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三月浪 作品

屍變封印

    

削的臉龐被氣得圓鼓鼓的,長長的睫毛不停的上下紛飛著。“不敢不敢,我們哪裡敢!”見勢不好,吳嬤嬤搶先解釋道:“都是我們的錯!都是我的錯!行了吧!”好一副柔弱做作的派頭,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對方仗勢欺人來了。好在上一世,黎蔓蔓與她有過交手,最是瞭解這副做派,立馬轉頭去問蓮兒。“小蓮兒你說,昨日是你拉我去你那裡的是嘛?”見吳嬤嬤要開口,黎蔓蔓轉頭向旁邊殺了個眼色。萍兒默契的過去按住吳嬤嬤,並捂住了她的嘴,向...-

“身體僵直,真識散儘......喔,怎麼家裡也出現了。”

沈二爺摸著扳指上的暗紋,陷入了沉思。

“此次叔父進宮,也遇見了這種事嗎?”

“嗯,此事凶險異常,不宜張揚。隻是冇想到家中也出現了,大家暫時還未查到源頭,若是再出現在哪裡,怕是要瞞不住了。”

“如果連司天台都查不出的話,隻怕是事態非常嚴重了。”

“嗯,所以蟾靈宮選要提前了,你和凝兒要做好準備。”

蟾靈宮選乃司天台三年一次的大選,儘篩天下神童,入宮加以培養。

沈二爺當年遊曆天下,也是為尋找慧根天資者,並與眾監史進行初次選拔,勝出者才能參與接下來的宮選。

一朝躍升萬萬人上,隻是初期競選,已有人長跪神前不起。

“我和若凝前去,那蔓蔓表妹......”

沈無虞試探著詢問道。

“一府一戶製!都得按章程走。”

話說皇城裡的大選,如此優質的師資配置,自然少不得王公大族們趁機行個方便,送子孫們去“旁聽”學習。

這幫傢夥要進選要求也低得多,為了預防關係戶們氾濫成災,因此製定了一家隻能送一子的要求。

“若不是我在宮中謀有官職,凝兒也是無機會去的。”沈二爺見沈無虞還想插嘴,連忙安撫道:“你叔父我又是參與選拔的官員,擅自違反了規定,失的可是司天台的公信。”

沈二爺對沈無虞有些怒其不爭,畢竟他乃人儘皆知的天資聰慧選手,哪怕不藉著沈府的光,也要被眾監史們寫信保送入場。

畢竟是被神仙選中的人選,又精練庶事,通透古今。

隻是他性子太柔弱,麵對剛進府的外室庶女,也要多加在意。

本就是氣血虛弱的身體,天天精力各處分散著,怕是以後傳承什麼也要比旁人艱難許多。

沈無虞見狀隻得作罷,繼續商討著接下來的對策。

誰知兩人剛下馬車,便被一小廝跌撞進懷裡。

“不好了!老爺......蓮兒詐屍了!”

“低聲些!難道要滿街都知道這事兒嘛!”

沈二爺一路風風火火的,闖進了門,卻見小蓮兒正直挺挺地坐著,雙眼大睜,嘴唇青烏。

見此情景,忙從袖中掏出一道符,邊唸咒語邊揮指貼去。

隻見空中,突然劈啪火花聲起,符紙一路浴火飛去。待貼到小蓮兒的額頭上時,燃的隻剩下了一半。

幸好,小蓮兒還是被壓住躺了回去,隻是依然怒目圓睜著。

直到沈二爺咬破手指,在她的額頭上補齊了符腳,這才沉沉合上了眼皮。

眾人皆是冷汗直流,那莽撞的小廝也已經嚇暈在了牆角。

“叔父,這好像是......”

沈無虞試探著猜測,卻被沈二爺堵了回去。

“馬上備車,即刻封鎖現場,快去取仙龍木枷來束她的手!”

仙龍木枷乃是上好的雷劈木,至陽之物,可大大控製住屍變之人的行為。

沈二爺讓沈無虞看好現場,自己帶人去拿木枷、備棺材,準備駕馬車回司天台去鎮壓。

一開門,卻撞上了神色慌張的黎蔓蔓。

“父親!父親回來了,我剛要去找您請安呢......”

見她神色慌張著,沈二爺竟有些無奈。這一回府,人人皆慌亂,重重地歎了口氣,也冇理她,隻轉身離開了。

似是嗅到了危險的氣息,黎蔓蔓也不敢攔,隻能尷尬的立在一旁。

“你來做什麼?”

沈無虞扶著門問道。

“我來......我來拜見父親大人啊......”

“結巴什麼,有話就說。”

“額......就是,你們這邊還好嗎?”見沈無虞準備關門拒客,黎蔓蔓馬上坦白道:“我好像看見鬼魂了!”

沈無虞身形一頓,連忙將人拉進屋裡來,將門仔細關好。

“什麼鬼魂?你在哪看到的?”

“好像是......在你院裡,也可能是被你的麵具嚇到了吧,你窗前那棵樹上有個紫色的影子!”

黎蔓蔓的院兒就在他的隔壁,她被這些事嚇得不敢回去了,所以還是想來迎接父親,刷個臉,留個好印象,順便問問能不能換個住處,再看看這小蓮兒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是剛剛沈二爺的態度,又說明瞭實在來得不是時候。

沈無虞聽後一瞬神色慌張,又馬上整理好表情,安慰道:“看來這府裡確實有些異樣了,你要和我......們去學堂嗎?咱們幾個一起,就不害怕了。”

“你們要去聽課啦!”

黎蔓蔓驚訝於劇情節奏好像走的有點快,還冇來得及理清思路,抬頭便看到了對方期待的眼神,想起那些長篇大論的古文字,開始頭疼。

“你看那是什麼。”沈無虞見對方有些抗拒,便指向了旁邊的小蓮兒:“府裡這麼多怪事,連叔父都解決不了,還得進宮去。你平常自己呆在府裡不害怕嗎?”

剛進門還冇注意到,黎蔓蔓此時纔看清,雜亂的房間,暈倒的小廝,和被符紙封印住的小蓮兒。

這一看不要緊,那小蓮兒的眼珠子,突然咕嚕嚕的滾動了起來,隻是眼睛被封住了,所以無法睜開。

這詭異的場景嚇得她腿軟,轉身就要往外跑,卻被沈無虞一把拉住,扯得整個人都坐到了地上,一個勁兒地歪倒貼向身邊的熱源。

少女的臉色蒼白著,像隻受驚的貓兒般,軟軟的身子不停地打顫。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啊!我不要再待在這裡了!”

“這種事,現在到處都在發生著,哪裡躲得掉?咱們多幾個人一起,還能互相照顧一下,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沈無虞反手抓住對方不讓離開,感受著對方冰涼的指骨,卻依然固執地等著那個答覆。

“那......你說是就是吧......”

“那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學堂?為了你的安全考慮。畢竟叔父也很忙,不能時時照看著我們。”

“我去,我去!”

“好!那待我向叔父講明,你就可以安全的跟著我們去了。你可不要又改主意,否則就不要再喊我救你了!”

半威脅半恐嚇著,沈無虞這纔將人一把扶起,喊門外的婆子們帶黎蔓蔓回院兒去。

......

目送叔父的馬車遠去後,沈無虞這才鬆了一口氣。

回到房中,遣散了眾人。

一陣風過,窗外竹林唰啦聲起,隻見一片竹葉悠悠盪盪了進來。

沈無虞猛地憑空抓住,向旁邊一扔。

竟變出個仙袍華服的少年來。

青古色的綢緞,繡著銀線祥雲圖樣,襯著白皙的肌膚,越發精緻。

圓圓的眼睛黑寶石般,卻帶著些許的冷漠深邃。

“你什麼時候發現我的!”

那少年氣半躺在榻上,氣鼓鼓的攏了攏衣襟。

“你鬼鬼祟祟的跟了我一路,又是什麼道理。”

“我鬼鬼祟祟?誰有你,你們一家鬼鬼祟祟。滿城都傳遍了,沈府老爺急匆匆地從宮裡出來,回府後又急匆匆地趕了回去,滿府人員神色慌張、鬼鬼祟祟......”

沈無虞淡定的喝了口茶,半陰陽地疑問道:“你們竹生的都這麼清閒嗎,大白天的不練功修習,倒管起人家家裡事了。”

那華服少年心虛地摸了摸髮梢,馬上轉移話題。

“我哪有你清閒,不去保佑萬民,從廟裡跑出來找自在......”

“寒玉,這就是你和我的差距了......”

“嗷,我明白,您這叫體察民情是吧,子心......哦不,應該是仙君大人。”

“叫的這麼疏遠做什麼?”

沈無虞輕笑一聲,下巴微抬,示意對方喝口水。

“啊!”寒玉被燙的吐了出來,轉頭埋怨道:“你怎麼給竹子喝開水啊,你給客人的茶都是溫的......”

“所以你是跟了我多久,連我招待客人的習性都知道。你根本不是一時上頭來跟蹤我,你到底想做什麼?”

見再不能裝傻下去了,寒玉連忙合攏衣襟,端坐道:“......抓墮妖。”

這世間,有正既有邪。而墮妖,就是邪門歪道者,以身餵養出來的精怪們。

沈無虞聽罷,端茶杯的手猛然扣緊,低垂著眸子,繼續追問道:“現在什麼時候了,還有這東西?”

“宮裡的。”

直接甩出了確定的地點,說明寒玉手裡有切實的證明瞭。

“宮裡出現的......隻是墮妖?”

能突破結界衝進宮裡,隻怕那小小的墮妖,並不能夠做到。

沈無虞眉頭緊鎖,擔憂地盯著寒玉,心裡基本明瞭,但是仍然需要那個肯定的回覆。

“嗯......”

對方沉默的對上他的視線,默認了。

是不墮妖。

不墮妖是邪修不墮三重境內,最後一重境象所幻化的妖識,擁有非常可怕的力量,哪怕是天子國君,氣運加身,也抵擋不住。

而墮妖,就是吸食不墮妖每重境內的妖識,賴以生存的仙靈精怪。他們本可以正修正路飛昇成神仙,卻被信念**催動著,要麼蠶食同類,要麼追隨妖邪,最終變成了天地間最被動的邪物。

自天地混沌初開時,開朝建國後,便隻有上一任國主供奉的神仙,最後落進不墮三重境內。

他也是竹生的尊上——幽篁青。

寒玉身為他曾經最器重的弟子,卻始終無法搞明白,這不墮三重境的原理。與眾弟子一起,追尋了他千百年。

此時突然墮妖現,並逐漸攻破了皇宮邊界,吸食眾人真識,驅策為屍用。

說明幽篁青已徹底墮入了最後一重境內,力量巨大。

而此時的沈無虞,他的體內乃是現任仙君的仙識。

寒玉覺得,幽篁青身為上一任仙君,大概率會來找現任仙君的麻煩。那麼跟著沈無虞,便能追查到幽篁青的下落。

沈無虞輕歎了口氣,安慰道:“你們的事,我也不好插手。”

寒玉聽罷,連忙拜托:“哪怕是......也請不要插手,先謝過。”

甚至是最後一刻,寒玉也抱著最後一絲僥倖,認為這不墮妖未必就是自己的尊上。

可這種僥倖更可怕,一旦這不墮妖真的不是幽篁青,那隻能說明,是有更遠古更恐怖的不墮妖出現了。

無論那種可能,眾人皆要麵對所謂的魔王現世了。

一陣風過,屋內又恢複了寂靜,窗外葉落。

-輕重的地位。近幾日更是頻繁被召進宮去,已過三日都未回府。現下府中出現此等異事,沈若凝隻能先封鎖訊息,準備親進宮去請父親回來。“姐姐先傳封信去吧,閨閣女兒家的,怕是出門進宮也要費好大一陣功夫。”黎蔓蔓輕聲提醒道。她此舉一是方便了通知,二是有自己的私心。若是沈若凝進宮去,怕是要發動主角光環,與男主相遇了。雖然重生這件事令黎蔓蔓悲傷不已,但是依然不忘原任務,甚至對於一些劇情的改變,更加方便了。“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