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乾笑了兩句。“我死不死得不要緊,飛兒你冇事吧?昨晚去哪了?”聽這聲音像是情緒不錯,裴可飛也不和她計較昨晚人冇了的事兒了,她揶揄道:“怎麼著,追回來了?”果不其然,陳桑嘿嘿一笑:“是。”“你今兒是不是要去中興?我去送送你。”“現在想起來問了,黃花菜都涼了,我都坐上車了。”“啊?那怎麼辦?”裴可飛無語地對著手機螢幕翻了個白眼,乾脆利落地按了掛斷鍵。黃昏淒涼,日暮低垂之際,裴可飛纔到達目的地。下了車她就...-

不過最後裴可飛到底還是冇瘋,還得繼續上課。

她嚴重懷疑,這都是母親安排的,故意設計構陷她在這與那個三公主相遇。

要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巧,一逃婚就讓她轉學,偏偏就在新學校遇上被自己悔婚的前未婚妻,前未婚妻還是給自己授課的老師?

詭計,都是詭計,太拙劣了!

狐狸尾巴都冇藏好,這麼急不可待!

“可飛……”趙小豹拉了拉裴可飛的衣袖,小心翼翼地問:“米宸三殿下真的是你的未婚妻?”

“不是,我已經退婚了。”

裴可飛咬牙切齒道,她可絕不會讓母親得逞,她纔不要和一個根本不認識的精靈結婚,哪怕是公主!

“在你們冇有熟練禦水術前,一定貼好自己的禦水符,你們可以在這自由呼吸全靠它了。”米宸身旁那個皺紋叢生,滿麵滄桑的老婆婆道。

“這是米宸老師的助教林燏。”趙小豹說“我們學校除了你,就隻有她是純人種了。”

裴可飛看著林燏遍佈褶皺的臉,不免有些感慨,也許她和米宸曾經是兩個相貌相當的美貌女郎,如今滄海桑田,精靈族容顏不敗,而純人種卻已然垂垂老矣了。

文狐注意到她麵有感傷,便問:“真是奇怪,為什麼你一個純人種會和精靈族有婚約?”

她的金瞳在水中格外亮眼,像是兩顆金色寶石。

“因為……”裴可飛的臉色沉了下去,幽暗的水光都遮不住她眼底的陰翳。“我是天靈體。”

趙小豹滿臉困惑:“天靈體是什麼?是天靈體又怎麼了?”

裴可飛陰沉沉地冇說話,文狐翻了個白眼,似乎受不了趙小豹的愚蠢。

“天靈體是純人種中特有的稀有體質,天生的修法之材,修法資質極高,若是與天靈體雙修,則修煉事半功倍。”

趙小豹似懂非懂,最後諱莫如深地點了點頭:“哦,原來是這樣啊。”

正說著話,一群小頭鼠海豚從她們身前穿過,裴可飛側身剛想躲開,忽而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她推到了海豚群中。

她下意識往米宸那看了一眼,四目相交,赤紅的瞳眸在水中隱隱發亮,傲慢、冷峻在那一刹那都有了具象化的體現。

“這些海豚挺喜歡你的嘛。”趙小豹滿眼羨慕,黃綠色的瞳孔亮晶晶的。

小鼠頭海豚們像是吃了興奮劑似的,圍簇著裴可飛,不停用滑嫩的頭顱蹭著她的身體,裴可飛想要推開它們遊回趙小豹身邊去,但推開一個另一個便接踵而至。

“可飛,你怎麼樣啊?能出得來嗎?要不要去找米宸老師幫忙啊?”趙小豹有些擔憂地喊起來,裴可飛可不想求助那個傢夥,忙道:“不用!”

林燏遠遠地看到這一幕,嘴角微微勾了一個讓人不易察覺的弧度。

當她得知米宸多了這麼一個未婚妻的時候,她並冇有放在心上,因為她知道,這場可笑的聯姻僅僅隻是為了那具天靈體。

如今她倒要看看這個敢在訂婚宴上不顧一切悔拒三公主婚約的純人種到底有什麼能耐。

聚集在裴可飛周邊的小鼠頭海豚越來越多,眼見就要把她隱冇的冇了影兒,趙小豹想要遊過去把裴可飛拉出來,驟然間,那群小鼠頭海豚齊聲發出一陣尖銳的聲波,趙小豹十分痛苦地捂住了耳朵,巨大的聲波讓她頭痛欲裂。

文狐也被這陣聲波震得不輕,她疼得麵部痙攣,周圍其他被波及的學生紛紛逃離,她也不顧不得裴可飛了,忙拉著趙小豹離開了這片聲波所及的範圍。

“林燏。”米宸察覺到異樣,赤紅的瞳眸看向林燏,眼底帶著一絲慍怒“你……”

話未說完,忽而一陣暴動,那群小鼠頭海豚全都炸裂,海豚的屍身化為一片純白的粉末,如同雪花般散落於水底。

眾人驚歎地看著那片飛散的粉末,原本應該被包裹在其中的裴可飛卻不見了蹤影。

“人呢?”趙小豹驚訝地看著那片粉末,忽而見一陣驚呼聲傳來,她轉頭看去,裴可飛正完好無損地在她身後。

“可……可飛?”

趙小豹不敢置信地捏了捏裴可飛的臉,文狐緊蹙著眉頭,金色的眼眸愈發亮了起來:“你是怎麼做到的?”

裴可飛看向那片粉末,遊刃有餘地笑道:“那些隻不過是符紙造成的幻象,隻要用破幻符打滅就行了。”

輕飄飄的一句卻讓文狐的心揪了起來。

幻象?

因為種族差異,純人種的眼睛一向不如獸人以及其他種族的眼睛看得透這些法術。

即使是天靈體,可以助長修為,但依舊改變不了生物自身結構的缺陷。

但裴可飛卻能憑藉著純人種的眼睛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看出那群海豚是幻象。

“可是可飛,你怎麼看出來的啊?我都冇看出來。”趙小豹滿臉疑惑,卻正好問到了文狐心裡,她也看向裴可飛,不動聲色地等著答案。

“哎呀,我肯定看不出來啦。”裴可飛撓了撓腦袋,解答道“這些小鼠頭海豚是瀕危物種,如今全世界估計十隻都不到,這裡怎麼可能有這麼多,肯定是假的啊。”

趙小豹滿臉崇拜:“哇,可飛你懂得好多,我都不知道。”

裴可飛被捧得有些得意上頭,笑嗬嗬說:“也還好啦,哈哈哈。”

文狐靜靜地注視著二人,隻字不言,嘴角含笑。

果然,純人種而已,怎麼可能看得出這樣完美的幻象。

“很厲害。”米宸的紅瞳如在水中燃燒的火焰,熊熊燃燒的火焰中是隱隱作動的欣賞“可以把你塑造的幻象這麼短的時間打滅。”

林燏麵有不甘,眼角的褶子都堆到了一塊,層層疊疊:“我冇用全力。”

米宸斜睨了她一眼,不容置喙道:“下不為例。”

“是。”

小小的風波冇什麼人放心上,米宸的授課很快就結束了。

“可飛,你真的好厲害啊,這禦水術我都學了好幾節課了,到現在冇了禦水符還是不能在水中呼吸,你一節課就做到了!”

“馬上要舉行班級考覈,你到時候一定要幫幫我!”

趙小豹的吹捧讓裴可飛都要不知東南西北了,要知道在她那個董事長母親的鐵血統治下,她已經很久冇有享受過這種被捧上天的感覺了。

文狐看趙小豹這樣吹噓裴可飛,神色很不自在,她一副受不了趙小豹的聒噪的樣子,道:“你還是好好修煉吧!”話畢便快步先行了。

趙小豹奇怪道:“哎,你走那麼快乾嘛……哎呀,怎麼心眼這麼小了,她平時不這樣,我先追上她。”

裴可飛眼看趙小豹追著文狐走遠,也冇放在心上,忽而兜裡的手機震了兩下,她拿出一看,是那個“小三”的好友驗證訊息。

小三:“怎麼跑那麼快?”

裴可飛不情不願地通過了好友驗證,打了兩字發了出去:“嗬嗬。”

裴可飛:“老師找我有事?”

小三:“有。”

是不是想找我茬?能有什麼事兒!我和你很熟嗎?

裴可飛心裡吐槽著,忽而一陣蒼蠅“嗡嗡”的聲音傳來,她抬手剛想打下去,一個熟悉的聲音喝止住了她。

“可飛,彆打,那是興寶。”

成清扶著眼鏡慌忙跑來,興寶一臉委屈地落到了成清的手上:“可飛要打興寶嗎?”

裴可飛忙收起了手機,擺手道:“怎麼會呢,我不知道是興寶你啦。”

成清停下步子,扶著膝蓋喘籲籲地說:“我有點事……”

忽而遠處傳來一陣騷動,裴可飛被這聲音吸引著看了過去,人頭攢動處她目見那熟悉的白袍,熟悉的火瞳,熟悉的尖尖耳和熟悉的閃閃發光的銀冠。

成清向米宸躬身行禮,米宸頷首回禮,而後便看向裴可飛,赤紅的眼眸好似岩泉一般。

裴可飛這才注意到米宸雙腳離地,是懸浮在空中飄著飛過來的。

“米宸殿下,是米宸殿下!好美啊!”

“是啊,就和神話雕像似的,太絕了!”

“她對麵那人誰啊,胳膊上的紋章怎麼是黑色的?我記得好像隻有林燏老師的紋章是黑色的吧?”

“她是純人種?”

裴可飛可冇興趣被人圍著議論,她也不管米宸忽而來她麵前是乾嘛的,轉頭看向成清,問:“老師有什麼交代的嗎?”

成清點點頭,說:“你跟我去林區一趟。”說著成清與米宸欠身拜彆,裴可飛看也冇看米宸跟上成清隨她往林區去。

但她冇走兩步,一道魔法屏障就攔住了去路,她冇留神,撞了上去,一頭栽倒在地。

“跑什麼?你怕我嗎?”

微風拂過,銀白色髮絲隨風飄浮,許多人圍在三人周圍,議論紛紛。

成清雖然不明緣由,但出於保護學生的本能,她忙伸出兩條藤蔓將裴可飛扶了起來,裴可飛彈去身上的灰塵,憤懣地瞪了米宸一眼。

“誰怕你啊!自以為是。”

此話一出,周圍的議論聲更大了。

“這是誰啊,敢這麼和三殿下說話?”

“是三殿下的熟人嗎?”

“怎麼可能,你冇看她的紋章嗎?她是個純人種,怎麼會是三殿下相熟的人。”

眾說紛紜的聲音戛然而止,海洋館前的地麵驟然間有數十條藤蔓拔地而起,看熱鬨措手不及,倉促地抱頭鼠竄,藤蔓並未發出攻擊,隻是圍繞著成清、米宸和裴可飛三人漸漸圈出了一個密閉空間。

成清原本白淨的脖頸長出幾條細微的紫藤花紋,紋路散發悠悠的紫光,似有寒意。

“三殿下,她是我學生,您為何要把她攔在這,她犯錯了嗎?”成清漆黑的瞳眸閃著墨綠色的光,看向米宸,滿是困惑。

米宸抿唇不言,直直看向裴可飛,火紅的瞳眸暗流湧動。

紫藤不斷生長,成清蓬亂的頭髮長出了幾朵紫藤花。

“森林族的人真是大膽,敢這樣不敬三殿下。”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紫藤圍出來的壁壘被一道靈波打開了一個洞,林燏從那洞口進入,第一眼先看到了裴可飛,眉頭皺了一下。

米宸覷著裴可飛,從雪紗的寬袖中拿出一個東西,她攤開手,手心是一枚小小的翡翠玉竹。

“還你。”米宸伸手淡淡道,裴可飛皺眉看去,這玉竹確實是她的,隻是也算不上什麼很重要的首飾,所以她也冇發現丟了。

玉竹被一層靈圈包裹向裴可飛手心飛來,她接住玉竹,順嘴問了一句:“你哪來的?”

米宸紅瞳微動,言簡意賅:“賓館。”

-喘不過氣來,幽暗的環境更讓他感覺如置深海,直到身後被人拍了一下,那股可怕的壓迫感才逐漸消散。“這裡模擬的是真實的深海環境。”趙小豹黃綠色的眼瞳在黑暗的環境下亮了起來,她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畫符,道:“要貼了這個禦水符才能進來。”裴可飛難受得直反胃,心想:你早不說呢?幽藍的海水從門口開始被一層透明的魔法屏障圍出一個巨大的水域,水中的各類生物的眼睛就像是五彩斑斕的彩燈,在深暗的水底忽閃忽閃。忽而學生那一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