畔南鄉 作品

計劃啟動

    

來,祝清筠會在情絲穀與蘇婧靈和徐似卿相逢,蘇婧靈會被幻境所困,你要幫助徐似卿在祝清筠之前找到蘇婧靈。”“行,又是這種破任務。”鐘如願把玩著髮帶。次日,兩人早早地上課路。快至目的地時,一股濃重的妖氣便瀰漫而來。“哈哈哈……公子~”空靈的聲音響起。“是樹妖,師弟小心!”祝清筠走近鐘如願的身邊。鐘如願召出一道靈符:“尋吾願,尋!”靈符飛出。“啊!”一女子立刻出現於眼前,嫵媚多姿,她似有些委屈:“公子,弄...-

這幾天,祝清筠的院子裡總會出現一位少年的身影。

少年高挑清瘦,湛藍色的衣袍隨著清風微微舞動,額前的碎髮和綁著髮帶的馬尾也微微飄著。

祝清筠有些納悶,眼前這個少年已經接連來了半個月,自己已經離開青穹山幾年,可是出了什麼事

祝清筠輕聲問了聲:“鐘師弟,你可是有事要與我說”

“師兄,哪有什麼事啊,這不是幾年冇見師兄,心裡有些掛念師兄。”少年的聲音有幾分清冷,但因年少還有些未退去的青澀。

這話令祝清筠背後一涼,他記得這個師弟之前都是喜歡獨來獨往,與他少有交集,現在他的所作所為實在令祝清筠不解。

“勞煩師弟掛唸了。”祝清筠說。

祝清筠把人帶進屋裡,給他倒了杯水,然後又說:“師弟要是有事就和我說,都是師兄弟,能幫上忙的我一定會幫忙。”

鐘如願喝了口水,然後看向祝清筠,笑得開朗:“師兄,我確實有事尋你幫忙。”

“何事?”

“師兄,我有任務在身,可是我一個人有些艱難,師兄可否幫幫師弟”鐘如願的食指點了點桌麵,眼神對上祝清筠的。

祝清筠懸著的心終於是落下了。

庭院裡的桃花此時開的正旺,偶有風吹過,花瓣紛紛飛落,鐘如願忍不住多看了一會兒。

而眼前的祝清筠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一隻手撐著腦袋,他垂著眼眸,密長的睫毛投下影,輕閉著的嘴唇紅而潤,皮膚白如雪,長髮整整齊齊地垂到了腰際,發如潑墨,一身白衣襯得他更似謫仙。

“還挺像那麼回事兒。”他小聲地說。

“什麼”祝清筠冇聽清。

“冇事兒,”他用手指了指那邊的山頭,又說:“師兄,那邊山有妖,會幻術,我們要多加小心呐。”

過後,祝清筠已經去準備此去的行李。

係統:“恭喜宿主,對方對你的好感度 1,愛情值 1,黑化值 0。結果為好感度11%,愛情值6%,黑化值10%,繼續加油!”

鐘如願看著眼前的介麵:“接下來的劇情是什麼?”

係統:“接下來,祝清筠會在情絲穀與蘇婧靈和徐似卿相逢,蘇婧靈會被幻境所困,你要幫助徐似卿在祝清筠之前找到蘇婧靈。”

“行,又是這種破任務。”鐘如願把玩著髮帶。

次日,兩人早早地上課路。

快至目的地時,一股濃重的妖氣便瀰漫而來。

“哈哈哈……公子~”空靈的聲音響起。

“是樹妖,師弟小心!”祝清筠走近鐘如願的身邊。

鐘如願召出一道靈符:“尋吾願,尋!”靈符飛出。

“啊!”一女子立刻出現於眼前,嫵媚多姿,她似有些委屈:“公子,弄疼人家了……一點都不懂的憐香惜玉~”話是這般說,可是她立刻移到了鐘如願麵前,而纖纖玉手也變成了藤條,將鐘如願的腰纏上,動人的笑了:“好俊的小郎君,剛剛是你打的我吧!打的青藤姐姐很痛呢~我看你那師兄長得真是好看,要不你把他留下,姐姐放你過去~”

鐘如願瞪大了眼睛,居然敢碰他的腰!

他身上的魔氣有些重。

劍光一閃,藤條被祝清筠斬斷,青藤縮起了藤條。

“姑娘,不允許傷害我師弟!”祝清筠手執著長劍——斷塵。

青藤接連被打傷兩次,已有些動怒:“不知好歹的傢夥,既然來了就都彆想走了!”那姣好的容貌此刻已經被藤蔓所替代。

藤蔓越長越長,紛紛向兩人進攻。兩人原本站一塊卻被這藤蔓打散了。

兩人揮劍斬斷藤蔓,可是卻越長越長,青藤似乎很開心:“哈哈哈,怎麼樣啊?小郎君~”

介麵彈出:需要幫忙嗎?消耗10顆靈石,你現在擁有靈石數為5顆。

“你是腦子有大洞嗎?信不信我劈爛你!”

“抱歉,您的靈石數不足。”

鐘如願現在想劈爛這個係統!

耳邊傳來祝清筠溫潤的聲音:“灼日,去吧!”一道靈符飛出。

藤蔓立刻被點燃了,藤蔓也在收縮。

“啊啊啊!!!”青藤因疼痛而發聲,又變回了女子的模樣。

“好討厭,欺負人家一個弱女子~我輸了,你們進去吧。”

“多謝姑娘,方纔在下多有冒犯,還望姑娘海涵。”

青藤伸出手遞出一個藤圈,然後說:“這是我的一個法寶,看你長得好看,送給你了,希望能幫到你。”

祝清筠接過,莞爾一笑:“在下多謝姑娘。”

“二位真是令我感動~”鐘如願抱著手,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青藤有些臉紅,很快轉身走跑了。青藤已經走遠,可祝清筠還站著原地不動。

鐘如願笑出了聲:“師兄是捨不得走了不走的話你留這吧,我先走了。”說完抬起步便走。

祝清筠追上他,說:“師弟誤會了,答應師弟的事情怎麼會反悔。”

係統:“恭喜宿主,獲得靈石 10。結果為晶石5顆,能量石5顆,靈石15顆,再接再厲!”

“祝清筠的攻略進度呢?”

“好感值20%,愛情值6%,黑化值10%。”

鐘如願靠近祝清筠,湊近了說:“師兄,我有些渴了,你去給我打個水吧。”

祝清筠走後,他找了塊隱蔽的地方,解開了腰帶。

腰上的印記已經顯現,眼睛又有些血絲,他現在疼痛難忍,這個印記是詛咒。

他的母親是魔族女,父親是青穹山的人,後麵父親另娶了其他人,母親鬱鬱寡歡生下他,但她因痛恨,給鐘如願下了詛咒,每個月中旬,都會發作一次,會讓他生不如死,如萬蟻食肉,心如刀絞,這也就是他命短的原因。

他修的是青穹山的道,而自己身上留著一半魔族的血,會遭反噬,所以總不愛和眾弟子修煉。

他額頭已經佈滿了汗水,牙齒被磨得咯咯響,手緊緊抓著草地,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傍晚,等到他清醒時,手裡正握著一把濕潤的土。

他起身,整理好衣襟,趕忙去找祝清筠。

他喚出係統:“祝清筠現在在哪?”

係統:“正在定位,請稍等……樹林後方,西南側方向,正在追蹤。”

鐘如願按著係統提供的路線,終於找到了祝清筠,他此刻有些失落,地上有幾張廢了的靈符,是追蹤符!

鐘如願臉上又掛上了往常的笑:“師兄!”

祝清筠抬起了眼,原本黯淡的目光此時又亮了起來,他向鐘如願跑來:“師弟,你剛剛去哪了?我找了你許久,找不到,追蹤符也冇用。”

鐘如願輕輕拍了拍祝清筠的肩膀:“師兄,你打水的時候太慢了,我有些困,找了塊地方睡覺,之前睡覺總是被師兄們用追蹤符找到,吵我睡覺,於是我習慣設下結界,這樣追蹤符就找不到我了,抱歉,讓你擔心了。”

“以後不許這樣了,一定要讓我找到你,我答應你,一定不到擾你睡覺。”祝清筠說,他的頭髮有些亂了,也粘了幾片落葉,衣服也被刮破了點,原本謫仙般的人,此刻有些可憐。

鐘如願為他去下頭上的葉子,然後說:“師兄,你現在的模樣,感覺像找不到孃親的孩子。”

祝清筠不解,問:“為什麼是找不到孃親的孩子”

鐘如願抱著雙手,雲淡風輕:“冇什麼,亂說的,太陽快落山了,我們找塊地方歇歇腳吧。”

說完,他已經輕快的走了,祝清筠隨後也跟著去。

夕陽下,兩人並肩而行,穿過了這片樹林。

-師兄!”祝清筠抬起了眼,原本黯淡的目光此時又亮了起來,他向鐘如願跑來:“師弟,你剛剛去哪了?我找了你許久,找不到,追蹤符也冇用。”鐘如願輕輕拍了拍祝清筠的肩膀:“師兄,你打水的時候太慢了,我有些困,找了塊地方睡覺,之前睡覺總是被師兄們用追蹤符找到,吵我睡覺,於是我習慣設下結界,這樣追蹤符就找不到我了,抱歉,讓你擔心了。”“以後不許這樣了,一定要讓我找到你,我答應你,一定不到擾你睡覺。”祝清筠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