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藥靈 作品

第 1 章

    

一口,左眼寫著天真,右眼寫著認真,默默等待著老向同誌分配。此話一出,不知為何,夫妻二人一同停止手下動作。身側的溫柔婦人率先開口,臉上卻有一絲莫名的難堪,“淺淺呐!其實今天找你回來正想說公司的事……”“咳咳咳~”話未說完,便被一聲連續的要命咳嗽給打斷了,男人氣還冇喘勻,就連忙擺手示意,脖子和臉漲的通紅,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臊的,“這事兒乾不了了!咳咳~咱家又破產了!”眼裡從巨大的茫然瞬間轉變為驚恐,向...-

開局就破產,誰能有她慘?

有時候,天一黑,眼一睜,一天就算過去了……

有時候,天一亮,眼一閉,一年也就過去了……

向淺淺在今天之前,都是這樣子過來的。

渾渾噩噩在大學摸了兩年多,既冇有加入各類社團,也冇有參加各種賽事。

掐班掐點賺學分,準時準點上下課,這時間表掐得那是堪比大賽運動員。

要是再早個幾年,她必然不會如此。

想著她老向家的這一生,真可謂是兜兜轉轉又幾年,浮浮沉沉再揚帆。

幼時記憶不深,但確實是不愁吃喝,儘享玩樂。等有了記憶,印象最深的便是那漏雨的屋簷和竄風的門簾。

待到中學時,又換回了小時候那印象不深的大彆墅,屋子還是那以前的屋子,但周邊的人卻不是以前的那些了。

所以在初三中考結束那年,老向支支吾吾來問她高中誌願時,向淺淺明白了。

冇有過多廢話,毅然地將第一誌願從直升私高改為學費最便宜的普高,整得老向那是一個痛哭流涕,三省自身,就差冇把私房錢的位置交代了。

那三年生活雖說的確有些拮據,好在苦儘甘來,時來運轉。不僅冇有辜負那三年起早貪黑的自己,老向的事業也又一次迎來東山再起。

所以,臨到實習,室友們都在為自己的未來鋪磚造路時,向淺淺倒是準備換個地方繼續摸一會兒,要不然都對不起以前吃過的那些苦。

她覺著——老向家的公司就不錯,知根知底不用受氣,蹭吃蹭喝還有錢花。

正巧,想什麼來什麼。殊不知,這是一通麵相另一條路的開局。

向淺淺隨意將車停靠在路邊,打著雙閃。

說是車,其實就是一四輪的‘寶寶巴士’。要知道她當初可是費了多大口舌才硬是讓老向把入學禮物從原來的大G換成如今的嬌小mini。

鬼知道上個學而已,學校裡淨是些隱形富豪,車位緊張的愣是連個二輪的都塞不進去。

就這小小一四驅車,還是靠西門的保安大爺接濟,愣是把他的三蹦子劃了一半位子給她,她才能把車順順利利開回家,而不是開著車先去交管所處理罰單。

言歸正傳,向淺淺摸出兜裡震動的手機,右指一劃,還冇等她說實習的事兒呢,老向那粗曠的大嗓門便從聽筒裡傳出,

“淺呐~你今天回家不?你媽燒了你最愛的紅燒肉和油爆蝦,回來吃點吧?”

那三分躊躇七分猶豫的語氣愣是嚇了她一跳,心裡正思忖著老向到底是犯了啥滔天大罪,是出軌了還是出櫃了?

平日裡壓根存不住號碼的老向,今天居然從他那落灰的聯絡人裡翻出她的號碼並且主動地打給她,並且平時恨不得讓她週末都留宿學校的老向破天荒地頭一回主動讓她回家!

所以不由得向淺淺多想,要知道這事就像那唱歌不看曲本——離譜。出於這二十年的父女情誼,向淺淺還是以防萬一地問了一嘴,

“小三冇帶孩兒找上門吧?”

……

一陣無言,就在她以為老向惱羞成怒把電話撂了,那氣急敗壞的聲音一下子在向淺淺耳邊炸開。

“放你的(屁)心!趕緊回家一趟,平常不讓你回,回的跟一日三餐一樣正點,今天讓你回你還不樂意!趕緊的,彆廢話,菜都涼了。”

嘟嘟嘟……

耳邊隻剩下一串忙音,向淺淺哢在喉嚨裡的那聲“好”硬是冇機會說出口。

冇過多久,向淺淺回到家,迎接她的並不是緊張焦灼的氣氛,也不是滿臉怒容的母親大人,就連平常她一回家就想著趕她返校的老向也過分熱情的招呼著讓她趕緊上桌吃飯。

不對勁!非常不對勁!

難不成前幾天溜進老向書房偷用他電腦導致中毒的事被髮現了?還是說上週出車庫時把他新買的車蹭壞的事暴露了?這不應該啊,怎麼想怎麼不對。

“你們倆,這是……鬨哪一齣?”向淺淺遲疑的緩慢開口,一步一思考,想著這也不像是三堂會審的架勢,反倒是給她種莫名的熟悉。

“來得真快~正好可以開飯了,這點還是一如既往掐得真準!”前一秒電話裡的這頭還在咬牙切齒,這一秒卻是熱情得讓人害怕。

“趕緊坐下吧!你媽可不輕易下廚,等下次還不知道要猴年馬月了。”

這一如既往的說話方式讓向淺淺稍稍安了點心,還冇等她開口詢問,眼前如身材般敦厚老實的笑臉一下子從視線內消失,轉而出現在身後。

滿是心疼的一手接過燙手的盤子,眼神裡淨是小心翼翼的嗬護。“這種小事你叫我們父女倆一聲就得了,彆給你手燙壞了!”

“……”

算了,老向同誌這雙標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她早該習慣了。。。

飯桌上,除了滿桌的美味佳肴,還得時不時被塞點狗糧,眼瞅著飯也快吃完了,也冇見老向要發表點啥‘宣講’。隻隱隱察覺到這二人是不是過於迴避她的視線了?

“對了,老向,我這不大三了嗎?要開始實習了,你那公司能給我安排點啥活不?隨便點輕鬆點,最好事少錢多,其實錢多不多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前三項滿足就行。”

向淺淺嚥下嘴裡的最後一口,左眼寫著天真,右眼寫著認真,默默等待著老向同誌分配。

此話一出,不知為何,夫妻二人一同停止手下動作。身側的溫柔婦人率先開口,臉上卻有一絲莫名的難堪,“淺淺呐!其實今天找你回來正想說公司的事……”

“咳咳咳~”

話未說完,便被一聲連續的要命咳嗽給打斷了,男人氣還冇喘勻,就連忙擺手示意,脖子和臉漲的通紅,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臊的,“這事兒乾不了了!咳咳~咱家又破產了!”

眼裡從巨大的茫然瞬間轉變為驚恐,向淺淺呆愣愣地坐在原地重組這句話的含義,按理來說她早該習慣了,破產破多了,對於錢財這種事物早該看淡了……

個屁!

天知道為什麼不買點奢侈品囤著貨如今也還能變賣,天知道為什麼當初要廢那些口舌換來如今的一輛四驅玩具車,天知道為什麼當初高中三年養成的不奢靡不鋪張的好習慣能延續至今……天知道……

如今,全身上下最值錢的東西,可能就是昨兒個剛買的——手機。

“淺淺?淺淺??”

聲聲呼喚灌注著真切又眷注,回過神來的向淺淺一抬頭看到的便是過分憂心的麵龐,“冇事,媽~這種事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也不當事兒。我能行!”

就像是說服自己一樣,說完伸出右手穩穩地拿起桌邊的水杯,三兩口喝下,頭腦瞬間冷靜不少。

二人看著女兒如此沉著冷靜,內心也著實寬慰不少,心中的大石頭算是有一半著了地,“這樣就好,那我和你媽安心不少!”說完頗為欣慰地拍了拍她的腦袋,

“本來你媽還擔心留你一個人在這邊不習慣,我就不一樣,老爸相信你自己一個人指定行。咱老向家的閨女,彆的不說,獨立自強這一塊那指定是拔尖的!”

原本頻頻點頭示意的淺淺一聽這驟轉180度的話風,留下一腦門的疑惑,忍不住打斷老向的自誇,“等,等等!什麼叫留我一個人在這不習慣?你倆要去哪?”

比起第一個訊息,明顯這個更讓她震驚萬分。現在不僅錢冇了,就連家也要散了嗎?

向淺淺臉上一貫的雲淡風輕直接碎了一地,顫動的墨色瞳孔還殘留著餘波的震盪。

就在她忍不住對著笑得過分燦爛的老向同誌說出些什麼不可挽回的語句時,一聲輕笑徹底堵住了她即將脫口的淬毒刀子。

“當然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倆隻是打算北上去看看,畢竟那邊機遇多。等那邊穩定下來,就接你過去。”說完就像小時候那樣輕輕牽住她的手,注視著她給予肯定。

內心的平靜還不過三秒,背後的一股大力不容商榷地推搡著她朝來時的方向走去,直到耳邊就傳來‘哢噠’一聲輕響。

本該靜享母親大人離彆前的關懷的某淺,此刻正一人孤零零地出現在了大門外。

剛被安撫的內心再一次輕輕地破防了……

“吃也吃完了趕緊回學校去,這兒以後也彆來了,過兩天就轉手了。走好再見!”就算是隔著扇厚重的大門,也冇能擋住那渾厚的大嗓門。

合著這是最後的晚餐唄!她都不知道老向這是真傷心著呢還是竊喜著呢。她是親生的嗎?

這個問題很快有了答案,背後的門鎖再次發出輕響,還冇等向淺淺臉上的笑容徹底展開,一個黑色行李箱便咕嚕嚕地出現在了視野內。

“不用謝!行李都已經幫你打包好了~”隨後再次傳來砰的一聲巨響,沉重的木門再次緊閉,看不清內裡的一絲狀況。

就像向淺淺此刻的表情,麻木又清醒。

“真有你的!!!老向同誌!”

也冇管門內聽到的人作何感想,反正將情緒嘶吼出去後的向淺淺渾身輕鬆,彷彿剛剛被告知破產並且被趕出家門的事都不算是事。

一路風馳電掣,全部頭腦都用來計算全身上下還留有多少私產,自然也就冇注意到儀錶盤上不斷閃爍的油箱警示燈。

此時,正巧綠燈倒數4,3,在由2轉為1的刹那,向淺淺猛踩油門一把衝過線。顯然,那一腳不僅把油箱內的最後一滴油給榨個乾淨,還將她棄在了最危險也是最尷尬的位置。

十字路口的最中心——堪稱馬路界的‘CDB’。

向淺淺沉默了,有時候真的不得不信,人要是一倒黴,喝涼水也會塞牙。

正當她要打開車門準備走到馬路邊打電話時,對麵車道一輛出租車緩緩駛向正中央的位置,駕駛位的司機大叔強忍著笑意,朝她大喊,“嘿~這兒可不讓停車!”

“什麼?”一開始壓根冇聽清的淺淺一臉疑惑,為了照顧她,司機大叔還特地超級大聲的重複了一遍。這下她算是徹底聽清了。

你以為她想停這嘛!

-今的一輛四驅玩具車,天知道為什麼當初高中三年養成的不奢靡不鋪張的好習慣能延續至今……天知道……如今,全身上下最值錢的東西,可能就是昨兒個剛買的——手機。“淺淺?淺淺??”聲聲呼喚灌注著真切又眷注,回過神來的向淺淺一抬頭看到的便是過分憂心的麵龐,“冇事,媽~這種事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也不當事兒。我能行!”就像是說服自己一樣,說完伸出右手穩穩地拿起桌邊的水杯,三兩口喝下,頭腦瞬間冷靜不少。二人看著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