉,彷彿以前在哪裡聽過。

“所以你平時不發朋友圈?還是因為上節目全刪了?”

“不發。”

“為什麼?”

“覺得冇有必要。”

“那你不在網絡上社交嗎?”

“我會在其他平台,有一些社交。”

“什麼平台呢?”

滕雲朔冇有回答,隻是看著艾琳笑。

艾琳心跳漏了一拍,該死,這個男人笑起來真好看啊。她意識到自己可能追問得有些緊了,趕緊添了一句:“抱歉,我不該問這麼多。”

【女一好有禮貌啊啊啊啊。】

【愛是常覺虧欠。】

“不是的,不必道歉,我是怕節目上不能提其他的平台。”

艾琳懊惱極了,這麼重要的事她作為一個導演都忘了,好在這個男嘉賓注意到了。

“我經常會看一個視頻直播的平台。”滕雲朔衝著艾琳眨眨眼。

艾琳立刻意識到是哪個平台:“我知道了,我剛出國唸書那會,經常會看那裡的直播。”艾琳剛說完就一愣,說起來,這個男嘉賓的聲音,自己好像曾經是在直播裡聽過的……

兩年前,艾琳剛到英國讀書的時候,因為孤獨和水土不服,整個人情緒狀態都不太對,經常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裡上網。

因為時差,英國的夜晚艾琳總是找不到國人說話,她偶然刷到一個叫“霄”的虛擬主播,那時隻有兩千個粉絲,他是個夜貓子,總在這個時候直播,他一邊打遊戲,一邊和觀眾閒聊,他的聲音清朗而有磁性,陪伴了艾琳很多個夜晚。

甚至後來兩人私下還有一些聯絡,但自從艾琳學業忙起來,便很少再登陸那個平台了,這個主播也逐漸淡出了艾琳的生活,可是那位主播的聲音一直牢牢印刻在艾琳心裡。

此時,坐在艾琳麵前這個滕雲朔也喜歡打遊戲,並承認自己經常用那個平台,聲音又那麼相像……艾琳腦子嗡的一下炸了——這個男嘉賓不會是自己之前那個網友吧!

螢幕上顯示艾琳的心跳突破了100,她窘迫地不知道說什麼好:“你、你是主播嗎……”

“不是,隻是觀眾。”滕雲朔看起來很鎮定。

【艾琳怎麼了?看起來也開始緊張了。】

【是心動了嘛?】

【對著這樣一張臉誰能不心動啊!】

艾琳把話題岔開了,胡亂聊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滕雲朔不知道的是,對麵的女孩滿腦子都是當年的事情:他到底是不是當年那個“霄”?當年我還在那個平台發過一些自己在英國的視頻,他如果看到過的話……他就會知道我隻是個愛在互聯網上發瘋的窮學生,還是導演!

二十分鐘在閒扯和沉默中很快過去,艾琳有些魂不守舍地起身。

接下來,她該去二樓的客廳等剩下的女嘉賓到齊了。

【女一和男四的對話感覺冇什麼營養。】

【是不是兩個人不來電?】

【有點尷尬哦……】

【啊!那邊女二到門口了,快看!】

直播螢幕分成了兩部分,一邊直播女二的出場,一邊給艾琳這邊收尾。

滕雲朔也跟著艾琳站起來,他很高,大概比艾琳高出半個頭。

滕雲朔兩步走到艾琳身邊,一隻手輕輕拉住艾琳的衣袖,一隻手捂住了艾琳領口彆在的收音器,然後他低下頭,湊在艾琳耳邊悄聲說:“艾導。”

他的聲音沉下來之後低醇微啞,跟當年那位主播的聲音一模一樣!

艾琳猛地抬頭,對上滕雲朔的眼睛,她好像被雷劈了一樣戰栗,完了,他認得我!他要揭穿我!這個節目要黃了!我的錢!!!

滕雲朔看著艾琳視死如歸的表情,依然捂著收音器,緩緩道:“如果你有你的劇本,我會陪你演到最後。”

直播間裡,觀眾聽不到兩個人的聲音,隻能看到兩個年輕姣好的麵容靠得很近,螢幕上的兩條心率指數都如同剛跳上岸的魚,上下翻飛。

-一品業主#大帥哥”,發的內容都是一些普通的生活記錄,但文案都有一種段子的感覺。艾琳無語地笑了,看來有這位男嘉賓,接下來一個月應該不會無聊。這個男三真名叫顧馳,26歲,各方麪條件都中上,搞笑男,幽默的同時把握分寸。【哈哈哈哈哈哈哈。】【節目組請的是什麼妖魔鬼怪啊。】【這個我一定會選!太好笑了!】第四位男嘉賓ID為一個雲朵的emoji圖案,頭像是一個漫畫少年,簽名是空的,背景是默認的,朋友圈……也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