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睜眼便是酒店的大吊燈。晨曦的光亮鑽過窗簾溜入房中,她扶著頭痛欲裂的腦瓜,顫巍巍坐起身。裴可飛大概宕機了兩三秒,忽而昨夜的記憶如浪潮般勢不可當地湧入她的腦中。低頭一看,自己全身的衣服已然被換成了酒店的浴袍。偏頭一看,一個花容月貌的身著白袍的精靈族女人正蹺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看著她。“醒了?”雪白的鶴髮在稀碎陽光的照耀下格外亮眼,赤紅的瞳眸也有力地提醒著裴可飛這個女人是一個精靈族。裴可飛什麼大風大浪...-

“我姓成,名清,叫我成老師就行。”成清在一堆亂七八糟的卷子裡翻出兩張符靈紙,扶著眼鏡,說:“看你資料,你原本是明智的學生啊,修真水平在明智也一直居高不下,純人種能取得這樣的成就簡直是奇蹟啊。”

裴可飛點點頭,看著成清亂蓬蓬的頭髮,心想:這老師看著真夠迷糊的。

成清從兜裡拿出一樣東西遞給了裴可飛。

“這是……”裴可飛接過東西,是一張透明的小硬卡,上麵寫著自己的名字和學號,右上角印著校徽,校徽是暗金色,隱隱閃著光,下麵一排字是:校園一卡通。

成清又從兜裡摸出一張符紙,道:“胳膊伸出來。”

裴可飛伸出胳膊,成清將符紙往她白皙的胳膊上一貼,裴可飛頓感胳膊像是被針紮了一般,“嘶”地收回了胳膊。

“這個是校紋章,以後各類考覈或者比賽都靠這個驗證你的身份。”

裴可飛抬起胳膊,符紙撕下後在她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暗黑色的符文,她確實看見這兒的學生似乎每人身上都有這樣的圖案,她原本以為這是這個學校的時尚。

“可是我好像看彆人都是藍紫色或者墨綠色,要不就是銀白色,怎麼我的是黑色的?”

成清道:“校紋章的顏色是根據種族分類的,森林族是墨綠色,獸人族是藍紫色,精靈族是銀白色的,純人種是黑色,我們學校隻有一名老師是純人種,學生裡你是唯一的純人種。”

說著她又拉開自己的袖子,展示了自己手上的紋章,是墨綠的泛著淡淡的光暈。

“老師也有。”成清扶了扶眼鏡,問:“明智冇有這些嗎?”

裴可飛食指和中指夾著一卡通,道:“明智隻用一卡通或者刷臉驗證。”

說著,成清又拿出一張符紙,唸了一句“大慈大悲,中興庇佑”的口訣,一個泛著白光,長著蠅翅碟觸的小人便從符紙上顯現出來。

“這是我的靈寵興寶,讓她帶你去學生宿舍吧。”

裴可飛伸出手,那小人便從她跳到了她的手心,甜絲絲地道:“請跟緊我吧。”

夜幕降臨,霓虹燈初照,興寶扇動著蠅翅引路。

裴可飛跟在她身後,拉著行李箱,邊走邊漫無目的地望著四周漆黑的樹林環繞,心想:這裡還挺原生態的。

學生宿舍是三人寢室,三張上床下桌都在右側,左側還有一溜置物架和衣櫃。

“你是新來的?”一個橘紅色毛髮的狐係獸人正坐在椅子上畫著符紙,她放下筆走了過來,朝著小靈寵勾了勾手指,道:“這不是興寶嗎?好久不見啊。”

興寶的觸鬚晃動著,甜滋滋地笑道:“小狐,我最近在和主人忙著班級考覈的事情呢!”

“考覈!又是考覈!”在門旁邊的那張床上,海綿寶寶圖案的床簾被人暴力掀開,一張毛茸茸滿是豹斑的臉赫然入目“興寶,能不能讓你的主人消停點!”

黃綠色的眼瞳在裴可飛身上停頓了一下,狐係獸人嗤笑道:“你還是好好練習一下你的畫符吧!”

話畢,狐係獸人將目光收了回來,她轉而盯著裴可飛端詳著,漆黑橢圓的眼瞳深邃如淵,金色的鞏膜微微閃光,手掌的指甲很長很鋒利,黝黑的像是割刀,手掌印著一個墨綠色的紋章。

興寶飛來飛去介紹道:“她叫文狐,床上的是趙小豹。”又指著裴可飛說:“這位是裴可飛,是我們學校第二個純人種哦!”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純人種來魔法學院呢!”趙小豹敏捷地跳下了床,她的身後變出了一條獵豹的長尾把自己倒掛在了床上,黃綠色瞳孔滿是好奇,她的紋章在脖子中央,也是墨綠色的。

“是,穿得還是明智的校服。”文狐眯起細長的狐狸眼,身後的大大的毛茸茸的紅褐色漸變狐尾來回搖動著,似乎十分興奮。

興寶介紹完了,便向三人招手拜拜:“主人給的任務完成了,我要走嘍。”說著一個轉身“咻”地便冇了影兒。

“你的床鋪在我旁邊。”趙小豹拉著裴可飛熱情地為她鋪床疊被,這樣裴可飛收拾起來倒也冇有耗多長時間便都整理好了。

入夜,宿舍熄了燈,裴可飛的收到了一個陌生頭像的好友資訊。

小三:“瞧不起精靈族的純人種。”

發送者的頭像是個小狗,正好還是自己最喜歡的柯基。

裴可飛隻在三個人麵前說過自己喜歡柯基:一個是媽媽,一個是姐姐,還有一個是王媽,她實在想不起第四個人。

這人還取了“小三”這麼惹人非議的名字,一看就是個喜歡嘩眾取寵的傢夥。

裴可飛:“你誰啊?”

小三:“被你一個浴袍打臉上的受害者。”

裴可飛:“你是那個精靈族?”

裴可飛:“怎麼可能,我的聯絡方式不輕易給人,你哪來的?”

小三:“什麼時候還有空,見一麵嗎?”

一股子渣女氣息透著螢幕蔓延到了裴可飛這,她雖然自己也不是什麼專情的人,但也不喜歡這麼輕浮的傢夥。

裴可飛點開此女的頭像,果斷地點了下麵的刪除鍵。

刪了這個女人,裴可飛算是出了一口惡氣,舒舒坦坦地睡了一夜。

結果第二天起來就腰痠背痛,好像身體散架了似的。

什麼破木板床啊!連個床墊都冇有!

裴可飛顫悠悠下床的時候,文狐已然去了教室,趙小豹還在刷牙,探出了個白白淨淨的腦袋,問:“你醒啦?”

裴可飛愣了一二刻,揉了揉眼,怎麼昨天還是個豹紋獸人,今天就變了個樣?

趙小豹看出她的疑惑,解釋道:“我們隻會在宿舍現出原形,在外都是以純人種的形態。”

裴可飛瞭然,明智是純人種的修真學院,所以她不知道獸人有這樣的規矩。

“一會兒是米宸老師的課,我可喜歡她的了,冰山美人,人狠話不多的那種。”趙小豹的純人形態嬌嬌小小,長著一張娃娃臉,十分可愛,裴可飛忍不住一直看著她,嘴角含笑地聽她滔滔不絕。

趙小豹捏出一張符紙,吹了一口氣,變幻出一個模糊的人影幻象:“她是水係精靈,是精靈族的貴族,聽說中興就是她們的家族產業。”

裴可飛看著那幻象,鶴髮童顏倒是和前兩天在酒吧碰到的精靈族很像。

但很快她便把這想法揮之腦後,哪裡有這麼巧的事情。

況且那人看著就不像是會來上學的學生,一股子混跡世事的紈絝味。

趙小豹覆手把幻象打滅了,道:“精靈族的壽命都很長,雖然她看著和我們差不多大,但已經一百多歲了。”

裴可飛頷首,心裡十分羨慕,心想:真好啊,長生不老,也冇有年齡焦慮了。

課程地點是在學校的海洋館,中興魔法學院建在郊外,校區很大,海洋館自然建得也很大,場館外觀上和純人種社會上的海洋館差不多,但裴可飛踏入海洋館的大門時著實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

尋常海洋館是將各種海洋生物在不同的區域圈養,但顯然這裡並不尋常。

裴可飛剛踏入館內時便被水體裹挾,她猝不及防下猛地嗆咳起來,嗆水的同時還感受到了一股強力的水壓,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幽暗的環境更讓他感覺如置深海,直到身後被人拍了一下,那股可怕的壓迫感才逐漸消散。

“這裡模擬的是真實的深海環境。”趙小豹黃綠色的眼瞳在黑暗的環境下亮了起來,她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畫符,道:“要貼了這個禦水符才能進來。”

裴可飛難受得直反胃,心想:你早不說呢?

幽藍的海水從門口開始被一層透明的魔法屏障圍出一個巨大的水域,水中的各類生物的眼睛就像是五彩斑斕的彩燈,在深暗的水底忽閃忽閃。

忽而學生那一陣騷動,趙小豹拽著裴可飛向人群聚集處遊去:“米宸老師來了。”

裴可飛扶額順著她視線的方向看去,隻見那悠悠的水域中銀白色的長髮在水中漂浮,綿延縹緲,純白的長紗裹挾著曼妙的身體,正緩緩向學生們遊來,學生們看見她,都躬身拘禮,十分恭敬。

“那就是米宸老師!”趙小豹一邊躬身,一邊悄悄地抓著裴可飛的手,語氣有些興奮,昏暗的環境下,裴可飛看不起此人的臉,她不自覺地眯起眼,那人愈來愈近後卻忽然發現她莫名有些眼熟。

不會吧?

裴可飛目見她頭頂熟悉的銀冠,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學生們圍簇而上,那個人便輕盈地如羽毛般落在了水底。

一雙赤紅色的瞳孔,與那天清晨所見一般無二,那熟悉的桃花眼鬼魅又冷酷,趙小豹輕輕拉動著裴可飛的衣袖,低聲道:“誒,怎麼感覺米宸老師往我們這看了?”

“你想什麼呢?”嘲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一個紮著高馬尾的禦姐遊到二人身邊,語氣中儘是鄙夷。

趙小豹白了此人一眼,不服氣道:“說不定呢!你個死狐狸,嘴裡說不出好話來!”

“你是新來的純人種的學生?”

清洌的聲音杳杳傳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裴可飛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搞咩啊!

這是什麼狗血戲碼,異種族酒吧結識的滴水情緣的精靈族是自己的老師!

她垂首乾巴巴地回了一句:“嗯。”

救命啊,誰能來救救她啊!

“你叫裴可飛?”米宸向她飄了過來,語調平淡,聲線平和,周邊的人都恭恭敬敬地躬身行禮,她身旁一個老婆婆看向裴可飛,操著蒼老年邁的聲音問:“你是裴氏集團的二女?”

裴可飛依舊低著頭,用極小地幅度點了點頭。

“哦……”米宸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地拉長了尾音,頓了頓又問“你認識我嗎?”

裴可飛心想:這是什麼廢話!難不成要她當著這麼多同學的麵說,自己被老師撿過屍?

“三殿下,再說就要耽誤了學生們的課了。”老婆婆提醒道。

“知道。”

米宸這才收回了赤紅的目光,款款而去,裴可飛在她離去後,猛地喘了好幾口氣。

但米宸走後,圍在裴可飛周圍的同學們都炸開了鍋,紛紛圍了上來,那個高馬尾禦姐一馬當先,問:“你就是那個和精靈族三公主退婚的裴氏集團的二千金?”

裴可飛轉過頭,透過館內微弱的光線,她感覺這禦姐既陌生又熟悉,像是在哪見過。

那禦姐似乎看出她的疑惑,眨了眨眼,漆黑的環境中鞏膜閃出金色的光,細長的黑色瞳孔如貓一般,裴可飛才明白過來,這是幻化成純人形態的她的那個狐係獸人室友文狐。

“是啊,這事這麼多人知道嗎?”裴可飛不當回事地說,趙小豹卻滿眼驚奇,道:“怪不得米宸老師要過來問你呢那些話呢!”

裴可飛聽得雲裡霧裡,問:“這和老師有什麼關係?”

此話一出,全場又是嘩然,她奇怪地看著呆若木雞的趙小豹,實在不明白大家為什麼一驚一乍的。

俄而文狐遲疑地問了一句:“你冇有見過你那個未婚妻嗎?”

看著文狐這欲言又止的模樣,又聯想了一番趙小豹的話,裴可飛心中湧現出一股不好的預感,一個十分荒唐的想法浮現在了她的腦中。

忽而人群中不知是誰,悄聲說了一句:“她不會不知道米宸就是精靈族的三公主吧?”

裴可飛感覺自己要瘋了。

徹底。

-招手拜拜:“主人給的任務完成了,我要走嘍。”說著一個轉身“咻”地便冇了影兒。“你的床鋪在我旁邊。”趙小豹拉著裴可飛熱情地為她鋪床疊被,這樣裴可飛收拾起來倒也冇有耗多長時間便都整理好了。入夜,宿舍熄了燈,裴可飛的收到了一個陌生頭像的好友資訊。小三:“瞧不起精靈族的純人種。”發送者的頭像是個小狗,正好還是自己最喜歡的柯基。裴可飛隻在三個人麵前說過自己喜歡柯基:一個是媽媽,一個是姐姐,還有一個是王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