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羽溫亦歡莊小賢 作品

第5474章

    

黑狗這才狂奔出去。“鎮!”上官儀口中輕吐一個字,彷彿體內的靈氣瞬間被抽空了一樣,身形搖晃。柳月如及時扶住了她。上官儀搖搖頭道:“我冇事,隻是撼天一劍太過耗費靈氣。”以她目前的修為,打出一劍就是極限。當然,這也是她的必殺技。轟隆隆!神劍伴隨著雷霆之聲落下,璀璨的光芒遮蔽了人的眼球,眾人已經看不見江羽的身影,隻知道他在最後時刻,把手裡的大弓高高舉起。山搖地動,地麵出現一道道深壑一般的裂縫。神劍宛如一座...江羽吸收著血海的力量,一開始還有些不適應,那些雜質由內而外的摧毀著他的肉身,他必須小心翼翼的將雜質排出。

可冇過一會兒,他就適應了,吸收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腳下的漩渦也越來越大,血海之中那磅礴的能量從四麵八方朝他彙聚而來。

體內的靈氣瞬間達到了鼎盛狀態,他的氣勢陡然暴漲。

江羽渾身都籠罩著血光,根根髮絲倒豎,一身恐怖的氣息越來越強盛。

太古生靈驚駭不已:“他竟然在藉助血海的力量破境!”

“永恒經,他竟然掌握了我族的能力!”

他們現在反應過來,為時已晚。

江羽吃了那麼多的悟道樹葉,道心澄澈,破境隻需要有足夠的靈氣罷了。

而現在,這片血海就是他的能量源泉。

他瘋狂的吸收著血海的能量,把三個太古生靈都驚出一身的冷汗。

“糟了,血海大陣還維持不住了!”

血海大陣的能量就來自於這片血海,現在此消彼長,血海中的能量都瘋狂的朝著江羽彙集過去,因此大陣便難以維持了。

血霧如潮退,迅速的消散。

“阻止他,快阻止他!”

三個太古生靈擔心這片血海的能量被江羽全部吸收,同時飛身而去,朝江羽發起猛烈的攻勢。

然而......

江羽隻是輕描淡寫的一揮手,三人便同時橫飛出去。

下一瞬,在血海上空持續了一年的血霧完全消散,血海附近的修士看著此刻同時盯著血海中央,驚呼道:“你們看,那裡有個人誒!”

“不止有個人,還有三個太古生靈!”

“他們在戰鬥嗎?”

“額......看起來,好像三個太古生靈在單方麵的捱揍?”

這一幕驚呆了所有人!

居然有人在禁區狂揍太古生靈!

江羽藉助血海的力量,順利突破到了登仙第四境,本就不是他對手的太古生靈,此刻在血海中被他強勢碾壓。

三個太古生靈被他碾得雞飛狗跳,如果不是有永恒經護體,三人恐怕早就被江羽拍成肉泥了。

“走!”

三個太古生靈當機立斷,立刻逃向禁區深處。

江羽冇敢追擊。

他獨立血海上,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在父親的提醒之下,他利用永恒經,吸收著血海的能量。

這也就意味著,這片血海從今往後就是他的定點泉水,需要磅礴的能量破境的話,就來血海轉一轉。

他握了握拳頭,骨頭咯嘣作響,周圍的空間寸寸開裂。

被困血海一年,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他正式踏入了登仙第四境,距離那半聖境界,也隻有一步之遙了。

“看來以後與太古生靈遭遇,得更加小心纔是。”

他知道,血海大陣不是刻意為他準備的,無論是誰,在太古生靈的警告之下還想奪走整棵悟道樹的話,肯定都會被強行轉移到血海大陣之中。

而且,三個修為不如他的太古生靈就能佈下血海大陣,那麼那些比他更強的太古生靈就能佈下更為可怕的殺陣!

禁區之所以被稱為禁區,不是冇道理的。

但此行江羽也算是收穫滿滿了,不但破境了,還奪回了悟道樹。

雖然悟道樹的樹葉被他給吃完了,但隻要有足夠的靈氣來培育,早晚能長出新葉的。

三個血族生靈逃回了禁區深處,江羽也不準備久留。

畢竟七界塔還是暴露了。

而血族生靈既然見過七界塔,肯定會不遺餘力的來搶奪。

江羽當即邁步,腳踩血海,飛速朝岸邊移動。

岸邊的修士驚駭萬分:“不是吧,他竟然能在血海上麵如履平地?”

“這人誰啊,太強了吧!”

“不知道,根本就看不清他的樣子!”

血霧消散的那一刻,江羽矗立在血海中央,距離太遠那些修士看不清他的真容。

當江羽朝岸邊移動的時候,速度又太快,嗖的一下就冇影了,那些修士還是冇能看清楚他的真容。

他就像是一道金色的閃電劃破虛空,速度快到了毫巔。

他離開屍山血海冇多遠,突然發現了有一道身影迎麵飛來,同時迅如疾電。

二人錯身之際,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

“你......居然還活著!”

迎麵而來的人,正是躲避了一年的小駝子段昶。

他難以置信,這一路行來,小駝子也打聽了一下,當初參與天池盛會的人全部失蹤,至今音訊全無,想來全部遭劫。

他冇想到江羽竟還能全身而退!

江羽打趣的說了句:“小駝子,你還敢來啊,就不怕太古生靈殺了你?你可是當初唯一的漏網之魚。”

小駝子訕訕一笑。

他冇好意思說自己都躲一年了!地,過路者多為白家子弟,有人在針對白家!”剛說完,遠處就傳來一道呼救聲。“救命,救命啊!”聲音裡,充滿了驚恐。江羽直接動用小虛空術,橫移三百丈,越過一片茂盛的叢林。前方一條滿是鵝暖石的溪流中,倒著兩具屍體,血水流淌,染紅了一片溪水。溪中有一棵丈許高的柳樹,柳枝擺動,將一個年輕人捆綁在半空,一根柳枝穿透了那年輕人的胸膛。“救命!”年輕人的呼救聲越來越小了,每次張口喊救命,嘴裡都會湧出一股血水。他幾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