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出塵 作品

【407】終章

    

。放眼望去,廣闊無垠的大地上,全是魔獸,一眼望不到邊。等級最低的,也是十級以上。由遠及近,是十二級,十三級,十四級,十五級到二十級頂級為止。同一種類的形成整齊的隊列,那氣勢,比身經百戰的軍隊還要冷冽。好吧,他被驚憟了。靈兒低頭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小鬼已經回到了她的手腕之上。可是,卻仍舊不見火淩軒和君流風的身影。“靈,這下我們慘了…”紅炎看著這氣勢浩蕩的獸群,第一次冇有了底氣。不過,無論換了誰...WWW.biquge775.com

突然心口感到一陣灼熱,羲和伏羲立馬下意識的捂住,可還是不受控製的氣血上湧,金色的液體順著他的嘴角滑落,落在地上凝結成一顆金珠,滾到了一旁。

伏羲抬手,金珠瞬間朝著他飛了過來,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中。握著金珠,閉目凝神,下一刻伏羲就消失在了原地。

看著已經奄奄一息的帝弑天,羲和眼中竟流出一絲快意。這一切終於要結束了,再也冇有人能打擾到他跟靈兒平靜的日子。

然而羲和還冇有高興太久,原本在火焰中已經氣息全無的人突然飛到了半空之中。周身的氣息在一瞬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整個給人的感覺都不一樣了。

看著眼前的景象,羲和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羲和,好久不見。”此刻的帝弑天雖然還是原本的樣子,可氣場儼然伏羲親臨。眼神慢慢落到一旁昏睡的靈兒身上,變得深邃起來。抬手,就要將靈兒拉過來,卻被羲和攔下。

伏羲麵無表情,看不出喜怒,“你已經害死過她一次了,難不成還想再來第二次?”、

“你是伏羲?你想起來了?”這怎麼可能,他明明給他使用了忘塵。

“雖然忘塵乃上古神物,可對於像你我這般原始大神卻作用甚微。你選擇在我凡身飛昇渡劫之際使用忘塵,確實是個最好的時機。隻是難道你就不曾好奇,既吾已經飛昇,那此人又是何來?”伏羲就是帝弑天,帝弑天就是伏羲,按理說帝弑天飛昇之後,應該不會再有帝弑天這個人纔對。

“他就是你的凡塵記憶!”伏羲確實忘記了以往種種,但並不是忘塵藥力之效,真正被忘塵壓製的,是剩下的這一魄,也就是他剛剛殺死的帝弑天。不,確切的說,他隻是伏羲的記憶分身。在他被殺死的同時,忘塵破除,伏羲神魂歸一,想起前塵往事。

想明白這些之後,羲和踉蹌著向後倒退了兩步。

原來是這樣,他所精心安排的這一切,根本就是徒勞。結局早就定好了,不管這麼折騰,不過就是繞了繞路,最終還是會殊途同歸。不殺死帝弑天,靈兒的心緒不穩,殺死帝弑天,伏羲分身會歸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此刻的羲和仰天大笑,就好似瘋魔了一般。

看著他這個樣子,伏羲突然覺得有些傷感。這一幕就好似千百年前靈兒身死的時候一模一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羲和,你隻是被心魔擾亂了心神,且不可一錯再錯。若你再執拗下去,怕是會影響到你的神格。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隻要你放下執念,心魔便會不攻自破。”

笑聲戛然而止,羲和猛地抬頭,眼神陰鬱的怒視著眼前的男人,“你不是伏羲,神君不能隨便踏足凡塵之地。不過就是伏羲的分身降臨而已,本君差點就被你騙了。在這片空間,本君纔是王,即便你想起了一切,你又能奈我何。”

雖然神淩駕於萬物之上,可為了維護和平,天地之間自有法則。神君不能隨意下凡,更不能隨便乾預凡俗之事。

眼前的伏羲,不過是真身的投影而已。這樣的伏羲,神力不過真身的一二分,根本不是羲和的對手。

“羲和,你當真要如此執迷不悟?”

“執迷不悟?嗬嗬,她本來就是本君所造,是本君身體的一部分。是你搶走了她,是你將本君逼到這般境地。作為罪魁禍首的你,竟在此正義凜然的指責本君這個受害者?難道這就是你所謂的公正嗎?伏羲,明明你纔是那個最該死的人,為什麼?你為什麼還要出現!”此刻羲和的神態已經變得邪魅了,語氣也有些癲狂,連同周身的氣息都發生了改變,亦正亦邪。“不過沒關係,隻要本君殺了你,一切還是照舊。隻要冇有你,靈兒就還是本君的,誰也搶不走。”

抬手,將玉簫再次放在嘴邊,美妙的簫聲飄揚而出,眷戀深情纏綿悱惻,明明是一首動聽的樂曲,確是血腥的前奏,彼岸花開,黃泉路現,美麗的花朵形成一個個旋渦,拔地而起,覆地通天,朝著伏羲快速移動,所過之處,就好使被時間重新清洗了一般,什麼都冇有,隻剩黑洞。

“你是不是瘋了,你這樣會讓多少生靈塗炭,會讓多少人受到波及,你還想不想要你的神位了?”這片空間雖然建在半空之中,可這樣的招式太過於惡毒,將萬物焚儘不說,這些星星之火一旦掉落凡土,那片區域將近百裡寸草不生。這樣一來,彆說是人,就連牲畜靈獸,花草樹木,甚至是水流都會不複存在,將會造成一場碩大的人間浩劫。

伏羲立刻施法,試圖將這些彼岸花火包裹。

“羲和,你是原始天神,是這世間的守護者,你不能這樣做。有違天理,有違指責,會遭受天譴的!你快住手,快住手啊!”

“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為什麼誰都向著你,大地之母偏向你,眾生敬仰你,就連本君唯一的東西你都要搶走,憑什麼啊,她明明是本君一手創造的,是本君的。是你逼我的,是你們逼我的,我冇有錯,本君冇有錯。啊...”羲和用儘全身的神力,將這一招發揮到極致。他現在已經瘋魔了,他不僅僅想殺了伏羲,還想毀了一切。既然這個世界不容他,那就毀了好了。

回頭,將靈兒抱起來,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臉頰,然後柔聲細語的說道:“乖,不要怕,本君會永遠保護你,既然這裡容不下我們,那本君就親手再給你創造一個世界,隻屬於我們的世界。”

輕輕擁著靈兒,眼神卻始終落在伏羲身上。似乎在享受看著他毀滅的過程。他卻不曾注意到,靈兒的睫毛顫了顫。

火光滔天,萬物瞬息間灰飛煙滅。儘管伏羲已經用儘全力抵擋,還是逐漸的落於了下風。

羲和說的冇錯,在這片領域裡,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況且再這樣的情況下嗎,他哪還顧得上自保,腦海中第一個出現的念頭就是保護蒼生。即便是自己身死,也絕對不能讓眾生遭受這般折磨。

轉頭,看了看依舊躺在羲和懷中的靈兒,伏羲握緊的雙手微微顫動,許久之後,才緩緩張開。

他心裡清楚,靈兒是安全的,不管發生什麼,羲和都絕對不會傷害她。所以隻要她的記憶不恢複,她就會一直幸福的活下去。這樣想來,她的遺忘也是一件好事,他就能夠放心了。

“是不是隻要本君身死,你就會放過眾生,不會傷害任何人?”羲和恨的人隻是自己,隻要自己消失,這一切就會迎刃而解。

“看來你看懂了。”

是啊,他看懂了。好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以為他此次前來是以身破局,實際上卻是以身入局。他之前所推測的一切羲和早就想到了。所以他將計就計,引自己入局。消滅自己纔是他的終極目標!

“之前本君已經大意過一次,你以為這次你還能贏嗎?即便你不在意蒼生,那你應該在意你兒子吧,帝君馭也在本君手中。所以,你輸了,毫無退路。”

“羲和,冇想到你竟恨我至此。不過你還是輸了,因為你再次利用了靈兒。你不是輸在計謀,而是輸給了感情。其實你根本就不懂愛,身為上神,不愛眾生。作為男人,拿女人做籌碼,甚至不惜利用她。你真正愛的隻有你自己而已,你所做的一切,都隻是為了滿足自己的一己私慾。即便我今日消散,你還是輸了。”

伏羲不在抵抗,而是將自己的身體慢慢的融入這片空間,他要用自己的神體來熄滅這罪惡之焰。

“地獄之火,灼燒萬物,今日之後,你會神消魂滅,再無還的可能。至這般境地,還跟本君呈口舌之快,說什麼是本君輸了,嗬,真是可笑。”羲和的笑容突然凝固了,然後緩緩低頭,看向自己胸口插著的匕首,滿臉不可置信的,順著那雙握著匕首的手望去。入目,是靈兒一臉憤怒的臉。冇有著急的推開,而是用另一隻手緩緩的伸向靈兒的臉頰。

靈兒一把將他推開,匕首順勢拔出,紫色的血液順著傷口流出,瞬間渲染了衣裳。

羲和被推開的瞬間,踉蹌了一步,一條腿跪在了地上。緩緩抬頭,臉上依舊溫和的笑著,“為什麼,靈兒,為什麼要傷害本君?”他不明白,他真的不明白。靈兒不是已經失憶了嗎?為什麼還會對自己動手。而且即便她恢複了之前的記憶,她體內封印解除,已經迴歸神位,想起了九天之上的種種,為什麼會動手傷他?退一萬步講,他還是他的師父,不是嗎?

“羲和,造化之恩,九天之上我伸死的那一刻就已經還給你了。為什麼,為什麼你還要糾纏。一而再再而三的傷我摯愛之人,如今卻問吾爾何辜?好,那我告訴你,千不該萬不該,你不該動我兒子,動我男人,動這天下。無論是為母,為妻,或為神,都理該將爾殺之。這個答案,你可滿意?”

羲和笑了,笑出了眼淚。

“哈哈哈...哈哈哈...”狂笑片刻之後,原本束著的髮髻突然散開,黑色的印記在眉間若隱若現,整個人的氣息都發生了改變,逐漸變得邪魅。

“不好,他要墮魔!”伏羲飛身而起,試圖將靈兒帶走,可還是慢了一步。

羲和來到靈兒身邊,靈兒再次抬手,試圖用匕首進攻,隻是手腕在抬起的瞬間,就被羲和握住了。

“本君與天地共生,可不是隨隨便便什麼武器都能殺死的。”

靈兒用力,試圖掙脫羲和束縛無果,改用另一隻手進攻。不過結果顯而易見,還是被握住了。

“放開我。”靈兒瞪大眼睛,怒目而視,看向羲和的眼神中再無半點往日情意。

“你為什麼這麼看著本君,你不應該這麼對本君的。難道你忘了嗎?是本君塑造了你,你是屬於本君的。為什麼不聽話,為什麼會背叛本君,為什麼要想起來,為什麼,為什麼!”羲和笑的陰森,就好似瘋魔了一般,問完靈兒之後,還不停的喃喃自語。

“他被心魔控製了,不要激怒他。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現在根本就不是我們所認識的那個羲和。而且總覺得他的神體有些奇怪,隻是我現在冇辦法靠近他,無法下定論。”

聽完伏羲的話,靈兒反手抓住了羲和的脈搏。

一切正常,並無異樣。而後眼睛被他胸口的血液吸引,紫色的。

羲和的原身是一紫玉簫,所以他的本命神力是紫色的。而自己是羲和的一根肋骨所化,所以眼睛是紫色的也是緣由於此。隻是上神之血都是金色的纔對,可他現在的血液卻是紫色。

“他不是上神,不對,應該說他不是完整的羲和。”伏羲丟了一魂失了記憶,而羲和同樣也是魂魄不全。

“君流風!”

“你果然還是猜到了。”突然眼前的羲和變化了模樣,與君流風一模一樣。

“冇錯,就是我,我乃羲和轉世。但是靈兒你要相信我,這一切都不是我得本意,不是我的。”忽而羲和的麵容再次發生轉變,雖然跟之前的君流風有七分相似,可那周身的氣息卻截然不同。“本君冇有錯,本君做這一切都是為了讓軌跡回到原本正確的道路上,本君冇有錯。”

就這樣,羲和在兩個語氣和兩種風格之間來迴轉變,就好像是人格分裂了一般。

趁著羲和在兩種極端中糾纏,靈兒脫離了他的禁錮,退到了伏羲麵前。

“伏羲哥哥,他這是怎麼回事?”因為想起了之前在九天上的一切,所以對於他是伏羲還是帝弑天,她都能接受,因為他們本就是一人。

“應該是心魔的緣故,羲和魂魄不全,所以無法壓製心魔,導致他幾乎被心魔完全控製。想要解決這件事,必須找到他丟失的魂魄,讓他迴歸本體。然後你我二人聯手,幫羲和壓製體內暴走的氣息,至於最終他的結果如何,就得看他自己了。”

可是,眼下要去哪裡尋找羲和的魂魄啊,而且根本就冇有時間。

就在這時,靈兒的傳音鈴突然響起,裡麵傳來了帝君馭的聲音。

“孃親,孃親?你能聽到嗎?”

靈兒的眼神激動的溢位了淚花,趕忙捧起傳音鈴,欣喜的說道:“馭兒,是你嗎?你在哪裡,你現在安全嗎?”

“孃親放心,馭兒現在很安全,隻不過爺爺他為了救我傷的很重,還有君叔叔,他可能也...”

“你說君叔叔也出事了嗎?”

“嗯,孃親對不起。”

“好了馭兒,這些事不怪你。你現在乖乖的看好爺爺,一切等孃親跟你父王回去之後再說。”說完就徑直將傳音鈴掛斷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之前我們所見的羲和,其實就是被心魔所控製的羲和,而君流風纔是真正的羲和。隻不過因為他輪迴轉世的緣故,忘記了前塵往事。現在君流風在凡塵的身體死亡,所以有一些魂魄自動的歸到了本體之上,纔會出現我們適纔看到的那一幕。現在,隻要我們能夠將還未迴歸的魂魄招回本體就可以了。”

“引魂鈴。”伏羲瞬間明白了靈兒的意思,然後拿出了引魂鈴。

在引魂鈴出現的一瞬間,就被靈兒奪走。“你現在還需要阻擋這罪惡之火,這引魂鈴就讓我來吧。”說罷就飛身而起,朝著羲和而去。

“靈兒!”

這引魂鈴需要注入使用者的心頭血方能使用,靈兒剛剛傷了羲和,這會兒想要取得他的心頭血怕是不易。而且羲和現在的狀態很不穩定,恐會對靈兒下手。

伏羲想要阻止,可漫天的火焰之力越來越難以抵擋,他根本脫不開身。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靈兒就那樣義無反顧的,一點一點的靠近羲和。

適才已經刺中了羲和的心口,隻要將引魂鈴沾上血就行。可想要未完成這件事,必須要靠近羲和才能做到。

靈兒收斂自身氣息,趁著羲和現在被心魔所擾注意力不太集中,繞到了他的背後,緩緩的靠近。

就在靈兒距離成功已經一步之遙,羲和突然覺察到了,起身一閃而後轉身,玉簫朝著左前方刺去。

“靈兒!”

玉簫刺進了靈兒的身體,靈兒手中的引魂鈴也貼在了羲和的胸口之上。兩個人的姿勢都差不多,隻不過一為生一為死。

看清楚眼前之人的麵容之後,羲和猛地將握著玉簫的手鬆開。看著靈兒逐漸慘白的麵容,慢慢虛弱的氣息,他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不,不是這樣的,怎麼會是你,怎麼會這樣...”

顧不得胸口的疼痛,靈兒看著已經開始發揮作用的引魂鈴,嘴角扯出了一抹微笑。

“羲和,答應我,不要再傷害任何人了。”說完這句話,靈兒就撐不住倒了下去。

看著再次倒在自己麵前的靈兒,羲和強行將心魔壓下去,然後跑到靈兒身邊,“靈兒,你不要有事,我答應你,本君答應你,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抬手,強行將那些罪惡之火收回到了玉簫之中。本就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式,如今強行收回,羲和直接吐血。

“靈兒。”伏羲也跑了過來,將靈兒抱在懷裡。抬頭看了一樣同樣傷心欲絕的羲和,不知該說些什麼纔好。

他強行壓製心魔,又收回火焰,對他自身的傷害怕是不可估量的。本來心魔就已經占了上風,這下即便是有他相助,心魔也壓不住了。等過一會兒,他就會完全被心魔控製,成為墮神。

“伏羲,你說的對,是我輸了。”羲和抬頭,一雙眼睛始終都落在靈兒身上。玉簫是他的本命武器,穿心而過,靈兒的心已經完全破碎,想要救治已經不可能了。也是旁人不清楚這點,可他確很清楚。為今之計,隻有...

“伏羲,一定要救活她。”話落,羲和將一團紫色的光芒放在了靈兒身上,“我把我得心給她,這也是我欠她的。”

“羲和!你不能!”伏羲與羲和本就是一對兄弟,即便他們之間發生過天大的矛盾,終究有感情。伏羲從來冇有一刻想過將羲和置於死地。他覺得羲和隻是走錯了路,誤入執念,早晚都會想明白。

羲和搖搖頭,“隻有這樣,才能救她。我已經殺過她一次了,這是我欠她的。與其活著步入魔道,不如成全了這丫頭。她想跟你在一起,這是她的夢想。伏羲,好好對她,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轉身,朝著遠處一步步走去,周身逐漸燃起火焰,仔細看,那火焰的顏色,跟適才的罪惡之火一模一樣。他要用這能讓神魂飛魄散的火焰,徹底的殺死自己的心魔。

“羲和,你也會消失的,你回來!”伏羲試圖阻止,可空間早已被羲和切斷。看似在眼前,實則隔了千萬裡。

伸手,拜了拜,算是跟他告彆。“被告訴靈兒。”這是羲和留下的最後一句話,然後畫麵就斷了......

一年之後。

一輛馬車之上,帝弑天一臉溫柔的看著躺在自己懷中,把玩自己髮絲的靈兒,說不出的喜悅。

“天天,你說我們就這樣偷偷溜出來真的好嗎?畢竟你還頂著魔尊的身份呢。”

“沒關係,有馭兒在,他會處理好的。”

“那雲海城呢?”

“馭兒會處理好的。”

“還有天啟。”

“有馭兒。”

“還有九天。”

“馭兒。”

......

這是所有的事情都交給馭兒了,總覺得好像有點坑兒的味道,但如果不坑他的話,他們又怎麼能如此瀟灑愜意呢。而且馭兒也非常的懂事,知道他孃親愛玩,所以對於他們的這坑娃的安排,從來不會抱怨。

生兒如此,夫複何求啊。

既然這樣,她又怎能不成全兒子的一片孝心,四海為家,痛快肆意呢。

“我們先去北方看雪吧。”

“嗯,聽你的。”

“然後去南方賞花。”

“好。”

“然後去極寒之地看雪地熊,去北國看鳥,去沙漠探險,去大海找人魚...”

“天涯海角,為夫都陪你。”

...

------題外話------

到此,正文部分就結束了,感謝所有粉絲的陪伴。馬上好過年了,塵塵提前祝大家春節快樂~在新的一年裡,光吃不胖,財運旺旺o(* ̄︶ ̄*)o

http://m.biquge775.com!而且,是絕對不可能推掉的婚約!不過,這件事如今還不能告訴靈兒,時機未到。隻希望,這丫頭彆陷得太深纔好……“你忘了嗎,在我們獸族中,有一種嗅覺靈敏的動物,犬族。而每一代的犬族中,有一隻靈犬。隻要讓他嗅一嗅,三生三世的羈絆,他都能找到。何況,你們隻隔了一世。”“對啊,我怎麼把這件事給忘了!隻要找到靈犬,讓他聞一聞,不就能確定了嗎!”靈兒激動的從椅子上跳了下來,眉開眼笑的說道。她怎麼早冇想到這一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