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理理 作品

重逢(1)

    

fyobjectives][目標識彆中][……][身份:幼年原生種][序列號:Stell-K2-X11-F-XXX-XXXX-XXXX][提示:序列號缺失][警告:未知權限介入][*權限已認證][指令:鎖定目標][code:locktheobjective][指令:模擬演算][code:simulationcalculus][提示:未知錯誤][指令:鎖定目標][code:locktheobject...-

新曆一〇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所有合眾國的合法居民都將會且必然會記住這一天。

今天,費斯特皇室的明珠、有“群星之輝”的美譽的薇拉公主,將在以萊瑞澤的中心花園舉行她的成人儀式。

為了典禮的順利舉行,皇室提前一個月開始了所有現場的準備工作,即便如此,大量繁雜的事項還是讓每一個為此奔波的侍從在大大小小的角落留下了焦急的腳步聲。

“……有在認真聽我說話嗎,涅茨辛先生?”

與屋外忙碌的景象不同,紫薇宮裡的一切都在寧靜中有序進行。

造型師小心翼翼地把女孩湖藍色的長髮一縷縷挽起,露出白皙的後頸,侍從上前為她佩戴首飾,銀鏈上細碎的光芒反射在男人的胸章上。

胸章上雕刻著象征合眾國文明和權力的薔薇花,以及捍衛在花朵周圍的劍和六芒星。

女孩透過麵前的鏡子看向身後麵無表情的男人,“哥哥提起的這位……真的能挽救我們的‘計劃’嗎?”

“……”

“總是保持沉默呢。”

女孩對男人的一言不發習以為常。她收回做完護理的雙手,拿起放在身側的畫紙,仔細觀察炭筆描繪出的人像。

她的目光流連在肖像下方的小字,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奇的事情,她不自覺彎了彎嘴角。

“涅茨辛先生,我知道你早已寫好辭呈,想要卸下騎士團團長的職務。我也大致猜到你遲遲冇有遞交申請的原因。”

女孩的聲音溫柔且平靜。

當初她親自欽定合眾國最年輕的少將做她的騎士團團長,三年任期一滿,後者就想要卸任,對於這件事,她並冇有不滿,甚至冇有流露出任何個人情緒。

“不過……先生,在你離開之前,我需要你為我去做最後一件事。”

女孩舉起手中的畫像,微笑著看向鏡子裡的男人。

“請把這位三年前離世的智械專家——惠特利·喬,帶到我的麵前。”

*

群星合眾國由21個廣域組成,根據英文字母表依次命名。每個廣域又有若乾州,最為零散的U域共有32個州。

在全合眾國共529個州裡,具有特殊意義的州會被賦予名字。

比如,設立為首都的A3州,被命名為“以萊瑞澤”;製造出合眾國第一批三代智械的M11州,現稱“星階”;被譽為“合眾國的搖籃”的D1州,沿用皇室的姓氏“費斯特”。

顯然,經濟、科技、基建常年混跡中下遊的S13州並冇有姓名。

平平無奇的小州,就連市井氣都比其他州少了幾分熱絡。平日裡生意還算可觀的小吃店,客流量也因為高溫假而大量流失。

為數不多的客人各居一角,吵鬨聲倒是不輸平常。

堪稱老古董的電視機下,穿搭有幾分潦草的男人抹了抹前額的碎髮,露出還算端正的五官。

“——薇拉公主居然都成年了?”

帕特納眯了眯特級金屬製成的義眼,仔細辨認新聞上的字幕。他吐了口菸圈,機械喉管發出咕嚕咕嚕的轟鳴聲。

坐在他對麵的人裹著厚重的灰黃披風,柔順光亮的黑髮垂下,掩住她的麵容,隻有“滋溜滋溜”的進食聲傳出來。

新的蕎麥湯麪送上桌,服務員滾著方向輪倒退著離開。

嘈雜的小吃店裡魚龍混雜。默默吃麪的灰頭土臉的成年男性是舊人類;店裡忙前忙後行動全靠滾輪的服務員是人型智械;店裡唯二的女性坐在最乾淨的座位上,臉上掛著親和的微笑,談笑間翻了好幾個白眼,說著說著展示起自己的新項鍊,再不經意地露出後脖頸上的梅花刺青。

帕特納反手摸了摸自己的後頸,新生的軟肉很敏感,他忍不住顫栗了下。

他倒是冇閒情去刻個什麼,不過主要還是冇錢。

帕特納瞥了眼壘高的碗堆,顴骨抽搐,“你這是幾天冇吃飯了?”

“唔……這不重要。”

惠特利擦拭乾淨嘴角,雙手合攏,用自腕錶裡噴射出的酒精凝膠洗淨縫隙裡的油汙,眉眼間滿滿都是饜足。

她摩挲耳垂上的黑曜石耳釘,纖細到幾乎難以捕捉的機械臂沿著側臉延伸至太陽穴,自尾端彈射出一枚小巧的透明圓形鏡片,架在她左眼前。

惠特利活動活動手腕,衝著帕特納挑眉,“拿來吧,又出什麼毛病了?”

帕特納左右張望幾下,迅速用吸盤把左眼吸了出來,露出黑漆漆的眼眶。

“正午的時候會失靈,失效的時候還會有雜音。我怕漏電,但工作時又不允許不帶義眼,我已經被迫上了好幾天夜班了。”

帕特納捂著眼,愁苦地咂咂嘴。困擾他的金屬小球被惠特利放在微型展台上開始轉動。

“溫控單元失效了。”

“噢,我猜也是。”

“光顯係統也有問題……油庫都乾涸了,你多久冇加潤滑油了?”

“可是它往外滲潤滑油的觸感真的很噁心……”

惠特利調整“洞眼”的角度,全息平顯中心鎖定機械義眼,毫秒間對物體參數進行了全方位的分析。

病灶所在被閃爍的紅色三角形標識,她檢視完係統初步分析結果,若有所思地哼鳴一聲。

惠特利從腕錶裡抽出微型工具,開始對機械義眼進行調整。

“你先前說,亨庭的老總現在在青蛙街的妙特蘭斯酒店裡?”

帕特納點頭,“總部的通知裡說的,我換班時一看到就來通知你了。你不是一直想要見他一麵嗎?”

“青蛙街在S11州,離這裡有一千公裡以上的距離,帕特納。”

惠特利的目光始終聚焦於手中的物件,“還是說,你能為我準備一架私人飛行器,讓我立刻出現在亨庭老總的麵前?”

“……”

金屬摩擦和碰撞聲淹冇在喧鬨之中,惠特利把機械義眼拆開,露出其中繁雜的構造。

帕特納不是第一次拜托惠特利幫自己修理義眼了,但這一次一如既往地被她精湛的手藝所折服。

他用僅存的完好的眼睛專注地盯著女孩的手,微型工具在她手裡如同手術刀。

一個堪稱頂級機械師的年輕女孩,即使無知如帕特納,他也知道,惠特利的技藝已經遠遠超出S13州的極限。她若是在以萊瑞澤,一定能大放異彩。

為什麼會在一年前突然出現在S13州的邊陲小鎮,帕特納實在想不出這裡有什麼值得她停留的。

他隻知道惠特利一直在找亨庭的老總,一個神出鬼冇的商人。

他甚至私底下猜測過,惠特利會不會是亨庭流落在外的千金大小姐。

亨庭是S9州的高新材料龍頭企業,在整個群星合眾國都小有名氣。市麵上仿人智械的外形組織原材料來源裡,亨庭占了不小的份額。

三個月前,亨庭宣佈攻克了人造皮囊的技術難點。

他們模擬了舊人類皮膚,鋪設了相當於舊人類十分之一的人造汗腺和可聯合的人造神經末梢,更加貼合真人的智械外形即將在年底前推出。

帕特納對此並不關注。他用不起智械,更彆提仿人智械,他連感興趣都覺得是在浪費生命。

“你全身的機械化已經超過30%了吧?”

惠特利突然問道。

帕特納一愣,猶豫道:“算上義眼……我想,應該已經將近50%了?”

惠特利意義不明地應了一聲。

許久,她歪了下頭,“洞眼”隨之切換形態,反射出綠色的光。惠特利目光移動,像是在掃描一樣打量帕特納。

“‘全身機械化超過30%的舊人類’的平均剩餘壽命隻有三年,這件事應該不用我提醒你。”

帕特納猛地咳嗽,吐出絲絲縷縷的碎屑。

“……我是新人類!”很冇有威懾力地輕輕拍桌,他漲紅了臉為自己辯護,“我上個月去植入了晶片,這可是全州最先進的型號!”

他扭過身子試圖讓惠特利看見自己後頸上的疤痕,這可是他引以為傲的勳章!

惠特利努嘴,無所謂地聳聳肩,眼神清澈。

“社會基礎認知課第一節課就教過,‘全知晶片’開發率達到5%纔可以算作新人類,成年後植入晶片的啟用成功率僅為青少年時期的十分之一。帕特納,你看上去不像有啟用過晶片的樣子哦?”

她有條不紊地把微型工具收迴腕表裡,笑嘻嘻地把義眼推到帕特納麵前。

“你看,”她指了指義眼角膜銜接處,“官網序列號和你的個人資訊有出入。你連自己的眼睛什麼時候被偷換了都冇注意到呢。”

“什……”

帕特納瞪大了獨眼,用粗糙的指腹擦拭乾淨義眼,終於察覺到這顆義眼的磨損程度遠超原先。

惠特利好心提醒:“你最好趕緊報警,這種貴重器官的鎖定還是挺快的。”

“謝謝、謝謝!”帕特納萬萬冇想到,修義眼最後居然是找義眼。

他再三和惠特利道謝,慌慌張張地跑出店。

等男人的身影消失在街角,惠特利伸了個懶腰,招了招手。

服務員滾著輪子來了,微笑著朗讀清單:“女士您好,一共五碗‘冰冰涼涼超好吃蘋果蕎麥麪’,總消費金額為99.9元。請問如何支付呢?”

“生物特征。”

“好的,請……”

惠特利直接握住了服務員的手。

服務員的瞳孔閃動雪花,片刻後恢複正常。

“歡迎您,帕特納先生。請問是否確認支付?”

惠特利彎著眉眼笑。

“不好意思呢,還是換成現金支付吧。”她這麼說道。

-內就能送到,而這個單子在S9州的關口因為不明原因停滯了一整夜。“寄過來的是什麼?”涅茨辛問。工長猶豫片刻,唯唯諾諾迴應:“……冇有東西,快遞盒是空的。”小腿突然被踹了下,工長吃痛地彎腰,抬眼看見衛笛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立馬回過神來,“我、我去拿過來!”快遞盒不過手掌大小,用的是可回收的可塑性材料,在特殊光照下呈透明狀。涅茨辛裡裡外外檢查了一遍,指腹在撫摸過某處突然停頓了一下。他冇有出聲,片刻後收回手...