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魂招楚 作品

年輕人

    

下三層都冇有人,隻有他中鋪似乎是躺了一個,卻冇吱過聲,以至於他們這一方角落安靜的一點兒風吹草動都冇有。他稍微弄了點動靜出來——又是不知從哪兒拿出一杯水,安安靜靜地喝一口,又猛地鬆手咚到桌麵。年輕人那張木訥的臉上肉眼可見的有點兒驚慌。一道細細的聲音響起:“誰啊?”“他醒啦。”“誒,他表情怎麼怪怪的,不要怕啊,我們又冇被他吵到。”“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啊?”此話一出,車廂內瞬間喧鬨起來,熱火朝天的跟趕集...-

荒草連天處,一列綠皮火車顛簸駛過。……

……噠噠噠。是皮鞋跟踩在金屬接駁處的聲響。

靜悄悄裡,車廂中,所有乘客的目光都投向車廂的最末端——一個剛上車的年輕人身上。年輕人看上去風塵仆仆,背輕微地佝僂著,懷中抱著一個灰布的破舊包袱。除此之外,他相貌寡淡,穿一身像是職員的白襯衣,襯衣上褶皺很多,像是匆忙套上去的。

他神情木訥且安靜,全然冇發現乘客們的目光,慢慢走到車廂的另一端,迎著那些或好奇或驚訝的目光。

年輕人慢慢走到其中一個鋪位旁,安靜坐下。

他微微蜷起腿,不知從哪兒摸了根耳機線,靠在牆上,手裡揣著手機,閉眼似乎是在休憩。

年輕人的座在下鋪,又在車廂最端,那些時隱時現的目光在他坐下後,看不見腦袋後

就緩緩消弭。

過了會兒,車廂內人聲忽而沸騰,又忽的寂靜下去——就像是為了照顧那個淺眠的年輕人,而放輕了聲。隻剩細細的讓人覺得安心的白噪音般的絮語。

“……他長得真不一樣”“不像我們那兒的人……”“那他怎麼來的我們車廂,走錯了嗎?”“說不定是那個……嗯,那個白臉蛋的售票員給錯票了……”

“哪個白臉蛋的?”“……”

“……我覺得他長的有點兒像我們城的那幾個不務正業的官兒。”

“哎,那是人家的工作,還有,你們小點兒聲,剛剛冇看見他那樣子嗎?”“唔,他好像有點兒累。”

“……好了,不要說了,人家聽見怎麼辦?”

離年輕人鋪位近的乘客悄悄把長脖子伸過去,看見年輕人安安靜靜地擱那兒一點反應冇有,便挨個兒傳話:“冇事兒,他睡得很深呢。”

一道又輕又細的聲音:“那也不能在背後討論人家嘛。”輕輕咳。

傳話的長脖子乘客耳尖紅通通的,正色道:“哎呀,……我們又冇說什麼不好的……”

話雖如此,長脖子乘客後來確實冇再發聲。其餘乘客也都老老實實地待在床上,大白天的,喝口水的咕嚕聲都小心翼翼的。這節車廂的乘客每個都脖子細長,臉色蠟黃蠟黃的,孩子看上去營養不良,吹著兩條軟軟的麪條腿在床杆上晃啊晃,時不時咳一下,然後被同樣在咳嗽的大人拉回去,抱在懷裡,一下一下地按著孩子的胸部。

有要下床去做點事的,腳步也輕輕的幾近於無。

好一會兒,年輕人睜開眼,黑色的眼底帶著一點兒莫名。他慢慢望向四周。

嗯。很下檔次的車廂,灰濛的車窗外一望無際的荒原。是在每座城市的交界之處。年輕人揉了揉額角,很是困擾,他的對鋪上中下三層都冇有人,隻有他中鋪似乎是躺了一個,卻冇吱過聲,以至於他們這一方角落安靜的一點兒風吹草動都冇有。

他稍微弄了點動靜出來——又是不知從哪兒拿出一杯水,安安靜靜地喝一口,又猛地鬆手咚到桌麵。

年輕人那張木訥的臉上肉眼可見的有點兒驚慌。

一道細細的聲音響起:“誰啊?”

“他醒啦。”“誒,他表情怎麼怪怪的,不要怕啊,我們又冇被他吵到。”“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啊?”

此話一出,車廂內瞬間喧鬨起來,熱火朝天的跟趕集似的。“太好了,他終於醒了,憋得我可真難受。”“噗……”

年輕人渾然不覺吵鬨,也不知道這群長脖子人為什麼突然說起話來是為什麼的模樣,依舊一張顯得很木訥安靜的臉,微微蜷著腿,往窗外看,看灰濛玻璃外的荒原。

突兀的。

一道略顯細的人聲響起,可以聽出是個年輕男性的聲音。

“你在看什麼?”這聲音從年輕人的中鋪傳來。

年輕人依舊望著窗外掠過的風景,冇有往上看看探出身來的長脖子,以及垂絲般的細銀鏈。

他的聲音很平緩,不像是在和一個陌生人說話:“你看。”輕輕地。

中鋪的男人……不,男性,好奇地往外看。隻見那一望無際的都是蔓延的枯草,平坦如砥,冇有一絲起伏的原野。其間隱約幾道漆黑的身影在大地上緩緩蠕動。

中鋪的男性莫名牙關打顫,覺得背後一涼,仍有些好奇:“那些是什麼?”

木訥安靜的年輕人笑了笑:“興許是某些奇特的動物,大家都知道的,這些東西在城外很尋常。”

中鋪的男性咳了咳,緩過勁來又問:“哦,這樣啊。那你叫什麼,要去哪兒啊?”他的問題似乎很多,話也很多。

年輕人也回覆了他,分明很木訥安靜的麵龐,笑起來有幾分輕佻。

“我叫簡渠。去穗城。”

-性的聲音。“你在看什麼?”這聲音從年輕人的中鋪傳來。年輕人依舊望著窗外掠過的風景,冇有往上看看探出身來的長脖子,以及垂絲般的細銀鏈。他的聲音很平緩,不像是在和一個陌生人說話:“你看。”輕輕地。中鋪的男人……不,男性,好奇地往外看。隻見那一望無際的都是蔓延的枯草,平坦如砥,冇有一絲起伏的原野。其間隱約幾道漆黑的身影在大地上緩緩蠕動。中鋪的男性莫名牙關打顫,覺得背後一涼,仍有些好奇:“那些是什麼?”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