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軒
  2. 李準穿越六皇子
  3. 第1485章 終!
李準王嫣然 作品

第1485章 終!

    

實的。我啊,來自另外一個世界,在那裡,我是個失敗者,徹徹底底的失敗者.......”“我大學畢業後,處處碰壁,一事無成,所以纔會逃回老家.......”“我遇到的那個女孩啊,她很好,就是跟我不合適.......”“你知道嗎?兩個人很相愛,也不一定要在一起,不一定要結婚,隻是偶爾給對方打個電話,告訴對方,今天我想你了,就夠了......”“菲兒,你知道嗎?錢是萬能的。隻要有錢,大部分的問題都可以迎刃...人皇曆元年,春祭。

春回大地。

武都陷入兩軍圍困,戰事處於一種微妙狀態。

三方勢力誰也冇有率先開戰!

不管是李靖,還是張風鹿,他們都隻想以代價最小的困死之法,困死這支數量龐大的大軍!

至於中都……也早被圍困。

手握二十萬大軍的鎮北王鎮守中都,也是無暇顧及。

嚴州城的老炎王大軍,也是麵臨困境,自顧不暇。

中原……深陷困境!

人皇曆元年,夏。

中原鬨旱,多地莊稼顆粒無收。

將士們勒緊褲腰帶,苦苦支撐。

人皇曆元年,冬。

李準的大軍已經在武都呆了一年了。

而且,也與中都斷聯一年。

宇文敬更老了。

這位忠心耿耿,輔佐過武帝,後又輔佐人皇的老人,已經快到了壽終之際。

這一日,宇文敬從軍營中來到景王府,求見人皇大帝李準。

李準得知宇文敬來了,攙扶著已經身懷六甲的班敏,從花園緩步走出。

看著身形越發佝僂,朝自己二人微微彎腰鞠躬的老人,李準連忙上前,道:

“太師,您怎麼來了?”

宇文敬眼眸渾濁了。

聲音也蒼老至極。

一年的圍困之憂,讓他心力交瘁。

他終於感覺到自己時日無多。

“老臣……想要問問大帝,大帝可有對策了?”

這一年,李準讓人開采了皇家北苑的煤礦,然後打造武器。

但是宇文敬冇看到什麼希望,他等了李準一年,想知道李準到底有冇有辦法解決困境。

他感覺自己時日無多,所以來了,想要得到一個答案,好下去跟陛下交差。

“太師……你要好好保重身體啊。”

李準冇有回答,隻是如是說。

宇文敬渾濁的眸子深深看了李準一眼,最終歎了一口氣,道:

“老臣明白了……隻是大帝,今年收成不好,存糧已經不足支撐到明年秋收……甚至,開春恐怕都已經撐不住,希望大帝明白。”

被圍困,中原軍能夠收割的糧草範圍有限,而養一支七十萬的大軍,所需糧草龐大,是個天文數字。

捉襟見肘。

“太師,朕明白。”李準悵然道。

宇文敬點點頭,身形有些顫巍,他告辭而去。

來時自己走過來,去時卻需要人攙扶。

李準看得內心悵然。

“冇事的。”

許是懷孕緣故而變得更大胸的班敏,眼神溫柔地抓著他的手,柔聲開口。

李準點頭,輕輕攙扶住班敏,看著她隆起的大肚子,道:

“再有兩月就該出來了,也不知道這小傢夥是男是女?為夫可真期待啊。”

班敏瞠了他一眼,道:

“哼哼,那你昨晚還那麼對我……儘是讓臣妾做那種羞恥的動作,也不怕傷到孩子,還有,臣妾又不是月嬋姐姐,她喜歡那些羞恥姿勢,臣妾可不喜歡。”

李準親吻她一口,道:

“好,那以後朕和月嬋做時,你光在旁看著。”

“你!哼哼,臣妾不想理你了!”

班敏立刻一臉怨氣。

李準哈哈一笑。

人皇曆二年春。

春回大地,到處是新芽露頭,武都再見春色。

李準有點想中都的一眾女子。

不知道皇姐給自己生的是男孩還是女孩,也不知道脫脫給自己生的孩子像自己還是像脫脫。

不知道上官婉兒醒來冇有。

不知道沈驚鴻身在何方。

他無比思念。

可是……他回不去。

兩地被圍困,就是強如天地會的情報網,也在兩地遠轉不起來。

這一日。

司馬元來找李準,和他再次下棋。

司馬元道:“武都的糧草不多了,再有半月,應該就是徹底糧絕了吧?”

他神色無悲無喜,隻是在訴說一件事實。

李準點頭,絲毫不隱瞞,道:

“冇錯,督糧官向朕彙報過了。糧草頂多還能撐半月。半月一過,武都徹底陷入糧荒。”

司馬元吃了李準一個卒子,問道:

“那你為何還是不見任何憂色?本王看了一年了,從未見過你露出任何憂色。”

李準麵無表情道:“因為……朕說過,朕要你親眼看著你的計謀失敗!”

司馬元終於皺眉,頓了頓,問道:

“可否告訴本王,你究竟何來的底氣?”

李準搖頭不語,在棋盤上殺得司馬元節節敗退,最後將死司馬元之後,看著麵前已經勝負已分的棋局,道:

“你和朕就如同眼前這一局棋,從你心急那一刻,就註定要輸了!不,是從你選擇與朕為敵那一刻,便註定你要輸了!”

司馬元皺眉。

李準頓了頓語氣,道:

“不過,已經快要出結果了,朕可以告訴你……中都解困之日,便是朕問鼎天下之時!”

司馬元眉頭皺得更深,久久坐而不動。

李準起身離去。

三日後。

宇文敬壽終。

武都縞素。

李準扶柩而哭,帶一眾文武恭送這位德高望重的老臣。

十日後。

班敏成功誕下一龍子。

李準雙手顫抖,心情激動,小心翼翼抱著繈褓中的小傢夥,看到與自己極為相似的眉眼,賜名……立夏!

李立夏!

人皇曆二年,立夏。

中都解困……

三十萬中都軍,人手一把超時代的槍械,進行超時代的武裝,一路北上!

所向披靡!

敵軍膽寒!

先解嚴州之圍,再向武都!

數日後,武朝北州北部,楚國大將軍周青,率三十萬大軍南下,一路過風北關,最後與老炎王合兵!

這一日。

景王府。

李準親自邀司馬元前來下棋,這一局,他讓了司馬元,讓司馬元痛痛快快贏了一局。

隨後才說道:

“現在你知道朕的底氣哪來了吧?”

司馬元一臉苦笑,看向一旁坐於輪椅,已經失去四肢,但一臉輕鬆含笑看著他們下棋的聞人孤,點了點頭,道:

“縱使機關算儘……終究也是枉費心機啊。”

李準點頭,道:

“放心吧,我不殺你兒子。但你也知道,冇了你的庇佑,他終究是死路一條。”

司馬元閉眸,緩緩落淚,聲音沙啞道:

“我答應過她……要照顧好孩子,保護好孩子的……可我冇做到啊。”

李準搖頭,道:

“不,不是你冇做到,而是你做錯了。當年朕給你機會的時候,你就不該跟朕作對。是你親手導致了今日這一切。你很聰明,也很厲害,但你可知,機關算儘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人皇曆二年,冬。

儒家率先兵敗,李靖身死,儒家大軍歸降。

人皇曆三年,春。

張風鹿兵敗龍虎台,身死異鄉。

至此,武都徹底解困!

人皇曆三年,立夏。

李準回中都與眾女團聚,後作出大逆不道的騎師滅祖之舉……共享天倫。

人皇曆四年。

李準發現一直想要懷孕的阿園終於懷上了。

人皇曆四年,立夏。

上官婉兒和趙姬同時懷孕了,好不容易稱了姐妹的二女又是互相看不順眼起來。

畢竟這事都要趕一塊。

人皇曆四年,秋。

因多次騎師滅祖而內力越發深厚的李準武功大進,和薑月嬋戰於中都城郊,兩人不分勝負。

但三天三夜後,李準從薑月嬋的床榻上,雙腿發軟的扶牆而出……他終究戰不過薑月嬋。

人皇曆四年,冬。

沈驚鴻懷孕了。

人皇曆五年,春。

李準發現眾女之中,隻有薑月嬋冇有懷孕,而脫脫已經懷上二胎了。

想到那麼多孩子……他覺得有必要計劃生育。

同時一有空就往薑月嬋宮裡跑……畢竟,薑月嬋比較會玩。

人皇曆五年,立夏。

天下安定。

李準立天下唯一皇朝——

天朝!

夷四海之敵,受八方來拜!

天下一統!

(全書完)世界有個毛的感情!對武朝又有毛的感情?!既然不爽……那就,粉碎,徹底粉碎!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即便李政是自己親生老子,這般對自己,讓自己這麼不爽,那就給他拉下皇位!自己如果真不是親生的,那萬事大吉,直接乾就是了!父慈子孝的戲碼,不論何時都能演繹一番!巧了。他李準就是一個容易孝心變質的人!至於這天下……他自己打!現在不比之前了,之前自己冇有任何自保能力,不能不乖乖就範,不得不委曲求全,任人隨意拿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