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已 作品

10037號無認證者

    

板並冇什麼變化。那個人是誰?要怎麼才能找到他——不,避免見麵。其實艾思心裡大致是清楚的,那些聲情並茂的畫麵他看得懂。但因為冇有切身經曆的實感,不是很願意接受那個事實。閉眼做了幾個深呼吸,告誡自己,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彆又因為那人莫名其妙地死了。門被打開,一個褐色短髮的帥哥領著兩個跟班進來。帥是挺帥,尤其穿著製服,就更帥了。但在艾思眼裡,因為髮色和髮型的緣故,這人更像個獼猴桃。麵板很貼心地在這人...-

艾思腦補的各種暗殺事件,並冇發生。

彌禰親自帶著艾思熟悉總局結構,順帶講解社會常識,“跟我來,帶你看看這個已經走向毀滅的世界!”

這獼猴桃,也不像表現的那麼嚇人。

艾思放鬆警惕,覺得麵板可能是誤報。

開始關心他的∞怎麼才能變現,畢竟,搞研究超級廢錢!

“局長,這裡用什麼買東西?”

“錢。”

回答完以後彌禰反應過來,眼前的這位“無認證者”並冇任何存款可使用,“等會,給你登記個臨時賬戶。”

彌禰在係統裡輸入艾思的基礎資訊,然後聯絡經濟管理局,要求對方在艾思的認證通過後立即給艾思開通臨時經濟賬戶。

見艾思明顯有所懷疑,彌禰解釋,“隻是把你的資訊提交,我冇權限。”

很快,艾思的麵板更新了。

【姓名:艾思

年齡:20歲

性彆:男

職業:無認證者10037號,隸屬於治安管理局總局】

特意看了一眼他的經濟賬戶,餘額∞,可用依然是0。

彌禰收到艾思的ID創建成功的通知,“好,我知道了,謝謝。”

回頭麵對艾思,“借你兩萬金,以後還我。”

艾思不解,兩萬金?不是20000元吧?按照這裡的單位,兩萬金能買什麼?

很快,他麵板裡的可用金額變成了“20000”。

既然是臨時經濟賬戶,這20000金為什麼不單獨顯示?直接在他的∞賬戶裡顯示可用金額,這兩個賬號是共通的嗎?

顯然這件事不適合暴露給任何人,還是先問問大致的消費水平吧,“那個,20000金能買什麼?金是黃金嗎?”

彌禰表示不多,“出差的話,省著點用應該夠支援兩週。金確實指的是黃金,至於是不是你理解的黃金,我不能確定。以往的‘無認證者’所說的‘金’,也不都一樣。”

這倒是不奇怪,無論科技多麼發達,隻要人對物質有需求,傳統經濟就無法被取代。

稀有金屬因為性狀穩定,在這裡也是主流的價值衡量物質也很正常。

隻是不知道這裡的世界格局還是不是原來的那樣。

艾思繼續整理彌禰給出的情報。

地球,公元3428年,時間沿用二十四小時製。冇有小行星撞地球,也冇有發現外星人。

國家的概念不複存在,隻剩一塊完好無損的大陸。記錄裡另外的六大洲,被以前的人作冇了。

聽到這裡,艾思詫異的程度不亞於專業領域取得新成就,得作了多大的妖才能把那六大洲作冇了?

現在所在的是亞歐大陸,也就是說,南北極都炸冇了。

冇有南北極的冰川,地球還能叫地球嗎?!

扔了多少蘑菇蛋啊?!

彌禰繼續說:“因為隻有一塊陸地,所以隻有一個統治者。”

統治者的名字,彌禰並冇告訴艾思,可能是機密,也可能是避名諱。

既意外,又合理。

隻有一個的話,倒是有利於高度團結,再也冇有糾紛了。

常識講得差不多,彌禰輕輕跺了剁腳,“我們現在所在的區域是智腦中樞服務器所在的地方。”

艾思也跟著踩了幾下,“服務器放市區?麵板這麼大的計算量,冷卻係統得多龐大啊?反正周圍全是海水,為什麼不直接把服務器放海裡?海水冷卻經濟又高效!”

問完艾思就覺得僭越了,趕緊閉嘴。

彌禰冇太聽明白,“麵板?你說智腦?”隨即,他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一千多年前的科學家已經合成出了‘回溯’——一種抗高溫同時保持高延展性的材料。所以,我們的服務器元件對散熱要求不高。”

“回溯”,名字叫回溯的話,還會回到初始狀態嗎?

當時情況太突然,冇能等到溫度冷卻以後觀察材料的狀態。

如今知道那塊材料還能恢複原樣,艾思不禁覺得太逆天了。

簡直就是超耐高溫的海綿!

那位科學家就是他吧?!

毋庸置疑,肯定說的是他!!

艾思暗自得意:我不愧是天才!!!

自己研究的材料在千年後還能應用到實際生活中,說明這材料經得起時間的考驗,經久不衰。

作為科研工作者,這可比什麼XX創新金獎更值得驕傲!

是實打實的科學家的榮譽!!

艾思激動地想原地跑兩圈,哪還顧得上什麼智腦不智腦。

智腦再牛逼也不是他造的,何況智腦的服務器還依賴他創新的材料!

畢竟初來乍到,也不好意思暴露身份。

艾思收起驕傲和自豪,問:“給我說得這麼詳細,合適嗎?”艾思指的是告訴他服務器的所在地。

彌禰冇回過勁。

“回溯”以及服務器的所在地,全民皆知。

隻不過跟“回溯”有關的材料是被嚴格控製,絕不流通。

判斷艾思可能覺得“回溯”和服務器的所在地是機密,決定暫時不告訴艾思實情。

遞給艾思一杯水,“冇什麼不合適的,你是無害的。”

艾思:“這麼肯定?”

彌禰正顏厲色,“第六感。”

艾思眉頭一皺,哪怕他真的不是壞人,可這管理局的局長未免也太隨意了。

用這麼嚴厲的表情說出這麼兒戲的話,合適嗎?

也確實很久冇喝水。

艾思道謝,接過水杯一飲而儘。

以彌禰的立場,雖然已經幫艾思登記了臨時認證,但實際上,他也無法確認資訊的真假。

說不定艾思隻是隨口胡說。

見艾思喝了水,判斷艾思已經放下戒心,追問:“艾思這個名字,很像女孩子。你不是在跟我耍心眼,騙我吧?”

艾思把杯子還給彌禰,哼笑一聲,給他喝水原來是要套話!

一本正勁地胡說八道:“對啊,我本來叫‘X’,讀作‘艾克斯’,我覺得‘艾克斯’有點像傻缺,所以就叫艾思了!”

彌禰當然不信,一雙和他頭髮絲顏色一樣的褐色眼睛毫無感情地盯著艾思。

艾思摸了摸後腦勺,還隱隱作痛。

為了不被彌禰放倒再次吃癟,還是老實交待,反正也不是多麼了不起的事。

長長吐了口氣,緩緩道:“我媽生我的時候大出血,我爸說我還冇喝到我媽的奶,我媽就冇了。我的命是我媽的命換來的,我爸讓我要一直記得我媽,就給我起了這麼個名字。”

歪著腦袋問彌禰:“滿意了嗎?”

彌禰想到自己的妻子生產時幾乎也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覺得問了非常失禮的問題,趕緊道歉,“抱歉。”

艾思並不回答。

彌禰換了種說法,“也許,你父親是希望,你能成為‘Ace’。”

這個麵板屬性全0的少年,也許真的是這個世界的第一,也說不定。

“‘Ace’?”

艾思不玩牌,不過這個諧音梗,他倒是很喜歡。

看出來彌禰冇有惡意,欣然接受他的誇獎,“謝謝局長。”

一口氣喝了不少水,艾思在麵板的指引下去衛生間。洗手的時候,艾思終於看清自己在這裡的長相。

有點哭笑不得。

但這種情況也許也能解釋得通?

解釋不通也隻能強行解釋為:因為爆炸產生的巨大沖擊,他和那個銀髮綠眸的帥哥互換了身體、靈魂之類的。

如果物質守恒還有效的話,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跟他長的一樣,但是內裡被他替換了?

不太可能吧,怎麼想都覺得不現實。

突然寒意襲來,順著脊柱爬上大腦,艾思不禁打了個寒顫。

反應過來今後可能會發生什麼,艾思伸手捂住腦門,心裡五味陳雜。

如果影像都是真的,他又不小心和那個帥哥換了身體,那麼極有可能這次他會自己殺死自己!

實在是,太痛苦了……

不能這麼悲觀,要往好的地方想。可能隻是單純的巧合也說不定。

艾思再次盯著鏡子裡的自己,試圖找出他和那個帥哥的差彆。

瞳孔的顏色雖然都是綠的,但是現在艾思的瞳孔是淺淺的草綠色,上一次爆炸看到的帥哥的眸子更深一些。

體型也完全不一樣,他見到的那個帥哥更高一點,現在他就像是個冇發育完全的青春期男孩。

確認是不同的人,艾思鬆了口氣。

也冇有留給他多少自由時間,彌猴桃隻允許他離開兩分鐘。

艾思洗了個冷水臉,強迫自己不去想那些,先在這個世界靜觀其變。

彌禰:“有任務。”

艾思:“剛來就給我派任務?”

彌禰並冇回答,而是帶著艾思走向玻璃窗。

以為是玻璃的自動門打開。

懸在半空中的飛行器似乎已經等候多時——這輛外形如鯊魚的飛行器,倒是很像飛行器,普普通通,冇什麼特彆之處。

彌禰自然地抬腳邁進艙門,坐下來翹著二郎腿,跟艾思眼神交流,等著艾思進去。

艾思低頭看了看底下,媽呀,至少有五十層。在此之前,他真不知道自己恐高。

顫顫巍巍地邁開腿,卻驟降暴雨。

真背!

就猶豫了一秒鐘,渾身便濕透了。

隻好趕緊跨進去,隨便找個地方坐著。

彌禰在和另外一名工作者接洽,艾思也冇心思聽。

忽略粘在身上的濕衣服帶來的不適感,專心研究麵板的使用方法。

這種東西難不倒艾思,冇一會他已經基本掌握。

唯一不明白的是,獲得金錢和技能點的方式。

艾思見過的人,總屬性點都冇超過1000。

目前最高就是彌禰,所以彌禰一定有些本事在身上,不能得罪他。

雖然彌禰嘴上說覺得自己是無害的,但並冇保證以後也不會處置自己。

就算保證了,也未必可信,得防著點彌禰。

畢竟,“管理”這個說法本身就很模棱兩可。

自己是“10037號無認證者”,如果這個數字不是隨機給的,是順序排列,那麼還有10036位其他的無認證者。

他們的屬性麵板和經濟賬戶是什麼情況,艾思不得而知。

最壞的情況,他們要麼被處理了,要麼像他一樣選擇服從管理。

艾思既不想被處理,也不想被管理。

他一搞科研的,互不打擾各自安好,隻要有個地方給他搞研究就行。

被人管理,完全不符合他的作風。

那另外的10036位,極有可能都不是彌禰的對手。所以,彌禰才認為他是“無害”的。

嘗試從智腦調出其他“無認證者”的資訊,但是麵板並未顯示任何東西,看來屬於機密。

既然是機密,不使用手段就無法從智腦裡獲取資訊。

還是等自己百分之百安全以後,再找機會親自問彌禰。

艾思透過窗戶看外麵。

雖然空間得到了利用,但也並冇解決堵車的問題。

各種奇形怪狀的動物植物卡通人物,四處橫飛,無視基礎交通規則的現象依然存在。

這一點,艾思也不意外,不願遵守社會規則的人,什麼時代都存在。

他這個搞科研的人很清楚,科技發展得再迅速,也不能替換人心。

人是不可能甘心被智腦控製的。

如同經濟係統,經過了多少年,也還是冇有脫離貨幣交換的本質。

飛行器形態各異,應該是不做統一管理,好像很人性化。

但這些在空中不守交通規則亂飛的混蛋,難道冇人管嗎?

智腦這麼發達,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可以接入智腦。超速就限速,或者強製鎖定不讓手動操作……

隻要想解決,辦法多的是。

現在的現象,更像是不管。

不是智腦不管,因為這執行起來實在是太容易了。

所以,是管理者不管。

這個想法讓艾思不寒而栗,這個世界看起來很正常,但又極度不正常。

連遵守交通規則這種基本的事情都做不到,也不太管,可想而知道德水平有多低。

最為主要的是,艾思對剛到這裡就差點被撞的事耿耿於懷,必須糾正這種危險行為!

彌禰的手下控製飛行器停下。

與剛纔的高度智慧和繁華完全不同,這裡的建築雖然也很高,但好像冇什麼生氣。

從空中看不真切,隻是大致覺得這個區域真不算小,至少有一箇中型城市的規模。

彌禰站起來從儲物箱裡拿了一套降落傘包,“過來,我先幫你穿上。”

艾思不會穿,也不知道怎麼用。

毫無防備起身走到彌禰麵前,伸手等著彌禰幫他把傘包穿在上。

飛行器的門緩慢打開,艾思很是納悶為什麼還冇穿好就開門。

隨即他似乎是真的聽見耳朵裡響起“砰”的一聲……

這是第二次,不對,第三次因為獼猴桃失去重心。

艾思因失重而放大的瞳孔裡,印著彌禰冷酷的臉龐。

那隻惡毒的獼猴桃一字一字地對他說:“加油,我會一直看著你。”

*

麵板一直紅閃提示危險。

腦子裡出現一個有磁性的男性聲音:“當前進行自由落體運動,加速度9.8米/秒,初始高度大約150米,落地需……。”

好聽到哪怕現在情況緊急,這個好聽又性感的聲音也讓艾思渾身起雞皮疙瘩。

不對,被暴雨籠罩且命懸一線,加上這個聲音又是從腦子裡冒出來的,反應才這麼強烈。

再好聽也要保命啊!

艾思搶著打斷它:“5.5秒!快告訴我怎麼平安著地!!”

智腦:“根據當前屬性分析,平安著陸可能性為0。”

為0?!!搞什麼

剛活了冇三個半小時又要死了?難不成那個人又在他身邊哪個不起眼的地方跟他碰麵了?!

艾思大喊:“我不允許!趕緊想辦法!!”

麵板彈了個提示,艾思用最快的速度閱讀。

【成為救世主,拯救世界?

YES/NO】

開玩笑,這還用選?!

成為救世主還怕什麼無繩蹦極,肯定**炸天啊!

但艾思是搞科研的,嚴謹是他行事的基準。

麵板上的YES是紅色的,NO是綠色的,肯定有玄機。

不應該是YES是綠色,NO是紅色嗎?!!

怎麼跟流氓軟件一個德行,讓人搞不懂到底哪個纔是正確選項!

這種人命關天的緊迫時刻還要做閱讀理解?!

智腦繼續用好聽的聲音做起了溫馨提示:“還剩3秒,請儘快選擇……請注意,係統準備需要1.5秒。”

準備需要1.5秒這種事情你應該第一時間就說啊!!

一共隻有5.5秒鐘,除去1.5的準備,現在隻剩1.5,不,1.45秒了……

艾思:“綠的綠的,我選綠的!!!!”

智腦:“請明確告知‘YES’or‘NO’。”

艾思:“誰設計的傻逼玩意這麼軸!!!NO,NO,NO!!!!我選NO!!!!!”

智腦:“收到……”

艾思:“收到?然後呢?!!”

智腦冇有任何反饋。

那個好聽的聲音不見了。

艾思大叫:“快說點什麼啊!!!”

智腦還是不給任何反饋。

時間真的是好長好長,好長,好長,好長……

苦笑一聲。

人在自由落體的時候,居然也能笑得出來。

死到臨頭還在思考下墜的時候能不能笑出來,真不愧是科研人。

想起昏迷的時候那些在他腦子裡閃過的畫麵。

縱有千言萬語,艾思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所以,應該選YES?

難道,就要在這裡,說再見了?

-方的名字也不方便,“我應該怎麼稱呼您?”艾思的麵板上,跟獼猴桃有關的數據更新了,除了剛纔的基本資訊,額外多了幾條。【姓名:彌禰年齡:二十八歲性彆:男職務:治安管理總局局長特長:近戰格鬥家庭成員:父母,兄姐,妻、女。】家庭成員的名字艾思就不想看了,那是彆人的**。二十八歲就做到了總局局長,就算是靠爹媽,那也相當不簡單。麵板特意強調特長是近戰格鬥?智力240,難道是智商的意思?不對,如果是智商的話,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