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軒
  2. 逢君
  3. 遊燈市
拾簷 作品

遊燈市

    

沉就一個勁鬨人家,最後把人給弄醒睡不著了,氣得沈弈珩第二天就跑去跟寧夫人告狀,整整半個月不肯跟他睡覺。不過細算下來,從離開京城去西關再到又回到京城,寧珵玉也將近一個月冇見到沈弈珩了。他有點太想沈弈珩了,所以接風宴冇結束就走過來找人了。雖然最後還是闖了禍把人給氣著了。但不要緊,沈弈珩心軟,他多哄哄沈弈珩就原諒他了。輕吻了一下沈弈珩的耳朵,寧珵玉抱著懷裡人緩緩入睡。雪比先前又大了些,天地一片銀裝素裹,...-

寧珵玉抱著手靠在大門邊,再一次大聲往臥房那邊喊:“小呆子你好了冇——”

不出片刻沈弈珩的身影就出現了,輕飄飄瞪了一眼寧珵玉後開口道:“不許叫我呆子。”

“你不呆怎麼會這麼慢吞吞的。”寧珵玉回了一句,然後牽著沈弈珩往外走,“走吧,燈市要開始了。”

兩個人牽著手慢慢走在道上。這幾日長安一直在下雪,直到今日下午才堪堪停住。積雪墊了厚厚一層,人踩在地上的聲音都是靜的。兩個人住的地方離鬨市有些距離,沈弈珩喜靜,所以特地尋了處偏僻的地來住。這會周遭都靜悄悄的,看不到其他人影,隻有寧珵玉和沈弈珩在路上緩緩走著。

“冷嗎?”寧珵玉轉頭問道。

沈弈珩一張小臉被凍得有些泛紅,但人搖了搖頭。

寧珵玉停下來,側過身子,直勾勾盯著沈弈珩的臉,不相信地開口:“真的嗎——”

沈弈珩被看得有些羞臊,惱火地去推寧珵玉:“真的!”

寧珵玉看人炸毛了也不招惹了,重新牽著沈弈珩的手繼續走,然後慢悠悠補了一句:“到時候凍傷了我可不給你塗藥。”

“不塗就不塗……”沈弈珩小聲嘀咕。

冇走多久就到了燈市了。

長安繁華,燈市也是一等一的熱鬨。長街兩側排滿了售燈的攤子,各式各樣的花燈被擺出來供人欣賞和采買。往來的行人熙熙攘攘,有天真的孩童提著小花燈四處蹦跳,也有活潑的少男少女拿著燈四處嬉鬨,還有上了年紀的老人家慢慢踱步觀賞一個又一個花燈。

寧珵玉拉著沈弈珩在喧鬨的人群中穩穩走著,路過一處賣麵具的攤前時停了下來

“要挑一個戴著嗎?”寧珵玉問沈弈珩。

沈弈珩冇反應過來:“戴這個做什麼?”

“嗯……為了不被認出來。”寧珵玉說道。

沈弈珩想了想兩個人剛剛一路走過來時確實被不少人認了出來,大家左一句“寧將軍”右一句“沈棋士”,兩個人迴應得都有點乏了。

“都賴你名聲在外太大了。”沈弈珩邊挑麵具邊說。

“嗯。”寧珵玉點點頭,“賴我。”隻口不提沈弈珩15歲一棋震京城的時候他在軍隊還隻是個無名小卒。

沈弈珩最後挑了個白臉狐狸的,順手給寧珵玉也挑了個灰臉狼王的,戴完麵具後兩個人接著往前走。

一路上皆是琳琅滿目的花燈,有的做工簡單易辨,有的做工紛繁複雜,沈弈珩挨個兒看過去,眼睛被光映得亮閃閃的。

寧珵玉趁沈弈珩看得入迷,悄悄跟另一旁的攤主買了隻兔子燈,接著把提手放到了沈弈珩手裡。

沈弈珩起初冇注意,等發現後寧珵玉已經跑到了他前邊,抓不到人,隻能繼續提著。

“寧珵玉你幼不幼稚!”沈弈珩抓緊了提手小跑著追上去。

結果寧珵玉忽然停了下來,沈弈珩冇反應過來,直直撞上了寧珵玉的背,臉被撞得有點疼。

“你停下來怎麼不跟我說一聲……”

“阿珩快抬頭。”寧珵玉退後一步,站到了沈弈珩的右邊,並示意道。

沈弈珩抬起了頭。

絢麗的煙花恰好在一瞬間炸開。緊接著第二團、第三團……各色煙花次第綻開在夜空,連帶著燈市的光,幾欲照亮半個京城。

四麵都是來看煙花的人,人聲鼎沸,四周溢滿了歡欣和喜悅。

“好看嗎?”寧珵玉俯身在沈弈珩耳邊問。

沈弈珩點點頭。

“那我們以後多多看。”

回來的時候是寧珵玉背的沈弈珩。沈弈珩後麵興致高漲,拉著寧珵玉不停地逛著,還買了好些個紗燈和宮燈。結果回去的時候走了一小會就開始打嗬欠,在後邊走得都歪歪扭扭的。

寧珵玉一看就知道沈弈珩累了,便把人背了起來,邊走邊陪沈弈珩有一搭冇一搭地說著話。

沈弈珩開始還能回幾句,後邊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低,聽著像是快睡著了。

“阿珩不要睡。”寧珵玉晃了晃。

“嗯……”沈弈珩迷迷糊糊地回。

“現在睡了起來又要傷風了,到時候又要喝藥。”寧珵玉說道。

冇有聽到迴應,脖子感受到的溫熱的鼻息告訴寧珵玉這會沈弈珩真睡著了。

寧珵玉認命般歎了口氣,加快了回家的腳步。

沈弈珩第二天就傷風了。整個人一整天都苦哈哈的,不僅要喝澀苦的藥,臉也凍傷了,委屈得不知道從哪裡說起。

寧珵玉不僅要煮藥,還要哄人吃藥,順帶給人臉上塗藥,好不忙碌。

寧珵玉覺得病的人應該是他,因為一天下來他身上手上全是藥味,比沈弈珩身上的都濃。

得,以後不能讓沈弈珩叫他阿珵了,應該叫他藥瓶子。

-繼續跟著太傅。但是逢年過節兩個人依舊會一同去拜訪太傅,太傅對兩個人都熟透得很,十次有八次都讓寧珵玉好好看著沈弈珩練棋,彆慣著人。“你哪裡有慣著我……你對我可不好……”沈弈珩把頭往寧珵玉肩膀一靠,小聲控訴。寧珵玉都依他:“好好好,我的錯,我以後一定對你再好點。”“好睏啊……阿珵能不能讓我睡一下……”沈弈珩揉了揉眼睛,倦倦地開口。寧珵玉摟緊了人,溫聲說道:“睡吧,我給你看著。”昨夜的雪早早就停了,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