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軒
  2. 火河
  3. 體育館
嶼南安 作品

體育館

    

席最後排,有一搭冇一搭的喝水。尤治溪則走出體育館,給她媽打了個電話,說新學校一切都好。而這一切都被那煜呈看在了眼裡。她回館內,看那煜呈還在那坐著,她瞬間玩性大發,嬉皮笑臉地問他“同學,你叫什麼?”他抬眸,看她眼裡的不耐煩早煙消雲散,淡淡的說“那煜呈。”“哦,我叫尤治溪,三點水的治,三點水的溪。”她瞭然,繼續說“那煜呈同學,有號碼嗎?請你多關照一下我。”他微點了一下頭,“嗖”的一下,礦泉水瓶飛到了垃...-

23年春

高三開學,尤治溪轉到了盛林國際高中。

班主任帶著她走完了轉學流程,就將課表以及校規校紀發到了她的號碼上。

她點開手機看,綁起來的高馬尾掉下來一綹,正好擋住了她的視線,她不在意的撩上去了。

正逢開學第一天的室內體育課,她去準備室換好了運動服,純黑的adidas常規款,在她細膩且黧黑的皮膚上映襯的很完美,她又將頭髮重新紮起,卷卷的髮尾甩在了後背。

她四處看看,打量著這個學校,找到了體育館,然後走過去。

尤治溪看到女生們三三兩兩的坐在觀眾席說話,有幾個女生開懷大笑,尤治溪隨即皺皺眉頭,但很快恢複如初。

走近過後,有一個笑起來甜甜的女生上前衝她招呼說“你好!你是新轉來的同學嗎?我叫章一慈,她叫孫徊。”尤治溪往她身後一看,發現原來還有個人,那個人被她拉在身後,說到這裡抬起頭看了治溪一眼,這就算是打過招呼了。

尤治溪對她點了點頭,說“我叫尤治溪,你好。”笑容淡淡。

上課鈴打響,學生們迅速整隊,就在尤治溪卷著馬尾正發著呆呢,“砰!”的一聲,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過去,尤治溪看見了一個長髮男生在那兒張著大嘴笑,顯然是他搞得惡作劇。

這時,剛纔那個找尤治溪搭訕的女孩打趣著說“遲揚!你有病!嚇死我們了。”旁邊的女生們也都附和著咂咂嘴小聲嘀咕著,從口型上看,似乎是在埋怨。

尤治溪順著嘈雜聲看去,從遲揚看到另一個男生身上,那個男生冇穿運動服,反而穿著乾淨的白t黑褲,膚色很白,頭髮好像有點發黃。

他注意到了她的目光,隨即對視。

一秒…

兩秒…

三秒…

他的目光移開,遊離去了男生那裡,尤治溪仍舊在看著他,從瞳孔看到堅實的後背,然後捋了捋髮尾,轉過了身。

“同學們,兩兩一組進行pk!迅速找人組隊。”這個看起來跟學生一樣年輕的男教練出聲。好嘛。來到新學校就要先麵對人際交往中獨自一人的情況,尤治溪心想。

她隨處看看,打算找一個跟她同處境的人組隊,隨後便看見那個男生坐在觀眾席第一排,手裡轉著手機,小臂上的紋身跟著他的動作一起轉動,仔細看,是一個黑色火焰的圖案,跟他的膚色很襯。

很快,場上形勢已經明確,尤治溪看他一直不為所動,於是先發製人,走上前,站到他對麵,說“同學,咱倆都落單了,不介意的話勉強一下。”

他聞聲抬頭望上她的目光,眼底坦蕩,但尤治溪從他眼裡看出了一絲不願意。

“同學,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就拒絕我。”他依舊保持原狀,當尤治溪感到搭訕失敗,想要默默轉頭走了的時候,他卻出聲“行。”

尤治溪的後背愣了一愣,隨後衝他微微點頭。

他倆一前一後,一黑一白。後邊那個斜了斜頭,把碎髮往後一抓。

遲揚看見那煜呈這麼快就和新同學勾搭上了,便兩指吹了個流氓哨,衝著那煜呈壞笑,心想,這倆人走在一起還蠻養眼的。

那煜呈斜了他一眼,一聲不吭,無語極了。

上課時間過半,尤治溪對於網球隻是略懂一二,要跟那煜呈這種網球大神操練,隻有一整局都在被那煜呈碾壓的情況。

她撿球撿的暴躁,臉上汗津津的,心想這男的真冇“謙讓”這點東西,心胸狹隘,度量好小一男的。

她使勁最後一發,打出去後襬擺手說“不玩了,冇意思。”

那煜呈看看她,什麼都冇說,眼低如墨,看不出任何情緒。

他徑自走向休息室,拿了瓶水坐在了觀眾席最後排,有一搭冇一搭的喝水。尤治溪則走出體育館,給她媽打了個電話,說新學校一切都好。

而這一切都被那煜呈看在了眼裡。

她回館內,看那煜呈還在那坐著,她瞬間玩性大發,嬉皮笑臉地問他“同學,你叫什麼?”

他抬眸,看她眼裡的不耐煩早煙消雲散,淡淡的說“那煜呈。”

“哦,我叫尤治溪,三點水的治,三點水的溪。”她瞭然,繼續說“那煜呈同學,有號碼嗎?請你多關照一下我。”

他微點了一下頭,“嗖”的一下,礦泉水瓶飛到了垃圾桶旁,他慢悠悠的拿走尤治溪運動短褲裡的手機,打開,輸入了他的號碼。

她被這動作一驚,但不漏聲色的又恢複原樣。這人,還真是出其不意。

她看了看他的號碼頭像,頭像是黑基底,左側耳朵,耳朵上有個明顯的耳洞,她點開備註,一下下打上了“NYC”。

她點擊ok,這時下課鈴正好響了,那煜呈大步流星的走了,留尤治溪一人站在原地。

-你不願意的話,那就拒絕我。”他依舊保持原狀,當尤治溪感到搭訕失敗,想要默默轉頭走了的時候,他卻出聲“行。”尤治溪的後背愣了一愣,隨後衝他微微點頭。他倆一前一後,一黑一白。後邊那個斜了斜頭,把碎髮往後一抓。遲揚看見那煜呈這麼快就和新同學勾搭上了,便兩指吹了個流氓哨,衝著那煜呈壞笑,心想,這倆人走在一起還蠻養眼的。那煜呈斜了他一眼,一聲不吭,無語極了。上課時間過半,尤治溪對於網球隻是略懂一二,要跟那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